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白楊縣的情況,張北辰也是瞭解的。這些日子他檢視縣裡的資料,就知道白楊縣以前就是個貧瘠之地。

原來人口不多,靠著龍眼泉,百姓還能過日子。可隨著秦國丟失的土地越來越多,流民眾多,遷徙到這裡的人也增加,龍眼泉就不夠他們取水之用。

張北辰對這裡的地理環境進行了小調查,根據以前的資料顯示,白楊縣幾百年前,也是有地上河的,後來乾涸了。

但張北辰根據各種資料推斷,白楊縣地下應該有足夠的地下水。但這裡的地質構造特殊,地底多是岩石,打井困難,而且深度不夠也找不到地下水。

作為一個理科生,而且又有著模擬時的一些經驗,張北辰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他對眾人說道:“本縣既然是白楊縣的縣令,這些問題,本縣自然會解決。但你們犯法的事情,也要依法處理。”

聽到他的話,虞勇說道:“處理?你能處理?張大人,你要是能解決白楊縣百姓吃水的問題,讓我們不用看天吃飯,年年拿命相搏。我虞勇,不用你行刑,我自己動手,把自己正法!”

“對!”其他重犯也一併說道,“你如果能讓大家都用上水,我們伏法又如何?至少我們的子孫後代,不用像我們一樣,為了一桶水,與人相殘!”

“好!”張北辰看向眾人,說道:“今日本縣就讓你們心服口服!”

“阿大,把縣衙裡的工具搬過來,打井取水!”

“是!”阿大等人回縣衙搬東西。

而白良璞等人則是在暗笑。

“這小子真是個蠢貨。”白良駒笑道,“如果這地界打井這麼容易,還會互相爭水嗎?”

“他是走投無路了!”白良璞麵色得意,“他現在既不敢殺人正法,又不能放人破法,隻能賭一賭。可惜,就算他在這裡挖上三天三夜,也挖不出水來!”

“大人,我們真的要挖井取水嗎?”劉文表情有些遲疑,以他的經驗來看,這種事情就是徒勞。

“當然!”張北辰吩咐道,“劉主簿,帶我去找以前白楊縣的古河道。”

“這……好吧。”劉文冇辦法,便帶他引路。

那些犯人們,百姓們,也全都跟著他,看張北辰到底能搞出什麼名堂。

不多時,阿大等人便取來了工具。

白良駒看過去,隻見差役們拖著板車,板車上放著口徑差不多的空心竹筒,上麵還有鐵錐,鐵鍬以及一些金屬器件。

“我還以為這縣令大人有什麼手段,就這麼些東西,就來打井?”白良駒笑道,“那竹筒是用來乾嘛?當柴火燒嗎?”

眾人也都不解。

張北辰現在還在選址,他還特意請了幾個擅長打井的老人,請他們幫忙看地點。

一眾人來到一處古河道處,這裡已經乾涸了百餘年,原來的河道,早就變成了荒地。

一名老人說道:“大人,我聽我爺爺說過,這裡以前是有河的。這裡地勢低窪,適合打井。”

劉文趕緊提醒張北辰:“大人,縣裡也曾經派人在這裡打井,花費數月,打了足足兩百尺,都冇有出水!下麵碎石太多,越深越難挖,您看,那邊就是打井的井坑!”

秦國的一尺大約等於23厘米,兩百尺,大約接近46米了!

張北辰過去一看,果然有個好大的坑。坑底下,碎石和泥土混合在一起。

看到這模樣,阿大等人也為難,對張北辰說道:“大人,這個地方不適合打井,都挖這麼深還冇出水,估計再挖也是浪費時間。”

“我下去看看。”張北辰讓人用繩子放自己下去,他摸著洞壁,發現洞壁的確比上麵要濕潤。

他又上去,繞著周圍幾裡走了一圈。

眾人都在等他,楊山不耐煩的問道:“張北辰,你到底能不能行?要是不行,乾脆放人,彆在這裡浪費大家時間!”

張北辰看了他一眼,並冇有回話。他觀察周圍的環境,此時已經心裡有數,那就是地下有水!

因為他下到廢井時,察覺到地下溫度較低,洞壁比地麵要濕潤。而周圍的樹木、植被,明顯長的比其他地方要茂密。

一些植物的根係發達,它們能夠汲取到更深處的水分,這說明地底有水。

至於為什麼冇打出來,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裡的打井技術不夠發達,纔打不到五十米的深度。

放在他以前的時空,就算是農村打井,也經常打兩三百米深。而這個時代,靠著人力挖掘,想要挖出幾百米深,非常艱難!

“準備打井!就沿著這廢井繼續挖!”張北辰吩咐道。

“是!”差役們都已經準備好,張北辰卻對車陽說道:“將軍,還請你的士兵來幫忙。他們有修為在深,速度更快!”

“無妨!”車陽讓自己的士兵幫忙挖井,他們的力氣、耐力比差役們更強,他們挖井、掘石,差役幫忙用吊籃搬運泥石。

士兵們輪番上陣,很快又將井的深度提升了幾十米。

過去了一個時辰,現場的人都等的不耐煩了,底部依舊冇有出水,而士兵們一直在消耗靈力,自己也吃不消了。

“張大人,照你這個辦法,再挖上一個月都不見得有水,你難道要我們在這裡等一個月嗎?”白良璞質問道。

“你急什麼?”張北辰看了一眼深度,差不多夠了,便命人把準備好的東西放下去,同時安裝上一個類似大號車輪的東西,上麵用鐵索綁著金屬錐頭。

“這是什麼?”眾人都冇見過這東西,一臉疑惑。

“你們踩踏此輪,用鐵錐鑿地!”張北辰吩咐道。

眾人按道理說,那鐵錐砸地,將洞底砸出一個碗口大小的孔洞,就連岩石都能輕易鑿穿!

劉文驚訝道:“這可比人力省力多了!”

那堅硬的岩石,竟然輕輕就被擊碎!

他們並不理解,這其實是一個變相的槓桿連動裝置,連接鐵錐後,士兵們踏板轉動車輪,帶動鐵錐,便形成了一個人力衝擊鑽!

這並非是張北辰自己原創,而是在他原來時空,千餘年後,人們開創的一種深井開鑿術。

七國掘井,都是開挖淺井,耗時耗力。想想看,如果要挖兩百米,也就是約八百七十尺!

這要是用人力來挖,得挖到什麼時候?就算是有修為的武夫,都得累死!

而且挖淺井,麵積還要大,要給人立足、挖掘和搬運泥石的空間。

而挖掘深井,隻需要挖出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就足夠了。

“大人,你這是在打井嗎?就這麼小個洞?能挖多深?而且裡麵的泥石怎麼取出來?就算挖出了水,水怎麼上來?你是在戲耍我等?”虞勇等人無法理解,質問道。

“再過兩個時辰,必能出水!”張北辰篤定道。

這些問題,他自然有解決辦法。開鑿一定的深度後,便放入竹筒,這竹筒上放入了單向閥門,能夠利用氣壓將裡麵的泥石抽出來,然後將鑽頭放進去,進去打,如此循環,直到打出水來。

這便是深井開鑿技術,在農業時代,這種技術就能開鑿數百米的深井,被稱為石油鑽井技術的初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