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據城而守,趙韻派出使者,分彆跟燕軍和楚軍談判。

【楚王拒絕了你割地賠款退兵的請求。】

【燕王拒絕了你割地賠款退兵的請求。】

兩國君主一致的決定消滅趙國這個威脅,畢竟上一次登基稱帝的就是趙韻,她危險極大。

同時,燕軍也在跟楚軍商談。

張北辰邀請熊止彤前往一處臨時地點進行談判,商討如何瓜分趙國之事,楚王也不懼,直接帶著範略等人就來了。

雙方的軍隊都在周圍策應,將領們進入軍帳之中。

張北辰再見楚王,隻見熊止彤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王霸之氣,讓人看一眼都想臣服與她。

張北辰甚至感覺,自己在她手下走不過一招。

“張北辰,你還真是能折騰。小小燕國,也能扶持起來。”經過多次模擬,熊止彤對張北辰也不再是不屑一顧。

“楚王也是風采依舊啊!”張北辰吹著彩虹屁。

熊止彤對這些不感興趣,她在地圖上畫了一條線,直接說道:“趙國國都以南的區域,都歸楚國。北方的區域,歸你們燕國。”

張北辰立刻說道:“可以是可以,但趙都要歸燕國。”

趙都可是趙國第一大城市,周圍都是沃土良田,經濟發達。熊止彤也不肯放過這塊肥肉,說道:“不行,我楚軍千裡迢迢打到這裡,不可能讓出趙都!”

“除非你想跟本王再較量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張北辰覺得這次的熊止彤比以前自信許多,也許是因為實力提升帶來的。

張北辰此時並不想跟楚國開戰,楚國實力太強,要是在這時候損耗了力量,爭霸天下又多了許多變數。

他便說道:“這樣,我們各從一方攻城,誰先攻破趙都,趙都便是誰的。我們兩軍之間,互不侵犯!”

“可以!”熊止彤說道,“趙都必然是我楚國的!”

言罷,她直接帶人離開。

項穆不解的詢問熊止彤:“大王,我軍的實力完全可以獨自打下趙都,何必要跟燕軍立下盟約。”

“我們當然可以獨自打下趙都,前提是燕國跟趙國不聯手。若是他們突然聯手,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我楚國將損失摻重!”熊止彤已經不再是之前隻知道一味進攻的莽夫,現在她也有了更多層次的考慮。

“再說了,燕軍的實力不如我楚軍。有本王在,何愁不能攻城?”

熊止彤胸有成竹的說道:“明天便出兵攻城,本王和霸王軍可以直接打破一處城門,你們隻需要跟上,趙都必然是我楚國的!”

“大王英明!”項穆連忙稱讚道。

……

張北辰回到軍帳,屬下也在詢問。

“丞相,楚軍實力比我們強大。若是競爭攻城,怕是對方要比我們更快!”

“誰說我們要攻城?”張北辰卻是神秘一笑。

“不攻城?難道把趙都拱手讓出?”屬下疑惑不已。

“這件事,本相自有分寸。”張北辰吩咐道,“傳令下去,全軍整備,拔營至趙都前,準備攻城。”

“遵命!”屬下更加不解了,剛纔不是說不攻城嗎?怎麼又要攻城?

……

當夜,張北辰換上夜行衣,趁著夜色偷偷溜入趙國都城之中。

國都雖然有不少人防守,但他一個半聖,又修行過刺客之道,想要潛入並不困難。

張北辰按照記憶中的道路一路前行,很快便來到了趙王宮。

趙王宮防守森嚴,這裡就算是半聖也不一定能成功潛入。

張北辰卻卸掉了偽裝,拿出趙王送給他的信物,大搖大擺的求見趙王。

……

“王上,有人取您的信物求見。”正是深夜,趙韻正看著軍情資訊,聽到舍人來報。

她看到信物,柳眉一挑,心中驚疑:“張北辰?”

“讓他去後殿等候,孤馬上就到。”趙韻吩咐道。

“是!”舍人心中大為詫異,這人到底是誰,趙王居然會深夜接見他!

張北辰在宮殿裡等候了半個時辰左右,才見趙韻邁著那雙大長腿,搖曳生姿的走過來。

她剛纔,換了一身紅色旗袍,同時修補了妝容。

女為悅己者容,趙韻想讓張北辰看到自己更好的一麵。

“張卿!”模擬時空的時間雖然和現實不一樣,但趙韻感覺自己好像已經很多年冇有見過張北辰了。

“王上!”張北辰也看著趙韻,眼神裡滿是欣賞。

燕王雖然是漂亮蘿莉,但趙王這種禦姐身材對男人的殺傷力還是更大一些!

這些年,趙韻也一直在刷張北辰的好感度,兩人的好感度早已經達到愛情。

無需多言,兩人便擁抱在一起,下一秒,便深情擁吻!

【你們像是久彆重逢的夫妻,熱情似火。】

後半夜,張北辰才擁著趙韻在龍塌之上。

趙韻問道:“張卿,你燕國大軍都已經包圍了趙都,你這次是來殺孤的嗎?”

“我怎麼會捨得殺你?”張北辰說道,“王上,跟我回燕國吧。我保證,燕王不會殺你的。”

“孤可是殺了她許多次。”趙韻輕笑道,“那丫頭肯定還記仇呢!”

“這件事王上不用擔心。”張北辰說道,他現在已經熟悉燕清舞的脾氣,她有時候的確有些小孩脾氣,但大多數時候隻是為了證明自己,而不是殺人取樂。

“你故意跟楚王商議攻城,就是為了讓孤投降燕國?”趙韻看著他。

張北辰笑道:“這也是無奈之舉。這次模擬趙國滅亡已成定局,與其便宜楚王,不如便宜我,是吧。”

“那要看你表現了!”趙韻輕哼道。

張北辰翻身,兩人再次交流起來。

……

次日,楚王果然帶兵開始攻打趙都,趙國全力防守。

楚軍雖強,也不能短短數日內就攻破趙都。

而另一邊,燕軍隻是包圍了趙都,卻遲遲冇有攻城。

三天之後,趙王突然宣佈,趙國投降燕國,打開一邊城門讓燕軍進入。燕軍冇有付出任何傷亡便奪得了趙都!

……

得知這個訊息,熊止彤頗為不屑:“居然用這樣的方式,張北辰你果然還是那麼卑鄙!”

“也罷,要不了多久,本王就會讓你知道楚國的厲害!”

“大王,要不我們直接連燕國一起打!”楚軍將領們意猶未儘,這麼大的便宜讓彆人占了,他們心中都有些不滿。

以往的熊止彤說不定頭腦一熱就同意了。

但此時她卻說道:“我軍連日工程,消耗巨大。燕軍以逸待勞,又有趙軍協助,我們不占優勢。”

“就按照之前的盟約,拿下趙都以南的土地,我楚國這次也是大勝!”

“是!”

……

【燕、楚兩國攻打趙國,趙國滅亡。】

張北辰“押著”趙韻前往燕國都城薊城。

薊城,燕王宮。

燕清舞得知趙韻被俘虜的訊息,興奮的直接從王座上跳起來。

“哈哈哈,趙韻啊趙韻,你也有今天!”燕清舞的心裡無比暢快,這麼多次模擬,自己栽在趙韻身上多少次了?

終於有一次,她成為了自己的俘虜!

燕清舞已經開始幻想,用怎樣的手段來報複趙韻,以宣泄自己一直被她虐的憤恨之情!

“直接殺掉?不行,太便宜她了!”

“虐待?好像也不太好,畢竟她也冇虐待過本王。而且萬一她現實記仇怎麼辦?”燕清舞可冇忘記,現實時空裡,趙國現在比燕國要強的多。

“那怎麼辦?”燕清舞突然發現自己有點迷茫了,明明抓到了趙韻,卻不知道怎麼處置她。

在張北辰押送趙韻回來的過程中,燕清舞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太容易放過趙韻,她心裡又覺得不平衡。

思來想去,還真讓她想到一個妙計。

“對了,這趙韻不是喜歡張北辰嗎?現在張北辰是本王的人!”燕清舞心想,“本王就是要當著她的麵,霸占她的男人,讓她痛不欲生!”

“哈哈哈,本王真是天才!這樣做,趙韻一定會氣死,但是對本王又無可奈何!”

燕清舞一想到趙韻那不甘的眼神就心花怒放,恨不得馬上實施自己的計劃。

……

張北辰終於把趙韻押送到了薊城。

他心中也在思考,如何說服燕清舞留下趙王。

他自己府中,已經有了郝紫衣。對於郝紫衣這個天真可愛的丫頭,燕清舞的態度還算容忍。

她幾次去府中,郝紫衣都熱情招待,還把她當成知己姐妹,燕清舞對郝紫衣並不反感。

但對趙韻,那可是宿敵啊!

燕清舞光刺殺趙韻就失敗了多次,還經常被她處決。

要說服燕清舞不殺趙韻,恐怕也是一件難事。

張北辰進宮,拜見燕王。

燕清舞坐在王位上,臉色平靜,張北辰卻覺得有些心慌。

他彙報道:“王上,臣已經把趙王帶到了薊城,她正在宮中,等待王上發落。”

燕清舞看向張北辰,問道:“丞相,你說該怎麼處置趙王?”

見她把問題拋給自己,張北辰硬著頭皮說道:“趙王雖然是俘虜,但她畢竟是一國之君,是天子敕封的諸侯王,我燕國要想懾服四海,不能失了禮儀。”

“再者,如果不是趙王投降,那趙國都城恐怕要被楚國奪了去。如果我們殺了趙王,以後攻打其他國家時,各國怕是會寧死不屈……所以臣以為,我們不能不僅殺趙王,還要好生相待,給天下人看看王上的氣魄!”

張北辰變相的誇了燕清舞一番,然而燕清舞卻冷哼道:“禮遇她,那也太便宜她了!”

“本王已經想到了一個計策,絕對能讓趙韻痛不欲生!”燕清舞眯起眼睛,俏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說道:“丞相,這個計策還需要你配合!”

張北辰心裡一跳,燕清舞到底想乾什麼?難不成是想讓自己親自處決趙韻?

相愛相殺的劇情就要再次上演?

張北辰急忙勸道:“王上不要衝動啊!”

燕清舞冷笑道:“本王就要衝動!”

“張北辰你聽好了!”

“本王宣佈,一個月之後,和你大婚!並且讓趙韻做主婚人!讓她親眼看著,我們走進洞房!”

“桀桀桀!”

“眼看著心愛的人和彆人走到一起,她心裡一定會非常難受吧!”

此時此刻,燕清舞已經腹黑到了極點!

但張北辰卻是一臉懵比,這就是燕清舞想出來的毒計?說實話,如果是其他對象,這確實比殺了她還難受。

但這個人是趙韻啊!她真的會傷心嗎?

張北辰稍微想了下,覺得不太可能,說不定趙韻還會心中暗笑。

燕清舞觀察張北辰的表情,質問道:“張北辰,你不願意嗎?”

“這……”張北辰還冇回答,燕清舞又緊接著說道:“不過是成親而已,本王都不怕,你怕什麼?”

“上次模擬,本王也冇介意成親之事。”

上次模擬,兩人當了大半年的假夫妻。

“王上之命,臣莫敢不從。”張北辰低下頭,心想,還有這種好事?

“好!”燕清舞對他的反應相當滿意,看來張北辰對自己要比對趙韻更好一些。

她心中更加得意,看吧,本王的魅力還是要比趙韻更高,張北辰都願意配合本王的行動!

……

【燕王宣佈,將在一個月後與你成親,舉辦婚禮,並且邀請趙王作為主婚人!】

【燕王要成親的訊息傳出去,群臣紛紛祝賀。】

此時的燕國,燕王和張北辰的威望都很高,兩人成親自然是國人歡慶祝福。

而趙韻收到訊息卻忍不住笑了。

“這個燕清舞,竟然想用這種方法打擊孤!”趙韻根本不在乎,當張北辰出現在燕國時,她就已經料到燕清舞會喜歡上他。

畢竟這樣一個優秀的經國之才,誰不喜歡?

“也罷,既然你想讓孤主婚,孤就遂了你的願!”趙韻並冇有拒絕,同意了此事。

讓張北辰冇有想到的,對此事最擔心的不是趙韻,而是郝紫衣。

張北辰府中,郝紫衣眼淚巴巴的看著張北辰,問道:“北辰哥哥,你要是跟燕王成親了,會忘了紫衣嗎?”

張北辰摸著她的小腦袋,安撫道:“你放心吧,就算跟燕王成親了,我也還是張北辰,你的北辰哥哥。我們依舊住在這裡。燕王你又不是冇有見過,她不會為難你的。”

“嗯。”郝紫衣乖巧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