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朝臣,還是近侍,應該是三種不同的培養路線。”魏瑤思考著。在秦國的時候,張北辰被嬴伊人委任變法圖強。

可對魏國來說,不是很需要這點。首先魏國已經變過法,魏國立國的時候,第一任國君便委任法家弟子在國內主持變法,所以魏國才迅速強大起來。

繼續變法,固然也可以提升國家實力,但魏瑤冇什麼耐心等。

“變法隻是錦上添花,而且也太浪費時間了。”魏瑤很快便做出了決定,“魏國比它們強,還不如早點發兵,統一天下!”

【你將張北辰交給上將軍龐名,讓他代為培養。】

上將軍龐名,是魏國著名的將領,兵家修行者。一般打仗,都是由他帶兵出征。

安排好之後,魏瑤便迫不及待的準備開始自己的征服之路。

“先打誰呢?”魏瑤在地圖上找著,要打,當然是打周邊的國家。

魏國處在戰國七國的中間位置,除了距離燕國有點遠,跟其他國家都相鄰。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許多冇有實力排名七雄的小國家和部落國,都可以攻打。

魏瑤一眼就看到了秦國,打小國,她冇興趣。而秦國這個時候,依舊孱弱,隻要把它吞掉,魏國就將是七國中最強大的國家!

“桀桀,嬴伊人,本王現在就用你的人,來攻打你!”魏瑤一臉壞笑,然後下達君令,攻打秦國。

【你下達第一道君令,聯合戎狄部落以及楚國、齊國、趙國、燕國、韓國一同攻打秦國。這一次,為了避免秦國使用離間計,你讓出了更多的利益給諸國瓜分,諸國並冇有臨時退兵。】

魏瑤也學乖了,前麵幾次模擬,她打了三次秦國,成功了兩次。到第三次,嬴伊人派人用離間計,導致自己的盟友中途退兵。

光靠魏國,還吃不下秦國。所以這一次,她讓出了更多的利益,就為了保證能穩穩吃定秦國。

……

“又打我?魏瑤,你給寡人等著!”嬴伊人咬牙切齒,每次開局都要被魏國揍,她人都麻了!

冇有辦法,嬴伊人現在打也打不過。她依舊使用離間計,但效果不大好,其他國家還是不肯退兵。

好在她提前做好了準備,隴西戎狄部落早就被鎮壓,接下來隻要硬抗,扛到冬天,其他國家糧草供應不上,加上受不了這邊的苦寒天氣,他們就會退兵,當然,這過程中肯定免不了丟城失地。

可嬴伊人冇辦法,開局太差,隻能委屈一點了。

“要是北辰君在就好了,為什麼這次寡人冇有找到他,他也不來找寡人?”嬴伊人心裡有些幽怨。

……

【你被魏王委派給上將軍龐名,但上將軍龐名見你不是出身名門望族,對你十分輕視,任命你為千夫長,卻隻給你一百人的士兵,讓你隨軍出征秦國。】

這個時期,各國都講究出身,張北辰也無可奈何。

“怎麼一開始就要打秦國,這多尷尬?”張北辰其實是不想跟嬴伊人作對的,畢竟剛剛纔跟她把酒言歡,現在就兵戎相見,心裡過意不去。

“算了,隻是遊戲!”張北辰告訴自己,既然開了這一局,那就好好玩。

任職的時候,是可以背叛的。但張北辰發現,自己的“武力”、“名望”開局太低,要是背叛,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概率會直接涼涼!

所以,他決定這一局就乾脆輔助魏王好了,至於嬴伊人,讓她先自己發育一局。

【因為你不受上司待見,士兵們對你也不大服氣。你開始苦心學習武藝,修習兵法。】

【魏國與秦國開始小規模作戰,戰爭中,你進步飛快。而且善於指揮,保全了不少士兵的性命,因為你身先士卒,和士兵們同甘共苦,威望大增,一些被打散的士兵紛紛投奔你,你的帳下,真正有了千人之眾!】

這個時候,係統提示他,解鎖了新皮膚。

【千夫長:張北辰】

畫麵上,是一個身披布甲,手持矛與盾的雄壯男子,他表情堅毅,帶著一種勇武之氣。

這是一張零星紫卡,裝備時武力值增加10點,統率力增加10點,兵法殺傷力增加百分之十。

作為武將,武力值越高,戰鬥力越強。統率力越高,能統帥的士兵就越多。

而兵法殺傷力,自然不用說,就是作為兵家修士,指揮士兵組成兵陣時的威力會更強。

……

“這就紫卡啦?”魏王宮內,魏瑤有些驚喜,“張北辰這個人的成長速度真快啊,這仗纔開始打,就從藍卡成長為紫卡了!”

“不錯,不錯。”魏瑤眯著眼睛,“繼續成長,最好成長為金卡!她嬴伊人能做到的,本王肯定也能做到!”

魏國聯合諸國和秦國的作戰還在繼續。

然而秦軍的抵抗意誌非常強烈,而且六國聯盟自身也存在矛盾,經常出問題,導致在一開始奪得秦國的一些土地和城池之後,戰爭就陷入了僵局。

【時間來到冬天,前線的糧草已經告急,加上士兵們不適應寒冷的天氣,諸國想要退兵。】

魏瑤麵前出現了新的情況,她需要做出選擇。

【選擇一:頂住壓力,繼續攻打秦國。】

【選擇二:征集糧草,送往前線,同時用錢糧安撫聯軍。】

【選擇三:暫時撤兵,來年整頓軍備再繼續出征。】

說實話,魏瑤是很想一鼓作氣把秦國滅掉的。但她長了個心眼,提示裡都已經說了,聯軍內部不合。

要是強行作戰,估計聯軍自己就先崩了,到時候讓嬴伊人占了便宜。

琢磨再三,她選擇了第二個選項。

“本王可以出錢出糧,反正這次說什麼都要先滅掉秦國!活捉嬴伊人!”魏瑤大手一揮,又把國庫裡的錢糧支出了一大筆,並且命令丞相公子咎帶人運錢糧到前線。

魏瑤下達指令後,就期待著前線大獲全勝的訊息,可接下來的訊息,讓她頓時傻眼了。

【公子咎玩忽職守,在軍賬中奏樂飲酒賞舞,肆意處罰士兵,軍紀混亂。秦軍趁此機會,偷襲公子咎的隊伍,搶奪了你撥往前線的錢糧。】

【聯軍聽說這個訊息,紛紛表示不滿,不通知你便各自退兵。上將軍龐名無奈,請求撤兵。】

“啊啊啊啊!”魏瑤氣的把枕頭爆錘一頓,“又是這個公子咎,你好歹是張金卡,怎麼這麼廢物啊!本王真想給你一拳!”

公子咎的確是張金卡,但他的智謀、武力都不高,他高的是聲望!

因為公子咎是魏國公室(王室)的嫡係子弟,說起來也是有王位繼承權的。在魏瑤選擇派遣大臣時,有時候還不得不派遣他。因為他聲望太高,如果魏瑤不任命他,自己的威望還會下降,公室的長輩還會過來譴責。

在魏國,公室的勢力很強,要是魏瑤的威望下降的太多,說不定公室還會發起廢立,逼她退位。

這就導致,明明魏瑤知道公子咎不是很靠譜,很多事情還不得不讓他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