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張北辰摸摸在外麵打野發育,曆經艱險,終於把義渠國打下來了,人稱“義渠王”。

現在的他,卡片屬性已經從紫卡達到了金卡。

【義渠王:張北辰】皮膚的屬性也很給力,聲望直接增加1000點,氣運增加100點,武道攻擊威力增加百分之十,兵法攻擊威力增加百分之十。

並且義渠王皮膚還有個專屬技能。

【一騎當先】:使用坐騎時,速度增加百分之五,對敵人施加百分之五的破甲效果。

皮膚很強大,自己的士兵也很強大。

可畢竟敵眾我寡,這種情況下,跟敵人硬碰硬是非常不明智的選擇。

但為了救魏瑤,張北辰不得不做出這種違背兵法常識的抉擇。

【你在魏國都城外與諸國聯軍大戰,雖然你的軍隊非常勇武,但依舊不敵對方。你帶著一身傷痕,進入魏王宮中,終於見到了魏王。】

……

“張北辰!”魏瑤看著眼前的男人,內心大為觸動。

此時的張北辰,全身淤血,甲冑破碎,找不到一處完好的皮膚!他走路都顫顫巍巍,顯然身體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吾王!末將救駕來遲,請吾王恕罪!”張北辰艱難的喊道。

“你……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男人?為了本王,能做到這個地步!”魏瑤芳心顫抖。

她的年紀比嬴伊人要小兩歲,還是個懷春少女。她也曾經夢想過,有一位英雄,能夠拯救她於絕境!

而現在,這個人出現了!

“本王錯了,張北辰,本王不該冤枉你!嗚嗚嗚,你不要死啊!”魏瑤忍不住上前扶住他。

可張北辰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吾王,不要悲傷。勝敗乃兵家常事,下輩子,我們再共創大業!”

言罷,張北辰氣絕身亡。

看著張北辰死在自己懷中,魏瑤的心態徹底崩了。

“嗚嗚嗚……都是本王的錯,張北辰,你不要死,本王命令你活過來!你聽到冇有!”

在魏瑤的哭喊聲中,敵軍殺進了都城,將她包圍。

魏瑤麵色淒慘,她知道自己的結局。為了不被敵人羞辱,魏瑤拔出張北辰的寶劍,一劍刺入自己的胸膛。

“張北辰,我來陪你了,下一次,本王一定不會辜負你!”魏瑤倒在血泊中,死亡時,還死死抱著張北辰。

這時候,模擬還未結束。各國局勢還在推演中,可魏瑤已經冇有了觀戰的心思。

她怔怔的坐在床上,用手帕擦拭自己的眼睛,“眼睛裡怎麼進海水了?”

……

“魏王其實也不錯,就是容易聽信讒言,而且手下有本事的不聽話,冇本事的又占據高位。”張北辰感覺有些可惜,魏國的開局,明明可以達到更高成就的。

他繼續觀戰,眼下,七國之中,魏國、韓國都已經被滅,領土被其餘五國瓜分。

秦國得到了喘息和發育的機會,嬴伊人的勢力繼續做大。

而其餘諸國中,趙國因為被魏國攻打,損傷了元氣,很快被其他幾國盯上。

楚國出兵攻打趙國,趙國向其他國家求援,幾國不僅冇有求援,還一擁而上,把趙國瓜分了。

又過了數年,秦國和齊國把燕國給滅了。隻剩下秦、楚、齊三國爭霸。

這三國實力強大,強弱一直在變化,弱的雙方就結盟,強的打不下來。

如此反覆,一直到了推演時間來到一百年的時候,模擬器顯示:“百年時間已到,模擬結束。”

“模擬隻有一百年?”張北辰想到,上次他輔助嬴伊人,他們的孩子下一任秦王也是差不多這個時間就被滅掉了。

模擬器並未給任何解釋,而是彈出提示【本次模擬已結束,開始結算】。

【模擬評價:失敗。你在魏國擔任軍職,但與上將、朝臣不合,升遷無望,反而揹負罪名。縱使成為義渠王,依舊未能挽回局勢。】

【模擬獎勵:騎術精通、基礎武藝、基礎兵法。小團靈力。】

一股資訊進入張北辰的大腦,他已經掌握了一名普通將領所擁有的知識和技能。

此外,還有靈力豐盈他的修為,張北辰隻覺得體內的靈液更加濃鬱。

……

【模擬評價:非常失敗。作為君主,你不能選賢舉能,無法平衡國內勢力,聽信讒言,逼走良將,實為庸主。】

【模擬獎勵:相關記憶,小團靈力。】

魏瑤也得到了自己的模擬評價,評價裡把她批的狗血淋頭。

當她回顧模擬時空裡的一幕幕,特彆是張北辰來救駕時的畫麵,依然覺得難以抑製情緒。

“張北辰,再來一次,本王一定好好寵幸你!”魏瑤不甘心,詢問模擬器:“可以重開嗎?”

模擬器:“本次模擬並未出現擁有統一天下潛力的國度,可重新開啟模擬。”

聽到這話,魏瑤神色一亮,“太好了,本王還有機會!”

……

模擬再次開始,和上一局一樣,魏瑤開局瘋狂抽卡,因為張北辰的初始卡隻是一張藍卡,出卡的概率還是比較高的,所以她又抽中了張北辰。

和剛纔一樣,她需要給張北辰一個安排。

“上一局是從軍,但上將軍龐名不怎麼待見張北辰,導致張北辰在魏軍裡出不了頭!”魏瑤思考著,“那麼這一局,就讓他來當朝臣吧。有本王罩著他,小人也攻訐不了他!”

【你任命張北辰為中大夫,管理中小官員任免一事。】

【丞相公子咎認為,張北辰冇有背景,聲名,冇有資格擔任中大夫一職。】

中大夫,已經是很高的官職了,再往上,便是上大夫,和卿。

“公子咎,你乾脆叫咎跑跑算了,每次遇到危機你就跑路了,還好意思說張北辰?”看到公子咎的上書魏瑤就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公子咎有公室的背景,她真想開局就掐死這貨!

【你壓下了公子咎和百官的彈劾,強行讓張北辰擔任中大夫,這引來朝臣們的不滿,他們開始故意與張北辰作對。】

“一個個要上天是吧?本王說過,這輩子要罩著張北辰!”魏瑤倔脾氣上來了,她根本不管什麼安撫或者調節百官,隻要誰上書參張北辰,她就懲罰誰,輕則罵幾句,重的給他降職、罷官!

【百官見你偏心張北辰,不敢再上書。】

……

“這魏王……”張北辰看到資訊哭笑不得,魏王重用他是好事,可是這樣偏袒的態度,也給他樹敵眾多,讓他舉步維艱。

“算了,還是得靠自己來。”張北辰開始琢磨,怎麼才能讓魏國強大,然後統一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