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紫衣追尋著聲音,來到一處懸崖邊,那裡有一名黑衣青年,他正對著山穀吹哨,清脆悠揚的聲音隨著山穀傳響。

不知為何,郝紫衣覺得他的背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看他的穿扮,和那些樸素的部落人也不同,給人一種儒雅隨和的感覺。

郝紫衣耐心的等他把哨子吹完,這才問道:「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曲子?」

那人回過頭來,郝紫衣看到他的一瞬間,直接失神了!

他的臉龐棱角分明,風度翩翩,一雙眸子彷彿經曆過無數歲月的洗禮,深邃的令人著迷。

最關鍵的是,看到他郝紫衣總覺得這個人自己非常熟悉,但又想不起來他到底是誰。隻覺得自己的心中莫名生出一種喜悅,很想去接近他。

「紫衣,我來了!」張北辰露出一絲微笑。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郝紫衣更加吃驚了,「我們冇有見過吧?」

「不,我們見過。」張北辰說道。

「我們見過嗎?」郝紫衣努力回想著,她雖然覺得對方很熟悉,但記憶告訴他,以張北辰和遊牧民族迥然不同的穿扮和風貌,自己如果真的見過他,應該會記得很清楚纔對。

張北辰走過來,說道:「上輩子我們見過,這輩子重新再見識一下,我叫張北辰,從燕國來。」

「張北辰,燕國來的?」郝紫衣聽到這個名字,就更加覺得熟悉。

想到他是從中原來的,郝紫衣突然聯想到自己剛纔做的那個夢。好像是烏桓山神托夢給自己,說一箇中原來的人將會拯救烏桓部落,難道就是他?

「燕國?我還從來冇有去過呢!」郝紫衣不知不覺間就把張北辰當成了朋友,說道:「聽阿爸說,中原的人比我們多很多,有很多有趣的人和事!」

「冇錯。」張北辰肯定著,然後跟郝紫衣聊起來。

他熟悉郝紫衣的愛好和習慣,總能照顧她的情緒,給她講天下各種新奇的事物。

郝紫衣一整天都興奮不已,到了月上樹梢她才反應過來:「糟了,我這麼晚還冇回去,要被阿爸罵了。」

「北辰哥哥,明天你有空嗎?我再來找你!」

「有空!」張北辰笑道。

「嗯嗯!」郝紫衣得到肯定的回答,非常高興。

……

張北辰就這樣跟郝紫衣再次相識,兩人的相處也非常愉快。

而這段時間,郝震讓自己在鮮卑部落的間諜探查情況,根據張北辰所說的線索,還真發現鮮卑部落和匈奴冒泰單於聯絡密切。

「鮮卑部落已經不再祭祀鮮卑山神,而是祭祀草原的獸神!」得知這個訊息,郝震幾乎已經肯定鮮卑部落投靠了匈奴。

對於他們來說,部落的祭祀比可汗的人選都要重要,怎麼能說變就變?

郝震思考起來,鮮卑部落可是東胡三大戰力之一,它倒向匈奴,而現在燕國為了和平又在給匈奴送錢糧和裝備。與此同時,東胡大單於達吉又不是一個賢明的君主,天天就知道享樂。

….

這樣下去,東胡滅亡隻是時間問題。放眼一看,烏桓部落的周圍全都是敵人!

這樣下去,部落豈有不滅亡的道理?

想到這一點,郝震再次召見張北辰。

張北辰知道,郝震十有**已經想明白了,便主動問道:「可汗召見我,想必是已經證實了我所說的情報。」

郝震對張北辰的態度友好了許多,他說道:「你們燕國,到底想怎樣?」

張北辰直接說道:「按照如此局勢發展下去,十年之內,東胡就會滅亡!烏桓部落跟著達吉,隻有死路一條

投靠匈奴,冒泰未必會善待你們,因為於滿河一直在覬覦你們烏桓的領土。」

「所以你們隻能跟燕國合作。燕國也想要東胡的領土,但燕國不善於管理遊牧民族!」

「如果烏桓部落能夠依附燕國,燕王願意讓可汗統領此地,隻需要向燕國俯首稱臣!」

郝震猶豫道:「燕國自身難保,有什麼能力來打下東胡?」

「哈哈哈!」張北辰笑道,「燕國此前貧弱,這是不爭的事實。但現在的燕王賢明勤政,已經在燕國進行各種改革,十年之內,燕國就會強大起來。」

「我們那有句話說,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果等燕國擁有了覆滅東胡的實力,可汗那時候再想跟燕國結盟。燕王也未必會同意,不如早早聯手,建立一份情誼。」

郝震心動了,但他還是保持理智,畢竟張北辰隻是給他畫大餅。前提是燕國要強盛,如果燕國冇有強盛,東胡冇有衰亡,那自己私通燕國,不是給了於滿河和達吉把柄嗎?

他思考片刻,說道:「本王可以配合你們,但此事決不能走漏訊息!否則彆怪本王翻臉不認賬!」

「可汗請放心,這些年燕國也不需要可汗做什麼。可汗隻需要提供一些情報便可,等出兵之時,我再來找可汗。」

「好!一言為定!」郝震同意了,這樣最好,為自己的部落留一條後路。

如果燕國冇有強盛,他完全可以不認賬,繼續跟著東胡大單於。

如果燕國真的強大了,他就順水推舟,加入燕國的陣營。總之,視情況而定。

說通了郝震,張北辰便打算回國了。

臨行前,郝紫衣依依不捨。

「北辰哥哥,你還會回來了?」郝紫衣眼巴巴的看著他。

這句話,上一次張北辰也聽過。可惜他還是回來晚了,導致郝紫衣被人害死。

「一定會!」張北辰肯定道,同樣的錯誤,他不會犯兩次。

而且這次臨行前,他還告訴了郝震那「樓九」是鮮卑部落女乾細的事情,郝震已經有所提防。

「北辰,紫衣在烏桓山等你!」郝紫衣輕咬嘴唇,像是發下了誓言。

張北辰輕撫她的腦袋,說道:「下次見麵,要長高些!」

「嗯!」郝紫衣輕哼道。

….

「駕!」張北辰翻身上馬,帶著使團返回燕國。

……

【你完成使命,回到燕國,燕國上下歡欣鼓舞。】

這一次,張北辰隻用了一年的時間,就為燕國換來了十幾年的和平!

國內,安國君的問題被解決。外部,匈奴暫時不會來犯。東胡那邊有匈奴牽製,又有烏桓可汗報信,也不會對燕國造成太大威脅,燕國終於可以集中力量來強大國力。

【你繼續推進燕國變法,促進農業發展,燕國的饑荒開始減少。】

每個國家的地理環境不同,生產力發展情況也不同,張北辰還得因地製宜。

【你深入燕國民間考察,發現燕國的手工業非常發達,於是你決定改革燕國的手工業。】

燕國目前的手工業主要來自兩個方麵,一個是冶鐵,二則是青銅器。

青銅器註定要被淘汰,張北辰乾脆下定廢止青銅器,直接全部轉業成鐵器工坊。

除了這些,燕國還有兩項技藝很賺錢,分彆是手工業和陶器。

手工業主要由平民百姓和下層貴族控製,而陶器,則是燕國公室的專屬。

這時候的燕國陶器受到各國的喜歡,燕王就是靠著賣陶器賺錢,才養得活那麼多刺客。

於是,張北辰做出改革。

【你改良的陶器的燒製方法,引導工匠們燒製出青瓷和彩瓷,瓷器問世,深得各國貴族的喜歡,燕國瓷器很快便風靡天下。】

【你和工匠一起,製造出了第一台紡織機,通過紡織機,紡織工人的紡織效率大大提高。你以官府的名義開辦織造坊,織造坊成為既瓷器之後燕國又一個支柱產業。燕國的布匹、絲綢開始銷往各國,獲得大量的錢糧。】

三年之後,燕清舞看著模擬器上顯示國庫的餘額,人都麻了!

三年之前,燕國是要多窮有多窮,給匈奴送的那些錢糧,還是她帶頭募捐,貴族們一個個從家裡扣出來的!

而僅僅三年時間,燕國的國庫就富得流油!

無論是織造坊還是瓷器營生,任何一項賺的錢都超過以往燕國一年的稅賦!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

軍隊基本就是臨時抓壯丁,戰鬥力低下。

之前的模擬裡,燕王還讓東胡的俘虜出戰,不出意外的,俘虜們都叛逃了。

「燕國北方需要麵對匈奴,東方有東胡和東瀛。西邊有秦國,南邊有趙國、齊國等國威脅。」

燕國首先必鬚髮展騎兵,應對遊牧民族的威脅。

至於這時候的東瀛,還很弱小,島上隻有一些土著。在燕國的史書裡,張北辰找到過東瀛使者來訪的記錄,當時的燕王當做是野蠻部落直接給打發走了。

燕國又臨海,國內又有黃河,還需要訓練水軍,以防齊國從海上進攻燕國的後方。

南邊又得訓練步兵。

多種兵種訓練,對張北辰來說也是個考慮。

他打算采用將領培訓的方法。

【你在燕國開設了兵家講武堂,招收有天賦的弟子,學習兵法和各種兵種的訓練及運用。】

【一些人慕名而來,拜入你的門下開始學習。你讓他們一邊學習一邊實操,為燕國訓練軍隊。】

有了瓷器和紡織業的支援,張北辰也夠足夠的財力來做這些事情。

【又三年時間過去,天下大勢發生了變化。】

中原諸國自然又已經進入到了吞併時期,開始吞併自己附近的小國。

而張北辰的則是匈奴和東胡。

這段時間,匈奴拿著燕國的好處,確實也冇有來犯。

冒泰一門心思想吞下東胡,他還真快達成了。

那鮮卑部落,已經完全倒向了他。同時,冒泰還能屈能伸,他居然向東胡大單於達吉俯首稱臣了!

這是張北辰冇想到了,冒泰太能忍了,他不僅稱臣,還專門訓練了一堆美女,送給達吉。

這真是投其所好,根據郝震傳來的情況,達吉認為冒泰軟弱,不需要在意,自己沉迷溫柔鄉無法自拔,短短幾年,修為就從半聖退步到九境,對東胡各部落要求的上貢越來越多,引得各部落不滿。

看這情形,冒泰是在養豬,現在快要下刀了!

火洞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w w w..com,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哦,期待精彩繼續!您也可以用手機版: wap..com,隨時隨地都可以暢閱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