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軍與匈奴拉開陣勢,雙方騎兵開始交鋒。】

匈奴的騎兵縱橫草原,實力毋庸置疑。

冒泰本以為自己的凶騎和狼騎兵足以正麵壓製燕騎,誰知道這些燕國騎兵各個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個人實力和團隊配合都無法挑剔。

兩軍對著衝鋒了幾次,燕國騎兵依舊能保持陣型完整,反觀是凶騎和狼騎兵,被分割成了幾片,作戰混亂。

冒泰心中暗自吃驚,難怪張北辰能迅速拿下兩大河穀,直逼王庭。計謀是一方麵,士兵的作戰能力也絕對是天下最頂尖的。

「左邪王,你去指揮,本王去殺了張北辰!」冒泰對左邪王命令道。

「大王儘管去,這裡交給小王了!」左邪王接過了指揮權,繼續控製騎兵作戰。

而冒泰則是直衝敵軍,他想要斬首張北辰,隻要敵人失去主帥,自然會潰散。

張北辰也做好了準備,他將指揮權交給郝震,與趙韻兩人聯手對戰冒泰。

【你是聖境後期修為,趙韻是聖境中期,反觀冒泰,竟然爆發出聖境巔峰的實力,一人壓製你們兩人!】

「這傢夥怎麼修行的?」張北辰被冒泰震的氣血翻湧,這次自己的修行速度已經很快了,依舊不如冒泰。

冒泰以一敵二,不僅不落下風,反而還占據優勢。

張北辰不得不調集數萬騎兵組成戰陣來幫助自己,這才勉強和對方打成平手。

【又是幾十個回合的戰鬥,你們的狀態開始下降,反觀冒泰越戰越勇,冇有絲毫靈力消耗的跡象。】

冒泰不僅能跟他們作戰,還能時不時去轟擊一下燕軍的戰陣,讓燕軍無法專心對敵。

戰場之上,匈奴騎兵反而開始漸漸占據優勢!

「哈哈哈!」冒泰又是一擊,將張北辰和趙韻齊齊擊退,他放聲大笑,「真是爽快,這就是力量,無與倫比的力量!」

「跟你們玩耍了這麼久,是時候結束了!」

說著,冒泰的眼眸閃爍金光,他的身體開始獸化,瞬息之間便變成了一頭人形凶獸!

他的身上,散發的強大威壓讓士兵們都無法靠近。

他隻是隨手一拳,拳印便將騎兵戰陣擊碎!威力恐怖如斯!

郝震麵色大驚:「我的靈魂彷彿都在戰栗,他難道已經突破到了帝境?這怎麼可能?」

聖境還無法一個人扭轉戰局,但帝境絕對可以!

「見鬼了!」張北辰都覺得奇怪,「匈奴的氣運就算比之前幾次模擬強大一些,也不至於讓他突破到帝境吧?難道他這局有奇遇不成?」

「帝境之下,結為螻蟻,這裡不是大燕,我們鎮國神器都借不來!」趙韻秀眉微蹙,說道:「趕緊撤吧!」

燕帝登基之後,自然也煉製了鎮國神器,是以燕國貨幣「刀幣」為形狀鍛造的金色刀幣。

但鎮國神器受到國之氣運的限製,隻能在大燕境內使用,現在根本無法召喚出來。

張北辰急忙命令撤軍,但冒泰哪裡會放過他們?

他一爪子揮出,便有上前士兵慘死,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緊接著,冒泰的身影便閃現到趙韻麵前,趙韻試圖反抗,但她發現周圍的空間幾乎都被鎖死,她無能為力!

「很好,一個聖境,獸神一定會喜歡這樣的祭品!」冒泰獰笑著,他在空中凝聚出一個爪印,試圖直接秒殺趙韻。

「我來了!」張北辰試圖援助,他燃燒精血,將自己的實力強行拔到聖境巔峰。

可他還是撞在了冒泰的領域上,就連打開一絲縫隙都很難做到。

「想不到這局居然栽在這裡!」張北辰萬分不甘,大燕纔剛剛起步,明明可以達到更高成就,居然突然冒出一個帝境高手,這怎麼打?

趙韻也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就在此時,突然一杆金色的長槍從遠方穿透空間射來,直接擊碎了冒泰的爪印,將冒泰的帝境領域都震出裂紋。

冒泰心中一驚,這時候自己應該是天下無敵,還有誰能抗衡他:「是誰?」

「本王就知道,天下會出現帝境。終於讓本王等到了!」一名身穿金色鎧甲的絕世女子信步走來,長槍飛回她的手中,她的眼神睥睨天下,帶著一種一往無前的戰意。

「熊芷彤?」趙韻自然認得,來著就是楚王熊芷彤。

這一局裡她冇有死亡,一直在潛修。

如今她展露的氣息,達到了半步帝境的修為。

「楚王?」張北辰也很意外,上次知道楚王的訊息,還是她隻身前往南荒,滅了南蠻的聖廟。

「楚王?」冒泰警惕的看著來人,此女給他一種強大的壓迫感,她雖然比自己低半個境界,但一身的戰意居然比他還要強烈數倍!

「張北辰,趙韻,他是本王的對手,你們該乾什麼乾什麼吧!」熊芷彤說道。

「好!」張北辰想不到之前放過楚王,還能收穫今天的成果。

有楚王對抗匈奴大單於,這戰就好打了。

「半步聖境,來得好!」冒泰也是渾然不懼,「把你獻給獸神當祭品,比得上一支大軍!」

「戰!」熊芷彤飛身上前,和冒泰戰在一起。

張北辰觀戰了片刻,他發現熊芷彤就算境界比冒泰低一些,但憑藉一身神力和戰鬥天賦,竟然能和冒泰不分高下!

兩人的戰鬥餘波都能打的山崩地裂,凶獸哀嚎!

「真的是猛女!」張北辰再次感慨,如果能有楚王這樣的猛將,打天下不是跟玩一樣嗎?

有了楚王牽製冒泰,張北辰得以重新抽空指揮軍隊。

他祭出戰陣圖,將潰散的燕軍重新聚合,再次與匈奴騎兵作戰。

左邪王已經把郝震打傷,郝震不得不回去治療。

張北辰帶人殺向左邪王,左邪王雖然是漠南王庭的單於,但比起冒泰要差的多,完全不敵張北辰,被壓著打。

眼看著匈奴再次陷入劣勢,冒泰也無心再跟熊芷彤糾纏下去。

他使用自己最強的招式,將所有的能量彙聚在頭頂的「角」上,直接射向熊芷彤。

那恐怖的能量波動,像是要蕩平世界的一切!

然而熊芷彤不躲不閃,人槍合一,直接迎麵衝殺過去。

她的戰意幾乎形成了實質的火焰,兩者交鋒。

這一刻,能量碰撞的光芒掩蓋了一切,強大的衝擊波將方圓百裡全部夷為平地!

數萬士兵避之不及,直接被碾壓成了飛灰!

張北辰都不得不避開餘波。

當他再次看向戰場,隻見冒泰一臉的不敢置信。

熊芷彤的長槍已經貫穿了他的胸口,他能感受到自己生命力的迅速流逝!

「怎麼可能,我是獸神的孩子!我有獸神的庇護,你如何能殺我?」冒泰喃喃自語。

熊芷彤身上的盔甲也已經儘碎,她顯然也到了極限。

「匈奴大單於,不夠如此!」她還非常裝比的說了一句話。

張北辰本想吐槽,但轉念一想,這冒泰壓著他和趙韻打。熊芷彤低半個境界還能反殺冒泰,這個比,該她裝啊!

「大單於,死了?」左邪王心神大驚,他哀嚎道:「獸神難道不再庇佑我匈奴了嗎?」

無數匈奴人倉皇而逃,他們的血液染紅了大地!

也許是感受到了子民的祈禱,天空上黑雲密佈,凝聚出一個獸首的樣子。

它的威壓,讓每個人都感到靈魂顫栗!

熊芷彤抬頭看天,用長槍直指天空,罵道:「等本王境界提升,連你一起乾掉!」

獸神大怒,它發出一聲怒吼。

緊接著,熊芷彤吐出一口鮮血,顯然是靈魂被震傷,即將死亡!

這場景,張北辰也體驗過。

他知道,這個世界神靈似乎不能隨便出手,但如果有人挑戰神靈。比如自己去斷絕獸神的祭祀,神靈還是能降下懲罰。

現在熊芷彤就是因為挑戰神靈,被震傷了魂魄。

「呸!」熊芷彤吐出一口淤血,她知道自己壽命不多了。

她對張北辰喊道:「張北辰,去狼居胥山,祭天,斷絕它的祭祀!」

「好!」張北辰一口答應。

「你給本王等著!」熊芷彤還在罵獸神,她坐在原地,身體慢慢化作飛灰。

這一局,她雖然下線,但再次突破了自我極限。

「這女人,太瘋狂了!」趙韻都忍不住感慨,她在趙國,被群臣畏懼。但那是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威壓。

而熊芷彤,跟她同樣地位和境界的存在,甚至比她更強的存在都要畏懼她,生怕自己成為她的槍下亡魂!

「對我來說,是帝王模擬器。對熊芷彤來說,這就是修仙模擬器!」張北辰絲毫不懷疑,模擬次數再多一些,熊芷彤真要去逆天屠神了!

【冒泰死後,你帶人圍殺剩下的匈奴人。左邪王見大勢已去,帶領殘兵投降了燕國。】

張北辰信守承諾,帶著士兵來到狼居胥山,開始祭祀蒼天。

當張北辰唸完祭表,天地間風雲變色。

那獸首的虛影再次出現,它張開嘴,想要將張北辰一口吞下。

這時,從南方飛來一條金龍,那是蒼天氣運顯化,它咆哮著趕走了獸神,落在狼居胥山的山峰之巔。

從此,匈奴便蒼天氣運籠罩,獸神祭祀斷絕!

草原,也納入了大燕的國境!

這一次,張北辰冇有再被獸神詛咒,帶著趙韻完好的回到了大燕。

【匈奴被滅,燕帝大喜。為了管理草原,她決定在草原設立都護府,任命節度使管理草原,防止避免遊牧民族作亂。】

張北辰在燕都休養了一整年。

在草原作戰的傷勢大多已經痊癒,這一年裡,他冇有新的子嗣出現,燕國的國力再次攀升。

「接下來,便是打通西域。」按照之前的模式,張北辰自然是要往西域方向發展。

燕國此時的商業和手工業空前繁榮,大量的手工製品國內已經無法消耗,得賣到其他國家來換回更多的資源。

匈奴打下來之後,河套草原自然而然也歸了大燕。現在燕國的商隊和使團可以暢通無阻的前往西域。

【你上書燕帝,請求出使西域,燕帝應允。】

張北辰帶上使團,前往西域。

他首要拜訪的國家,便是大月氏。

此前大月氏差點被匈奴滅國,冒泰撤走了,大月氏又收回了部分領土,算是西域比較大的國家。

至於其他國家,大多數已經被匈奴滅掉,匈奴滅亡後,有的複國,有的直接投降了燕國,成為大燕的一部分。

張北辰認為,這一局裡大燕的實力更強,完全可以直接吞併掉西域,繼續擴大領土。

【使團一路前行,很快來到了大月氏王城,大月氏女王安排在王宮召見你

們。】

寢宮內,蘭香女王對著鏡子反覆整理著妝容和服飾。

她的內心有些緊張,這一局裡,張北辰還和之前一樣嗎?

之前的模擬有大月氏危機,可現在冇有,兩人還能和之前那麼相處嗎?

她不知道,但她隻希望能用最好的姿態見到張北辰!

張北辰等待了片刻,蘭香女王終於出現。

豐腴的身材,充滿異域風情的裝扮,薄薄的麵紗,銀飾珠寶點綴,藍寶石一樣的深邃瞳孔,還有那淡淡的花香。

蘭香女王最大的特點,就是讓人看了就「上火」,她的舉手投足,似乎都在撩人。

「大燕使者張北辰,拜見大月氏女王。」張北辰正聲道。

「使者不必多禮。」蘭香的聲音有些遺憾,她記得張北辰,張北辰不記得她了嗎?

「也對,畢竟隻是一場夢!」蘭香心中暗道。

「使者此次前來大月氏,所為何事?」蘭香女王詢問道。

張北辰說道:「大月氏和我大燕互商已久,前不久,大燕還給大月氏解決了你們的大敵匈奴,打通了河西走廊。」

「燕帝希望,能夠和大月氏永結盟好,共同維護西域安寧。」

「燕國,想要我大月氏臣服?」蘭香女王麵露慍色。

張北辰說道:「女王可以這麼認為。本使以為,這對大月氏是好事。大月氏連年戰爭,國民早已不堪重負。若是能得到我大燕的庇護,從此無需擔心戰事,還能獲得來自中原的各種商品,百利而無一害!」

「張北辰,你好大的膽子!敢在孤麵前說這些!」蘭香女王冷哼道。

(本章完)

免費閱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