這個,張北辰自然不好意思細講。他隻能說自己給東胡人訓練騎兵騙取信任,然後挑撥離間。

燕清舞深信不疑,因為張北辰在安國君的府上也是如此。

【燕王命你聯絡烏桓部落,商議起兵攻打達吉和鮮卑部落之事。】

張北辰也在積極籌備,燕國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已經有了一定的軍事實力,而且人口也得到了增長。

他組織了一支十五萬人的軍隊前往燕國和東胡邊境,準備對東胡動手。

另一邊,烏桓可汗郝震也在準備起兵,攻打達吉和鮮卑部落。

烏桓部落裡,族人都在準備刀兵,戰馬。

這時候距離張北辰離開已經過去一年時間。

郝紫衣每天都會登上烏桓山的高處,遠遠遙望燕國的方向。日複一日,風雨無阻。

烏桓山上,郝紫衣看著遠方,茫茫的荒野上,依舊冇有見到那熟悉的身影。

太陽漸漸落下,郝紫衣依舊捨不得離開。

“聖女,該走了!”她身後,一名烏桓勇士提醒道。他看著郝紫衣的背影,眼神裡有心疼也有嫉恨。

他叫樓九,很小就被挑選為郝紫衣的護衛。這麼多年,樓九一直心中愛慕郝紫衣。

在之前的成年禮上,他也曾經出來挑戰,可惜被達達塔擊敗。

後來,他便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女人嫁給了張北辰。

一開始,樓九心中祝願郝紫衣能幸福,可自從張北辰離開後,他的想法就發生了變化。

那個燕國丞相根本不可能愛郝紫衣,他隻是利用郝紫衣!他不可能回來!

“他不可能回來的!”樓九勸道,“他已經回他的燕國享福去了!”

“閉嘴!”郝紫衣喝道,“你根本不懂!”

樓九忍著怒意,郝紫衣放低聲音:“走吧。”她情緒低落。張北辰走後,她的心情一直很抑鬱,麵容也比以前憔悴。

“絕對不能這樣下去!”樓九心中的憤恨愈盛,他不可能看著心愛的女人這樣沉淪下去。

“張北辰就是個騙子,利用了她!也利用了我們烏桓部落!”

樓九知道,以自己的威望和實力,根本不可能得到郝紫衣,也不能在烏桓部落獲得權力。

於是,他開始偷偷聯絡鮮卑部落。

……

【數月後,你帶領大軍已經來到東胡邊境。】

張北辰已經帶人打過來,達吉調遣了數萬騎兵防守。

在東胡的這些年,張北辰早已暗中摸清了東胡的地圖和部落情況,攻打他們非常順利。

……

大單於金帳內,達吉怒道:“本王早該殺了張北辰,他果然是個奸細!”

東胡現在已經不敵燕國,連戰幾場,他們都失敗了。

匈奴得知訊息,也趁機出兵攻打東胡的後方,讓他首尾難顧。

正當達吉苦惱的時候,鮮卑可汗於滿河帶著一人來到金帳。

見到達吉,於滿河也不拜,而是直接說道:“達吉,你知道為什麼我們一直戰敗嗎?”

對於他的無禮,達吉隻能忍住,他知道現在鮮卑部落的實力不比他差。

“為什麼?”達吉問道。

“因為我們中有叛徒!”於滿河指著帶來的人,說道:“他是烏桓部落的樓九,給郝紫衣當護衛,樓九,你來說吧!”

樓九先是一拜,然後說道:“大單於,張北辰離開之前就已經跟郝震商議好,一同反水。我們戰敗,是因為郝震一直在故意泄露情報。他們打算聯手,共同對付我們!”

“我是東胡的人,是在看不下去,所以纔出來揭發!”

他這麼一說,達吉也心中生疑,那張北辰是郝震的女婿,這般做法真有可能。

於滿河趁機說道:“這幾次戰爭,隻有我們的部落在損失兵力,烏桓部落幾乎冇有損失!郝震已經背叛了東胡,必須要先把他乾掉!”

“哼!”達吉拔出刀,冷聲道:“他敢背叛我們,那就用他的頭顱給本王當尿壺!”

“於滿河,我們圍了烏桓部落,先把郝震殺了!”

“好!”於滿河正有此意,兩人一拍即合,立刻商量對策。

……

烏桓部落,郝震收到達吉的指令,讓他派出一部分兵力去協防。

郝震思考再三,派了兩萬騎兵出去。

隨後,他在烏桓部落裡戒嚴。

燕軍的攻勢很順利,再過一些日子,雙方就能彙合,徹底滅掉東胡!

郝紫衣對張北辰的歸來也越發期待,她每天都在關注戰爭的訊息,聽到張北辰一直打勝仗,臉上的笑容不知不覺都多了起來。

她這樣的狀態,更是讓樓九妒火中燒!

他得到於滿河與達吉的支援,已經在部落裡籠絡了一批不滿郝震的人。

今夜夜黑風高。

輪到樓九帶人守夜。

當晚,他便在部落聚居地放火,烏桓部落立刻就亂起來。趁著夜色,鮮卑部落的士兵和達吉的士兵殺了過去,有內奸的配合,他們非常順利的殺入了烏桓部落中。

“聖女,快跑,敵人殺過來了!”其他的侍衛還準備護送郝紫衣離開,卻被樓九帶人攔住。

“樓九!”郝震帶著幾個親信殺過來,怒罵道:“你這個叛徒!”

樓九根本無懼,說道:“你纔是叛徒!你竟然跟燕國人聯合,對抗我們自己人!”

“你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當可汗?”

“殺!”郝震帶人殺過去,他要為女兒殺出一條生路。

然而樓九早就準備好了,一群實力高強的士兵一同圍殺郝震,很快,郝震和他的親衛都被砍死!

郝紫衣也一直在戰鬥,可她父親都不是對方的對手,她又如何能戰勝一群敵人?

樓九絲毫不掩飾自己的貪婪,他對郝紫衣說道:“紫衣,很早我就喜歡你,你應該是我的女人。那個燕國人隻會欺騙你,利用你!”

“大單於已經答應我,以後我就是烏桓部落的可汗!你放下刀,我會好好對你的!”

“休想!”郝紫衣冷聲道,“你跟著他們,隻有死路一條。張北辰很快就會殺回來!”

“很快?哼!”樓九冷笑道,“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命令你!現在這烏桓部落,我說了算!”

“把她抓起來!”

他一聲令下,士兵們圍過去。

郝紫衣知道,自己逃跑無望!

她看向遠方,喊道:“張北辰,為我報仇!”

喊完,她毅然決然的自刎而死。

“紫衣!”樓九麵色震驚,他想不到郝紫衣居然會這樣。

“他不會為你報仇!我會殺了他!”樓九的眼神漸漸陰冷,他命令眾人:“把所有人都看起來,不服的,全部殺了!”

“是!”

……

【烏桓部落髮生了叛亂,烏桓可汗郝震與女兒郝紫衣全部身死,鮮卑部落和達吉的部落瓜分了烏桓部落。】

當張北辰收到訊息,已經是兩個月之後了。

“什麼?”張北辰心中一怔,“郝震死了,紫衣,她也死了?”

他的腦海裡,不由浮現烏桓山下的那個靈動可愛的女孩模樣。

她吹著骨笛,騎著馬兒,在草原上肆意奔騰,天真浪漫!

張北辰的心隱隱作痛,他握緊雙拳:“找死,你們都要給她陪葬!”

“來人!”張北辰召集下屬。

“拔營出征,不滅東胡,誓不回還!”

【你帶著人馬繼續出征,大破東胡。】

半年之後,東胡已經全線潰敗,達吉部落的騎兵被殺到隻剩兩萬!

他不得不放棄了自己的部落領地,開始往更北方逃難。

路上,達吉遇到了鮮卑可汗於滿河率領的軍隊。

“於滿河,你來乾什麼?”達吉質問於滿河。

於滿河笑問道:“大單於這是準備乾什麼去?我們的人還在抵擋燕國人,你呢?”

達吉有些心虛,說道:“我們需要暫時撤退,等明年春天餵飽了馬兒和牛羊再戰。”

“是嗎?”於滿河笑道,“我看不用等明年了。”

“大單於,你可以自己走,但你的人,要留下!”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也想背叛東胡嗎?”達吉怒道。

“背叛?你能夠代表東胡嗎?”於滿河哈哈大笑,說道:“現在我有十萬騎兵,你才兩萬,你拿什麼跟我打!”

“十萬,你哪來的十萬人?”達吉正心生疑惑,看到一群狼騎兵追了上來。

他恍然大悟:“你還是投靠了冒泰!”

“冇錯。冒泰得獸神卷顧,註定要統一草原!”於滿河大聲道,“從此以後,隻有冒泰大單於,再也冇有東胡大單於!”

“給本王殺!”

【鮮卑部落帶著匈奴騎兵大戰達吉部落,達吉被於滿河殺死,旗下人馬都被鮮卑部落吞併。】

【於滿河帶著東胡的人投降了匈奴,開始和匈奴一起對抗燕軍。】

……

原來烏桓部落人被於滿河當成了炮灰,派到前線。

樓九如今是烏桓部落的新可汗,他雖然有些勇武,但冇有什麼軍事素養。

他帶領的人馬與燕軍對抗,被一擊潰敗。

張北辰親自帶一支精騎,追殺他一百餘裡,將其圍住。

“樓九!”張北辰拔劍指著他,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張北辰,你敢跟我單挑嗎?”樓九知道自己跑不了,便發起挑戰。

“就憑你?”張北辰不屑。

“你不敢嗎?”樓九繼續激將。

“可以。”張北辰說道,“你叫樓九,我會把你砍成九段,用你的靈魂祭奠紫衣和可汗。”

“來吧!”眾人圍成圈,樓九和張北辰單挑。

一開始,樓九便氣勢暴漲,身體獸化,達到了九境巔峰。

為了讓他掌控烏桓部落,冒泰同樣賜予了他凶獸血脈,讓他的實力暴漲。

可惜,如今的張北辰也是九境巔峰,對付樓九,輕而易舉。

“轟!”樓九被張北辰擊退,重重的摔在地上,砸出一個深坑。

“為什麼,為什麼我不如你?”樓九質問道,他原以為自己能換掉張北辰,可他絕望的發現,就算自己是九境巔峰,也完全不是張北辰的對手。

張北辰並冇有回答他,而是直接揮劍,將其斬成了九段,拋屍荒野。

“紫衣,下次,我不會再讓你受傷了!”張北辰心中默唸。

……

【你帶著大軍攻擊東胡,東胡不敵,向北退卻一千裡!燕國獲得了大片領土。】

這時,張北辰也不得不帶兵回返。再往北,則是苦寒貧瘠之地,攻打已經冇有意義。

而且此時已經靠近匈奴的地盤,現在的燕國還冇有精力跟匈奴作戰。

中原諸國,已經開始覬覦燕國的國土。

【你帶著得勝之師回到燕國,燕王親自率領群臣迎接,大為嘉獎。】

【燕王派遣卿白駐守上穀郡,修築長城,抵禦匈奴的進犯。】

燕國終於迎來了一段短暫的和平時期。

但張北辰知道,這一次燕國已經機會渺茫。

他打開模擬器看天下大勢,現在秦國吞併了義渠和周圍的戎狄部落,實力強大;魏國吞了巴蜀;趙國滅了韓國和齊國;楚國也吞併了越國和部分南蠻的國土。

這些國家物產豐富,經濟發達,人口眾多,實力比燕國要強的太多。

燕國雖然也已經比以前強,可對比起來就不夠看了。

“還是耽誤了太多時間!”張北辰心想,這次模擬在安國君那裡就花了幾年時間,收拾東胡又是六七年。

加起來有近十年,十年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雖然勝利的機會渺茫,但張北辰也冇有放棄,繼續治理燕國,瞭解燕國的詳細情況,積累經驗。

……

【兩年後,趙王派信南帶兵三十萬,攻打燕國。】

【燕王向秦王、魏王、楚王求救。】

【秦王拒絕救援,並且與趙王結盟,出兵二十萬攻打燕國。】

【魏王同意救援,她出兵二十萬,攻打秦國。】

【楚王同意救援,出兵二十萬,攻打趙國。】

天下大亂,戰爭四起。

張北辰親自帶兵防守趙國和秦國的進攻。

【你堅壁自守,勉強抵擋住趙國和秦國的進攻。】

【匈奴大單於冒泰得知訊息,認為這是攻打燕國的好時機,他親自率領狼騎兵從上穀郡攻打燕國,上穀郡丟失,匈奴軍長驅直入,燕國損失慘重。】

腹背受敵,張北辰獨木難支。

“再這樣下去,燕國必亡!”燕清舞意識到,必須要做出決策。她已經下定,全國的成年男子都必須加入軍隊,可就算這樣,也很難挽回局勢。

“隻有最後再試試了!”燕清舞決定再次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