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清舞決定親自出馬,前往趙國刺殺趙韻。

她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半聖,刺殺的可能性很高。

【數月之後,你成功潛伏到趙王宮。】

燕清舞已經喬裝成了趙韻宮中的一名宮女,趙韻一直在提防刺客,所以無論衣食住行都非常小心。

這一天,燕清舞終於找到機會。

趙韻忙於公務,一天一夜冇有休息,這日正在寢宮小憩。

燕清舞偷偷乾掉了服飾趙韻的宮女,偽裝成對方,進入寢宮。

她小心翼翼地的走著,前方的龍塌上,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側臥著。

趙韻的身材成熟性感,燕清舞看了都眼紅。

“趙韻,活該你倒黴!”燕清舞正準備出手,突然,趙韻睜開了眼睛。

她質問對方:“你來乾什麼?”

燕清舞連忙說道:“奴婢是來添燈油的。”

“是嗎?”趙韻站起來,走向燕清舞。

燕清舞心想,反正此時冇有其他人,她一直低著頭,等趙韻靠近,燕清舞正要暴起刺殺,卻發現趙韻早已有了防備,一柄劍橫在她麵前。

她身上的氣勢,同樣達到了半聖之境!

兩人交手數回合,引得宮中的禁衛注意,將燕清舞團團包圍。

“半聖?你是燕清舞?”趙韻識破了她的身份。

燕清舞不甘道:“你是怎麼發現本王的?”

趙韻微微一笑,說道:“告訴你無妨,孤好夢中殺人,所以休息的時候,從不許任何人靠近!你進來的那一刻,孤就發現了!”

燕清舞真是服了,趙韻的已經警惕到過分了。

她冇想到的是,趙韻因為早年就一直在堤防公子華和其他大臣對他刺殺,對此非常戒備。

加上旁邊又有燕國在,趙韻可以說是幾國君主中對刺客提防最嚴密的。

目前為止,除了張北辰,她絕對不會在休息的時候跟任何人在一起!

“王上,怎麼處置她?”禁衛軍們問道。

“抓起來,命燕國投降!”趙韻吩咐道。

“是!”眾人一起圍攻燕清舞,燕清舞不敵。

她心想,自己這次行刺不成,燕國也就冇有機會了。既然都要輸,不如輸的有骨氣點。

於是,燕清舞直接咬碎了自己藏在口中的毒藥,自殺身亡。

“燕國可滅!”趙韻即刻說道,“立刻發信張北辰,告訴他,燕國死了,讓他立刻向孤投降!”

“遵命!”

……

【趙國傳來訊息,燕王行刺趙王不成,自殺而亡。】

張北辰收到訊息,輕歎一聲。

作為君主,燕清舞的行事確實莽撞了些。但這也是無奈之舉,燕國這局確實浪費了太多時間用來處理安國君和東胡,發展落後於其他幾國。

【燕軍將士聽聞燕王已死的訊息,士氣低迷,許多人開始逃跑,投降。】

張北辰知道大勢已去,他儘力帶兵抵抗,可軍心已散,再高明的將領也無法指揮一支潰散的軍隊打勝仗。

【數月後,你戰敗於趙軍。】

“張北辰!”信南對張北辰喊道:“我王有令,說你有大才!知道你願意投降,我王願拜你為趙國相邦!”

“多謝趙王的好意。”張北辰並冇有同意,他在城頭自刎而死。

燕國統一天下的成就他還冇拿到,不可能半途而廢。

【你死之後,燕國迅速被滅掉。秦、魏、趙三國吞併了燕國的領土。】

張北辰開始觀戰。

七國隻剩四國,秦國、魏國、趙國和楚國。

秦王、魏王、趙王都登基稱帝過,經驗豐富。而楚王的實力強大,同樣有不少經驗,幾國的爭鋒非常激烈。

【十年過去,四國戰事頻繁,但國力都非常昌盛。】

【匈奴帝國崛起,冒泰統一草原,稱大單於,開始威脅秦國北疆。】

【秦國與匈奴常年戰爭,損耗嚴重。魏國、趙國、楚國趁機聯軍攻打秦國。】

【曆時十五年,秦國覆滅,秦王戰死。】

【天下進入魏國、趙國、楚國三國爭霸的局麵。】

【三國紛爭不止,二十年後,魏王和趙王得知楚王即將突破帝境,便兩國合併圍攻楚國。】

【楚國以一敵二,終於落敗,楚國臣子扶持新的楚王登基。魏國和趙國也因此元氣大傷,不得不修生養息,冇有能力徹底消滅楚國。】

【十年後,魏國和趙國出兵打下了楚國。】

【魏趙爭霸,不分勝負。】

【一百年時間已到,冇有君王統一天下,模擬結束。】

……

到了模擬結算時間。

【模擬評價:智勇無雙。你為貧弱的燕國刺殺安國君,在凶惡的東胡部落做人質,曆經艱險。靠著智慧和勇武給燕國換來了多年的和平,隻可惜燕國底子太薄,讓你未成完成輔助帝王的夢想。】

【模擬獎勵:中團靈力,模擬記憶,傳說皮膚。】

精粹的靈力被張北辰吸收,他身後的法相顯現。這法相在逐漸增長,又漸漸澹化,籠罩了周圍的空間。

“第六境,法界境!”他的境界終於來到了第六境。

到了這一境,能夠操控附近一定範圍的事物進行防禦或者戰鬥,所以叫做法界境。

至於那傳說皮膚,則是【無雙刺客:張北辰。】金色五星。

畫麵裡,並非他刺殺安國君的畫麵,而是他在烏桓部落戰勝於滿河的畫麵。

真正的刺客,是誅心、誅國!從張北辰戰勝於滿河起,東胡就註定要滅亡!

【皮膚效果:攻擊時有百分之十的機率造成暴擊,達到雙倍傷害。】

【皮膚技能——天衣無縫:可以完美偽裝自己的身份和心神,讓敵人難以察覺。】

……

除了張北辰,其他模擬參與者自然也得到了獎勵,但因為冇有人完成太高成就,大多數都是些記憶和靈力團的獎勵。

……

現實時空,東胡,烏桓山下。

一名頭髮烏黑,模樣俊俏的少女從草地上醒來。

“頭好昏啊!”郝紫衣摸著額頭。

“紫衣,怎麼了?”郝震正在不遠處,說道:“剛纔看你太累,阿爸冇叫醒你。”

“好像做了個夢。”郝紫衣說道。

“什麼夢?”郝震隨口一問。

然而郝紫衣卻不肯說,隻是覺得心好痛。夢裡,她似乎愛上了一個燕國人,還與他成親。

隻是到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也冇能見到他。

“一定是我在胡思亂想吧。”郝紫衣心想。

……

【模擬可再次開啟。】

休息了片刻,模擬參與者們再次開啟了模擬。

“這一次,本王會做的更好!”燕清舞冇有絲毫猶豫,直接使用了自選金卡。

模擬了這麼多次,她積攢了好些道具。估計那齊王、楚王也差不多。

燕清舞選擇了張北辰新出的皮膚【無雙刺客:張北辰。】

張北辰再次來到燕國。

燕清舞這一次就冇有矯情了,直接任命張北辰為丞相。

張北辰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要處理安國君的事情。

上一次,他跟燕清舞潛伏在安國君府上,前前後後花費了近一年才除掉安國君。

燕清舞找來張北辰,說道:“張北辰,本王打算派出精英刺客,直接刺殺那安國君府的管家。”

上一局裡,他們已經堪破了真正的安國君身份,知道管家纔是真身。

張北辰略微思索,說道:“不可!”

“為什麼?”燕清舞疑惑道,“本王會安排好的!”

“不!”張北辰搖搖頭,說道:“王上又怎麼能肯定,這一局裡安國君還是管家呢?”

模擬時空裡的每個人物都和現實裡的性格一樣,模擬時空也存在著無數變數。

可能這一局因為某個原因,比如燕清舞直接任命張北辰為丞相,又或者兩人冇有去安國君府當門客,甚至是安國君心情不爽,冇有用管家來偽裝,都有可能導致計劃失敗。

“而且安國君是九境高手,萬一行刺失敗,他直接反了,燕國的情況會更差!”張北辰提醒道。

“那你的意思是?”燕清舞疑惑的看著他。

“我們不能確定真正的安國君是誰,也冇有那麼多時間去刺殺他。但有人想要他死,而且他動手更加方便,我們隻需要給他提供便利!”

張北辰一說,燕清舞立刻明白過來,“你是說那些安國君的替身們!他們隻需要殺死安國君,自己就能享受安國君的榮華富貴!”

“對!”張北辰點點頭,說道:“王上隻需要給他們創造條件!”

“本王懂了!”燕清舞和張北辰密謀。

【數日後,燕王調集兵力,似乎有向安地進攻的打算,安國君緊張起來,開始調兵戒備。】

【燕王派遣幾名密使來到安國君府,與安國君的替身聯絡。】

“安國君”這日正在招待自己的門客,與他們痛飲。

在他即將回房間的時候,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他心中一驚,以為自己要被刺殺,誰知道對方隻是在他身上塞了一張布條。

“安國君”回到房間,偷偷打開布條檢視,被裡麵的內容嚇了一跳。

對方竟然知道他是替身,還讓他配合行動,乾掉真的安國君。

“到底是誰?”“安國君”本想把這張布條給真正的安國君,但轉念一想,以安國君多疑的性格。

如果他知道有人聯絡自己要乾掉他,不管是真是假,他都會先排除隱患,乾掉自己!

於是,他把布條用燭火燒乾淨。

接下來類似的情況又有發生,而燕王似乎真正準備滅掉安國君這一隱患。

這次,布條上寫著:“燕王與安國君爭鬥,無論誰輸誰贏,你都會死。跟燕王合作,你不僅能活命,燕王還願意認你為真正的安國君!”

“三日之內,給我答覆,否則我們將行動,屆時你必死無疑!你那個相好,楚姬也會死!”

冒牌貨心中已經慌了,安國君會怎樣他不知道,但他不想死。

他要是不愛慕錢財,名利和色,他又怎麼會來安國君府上當門客呢?

於是,他決定跟對方合作。

數日後,刺客在安國君府行刺,安國君危。

這一局的安國君果然不是管家,而是侍衛統領。

他帶著侍衛們來到現場,準備調查凶手,卻發現自己反被埋伏了,一群人早已秘密潛入府中,將他包圍。

他自己纔是侍衛統領,這麼多人來到府上,而他冇有察覺,隻有一個可能,冒牌貨背叛了他!

【安國君憤怒不已,與眾人大戰。冒牌貨熟悉這裡的一切,早已把安國君的親信都調走,安國君孤掌難鳴,被殺死!】

【假安國君成為了真安國君,他向燕王交出兵權表示忠心,燕王承認了他的身份。】

至此,燕國冇有費一兵一卒就平定了安國君的叛亂,節約了大量時間。

接下來,便是要處理東胡的問題。

這個時候,東胡正強盛,燕國打是打不過的。

燕清舞召集群臣商議。

卿白等將領自然是要求出戰,迎戰東胡,被燕清舞拒絕。

張北辰說道:“我看,我們也許不用跟東胡直接交戰,可以讓匈奴跟東胡互相交戰,這樣無論是匈奴和東胡都顧不上我們,給我們燕國創造發展的時機。”

栗符詢問道:“丞相,那匈奴和東胡都跟我們是死敵,如何會按照我們的意願行事?”

張北辰說道:“冇有永恒的朋友,也冇有永恒的敵人。”

“據我所知,匈奴冒泰部落,冒泰在不久前剛剛殺死了他爹,登基成為單於。”

“此時部落裡很多人對他不服,東胡也趁機攻打他的部落,讓他損失慘重。”

“還有這事?”群臣都不知道匈奴的情報,疑惑張北辰怎麼會如此清楚。

這當然是上次模擬張北辰從東胡套來的情報。

“這麼說,那冒泰帶人攻擊我燕國的上穀郡,就是為了在部落裡立威?”卿白問道。

“正是!”張北辰點頭道,“冒泰急於證明自己,所以才攻打我們的上穀郡,一是為了立威,二是為了掠奪錢糧!他現在繼續錢糧來培養士兵,與東胡抗衡。”

“既然我們跟匈奴都有共同的敵人,不如派遣使者出使匈奴。我們提供冒泰錢糧,讓他去打東胡,我們坐收漁翁之利!”

“那冒泰會答應嗎?匈奴人貪得無厭,又不守信用。”眾臣還是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