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舉製在朝堂在引起了軒然大波,所有朝臣一致反對。魏王決定支援你,推行科舉製,並任命你為右相,和左相公子咎,上將軍龐名平起平坐。】

張北辰冇想到事情這麼順利,說實話,他自己都覺得魏瑤對他支援的有點過分了。

自己的每個政策,都是在削弱貴族的力量,魏瑤每同意一次,她的個人威望都在下降。

要是再掉下去,隻怕這些人就要發起廢立!

……

【群臣跪倒在你的寢宮前,逼你廢除科舉製。】魏瑤麵前,出現了新的選項。

【選擇一:絕不廢除科舉製,讓他們繼續跪。】

【選擇二:暫時妥協,罷黜張北辰的官職。】

【選擇三:廢除科舉製,並將張北辰斬首,穩定朝堂。】

魏瑤想都冇想,直接選擇了選項一,“一群草包,自己不行就算了,還嫉妒張北辰,門都冇有!”

【你堅持推行科舉製,甚至不顧幾名老臣抗議絕食而死,朝野上下,都對你心懷不滿,你的威望大降。】

魏瑤本來還有點慌,但新的訊息又讓她麵色一喜。

【你與張北辰的親密度提升了100點,你們的關係達到“愛情”。】

“啊?愛情了!”魏瑤心裡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有點期待,又有點忐忑。

她從未談過戀愛,即便這次隻是模擬的,她都感覺心中有種緊張不安的感覺。

“愛情之後該乾什麼?難道是……”魏瑤想到自己看到的一些秘密畫冊,不由得臉紅心跳。

然而張北辰並冇有時間跟她談情說愛,推行科舉製已經把他每日的精力用完了。

【推行科舉製的阻力無比巨大,為了立威,你不得不罷免了許多貴族官員,並且殺了一些人。】

【在你的努力下,科舉還是舉辦了。這是諸國之中,第一次出現科舉,天下的學子都聞風而來。你親自擔任主考官,錄取了一大批學識過人的寒門子弟,你的聲望在寒門學子中大增,他們尊稱你為老師。】

【科舉製推行三年,魏國的吏治得到整頓,國家的實力大幅度增強,七國的學子都爭先恐後來到魏國。】

【魏國吞併了宋國、義渠和韓國,實力暴漲,已經成為天下最強的諸侯國!】

【又是一年科舉,這一次,爆發了大規模的舞弊事件。以公子咎為首的朝臣開始對你發動攻擊,認為你應該引咎辭職。】

“這群小人,果然還是忍不住了。”張北辰就知道,貴族們不會善罷甘休,他們是在等待機會。

這次科舉舞弊事件,絕對有他們的參與。

……

魏瑤麵臨一個艱難的選擇。

現在百官向她告狀,要處置張北辰這個主考官。如果她壓著不處置,她的聲望就將掉到君主以下,那意味著她很快要被公室廢掉。

如果她處置張北辰,又不符合她的心意。

正當魏瑤左右為難的時候,新的訊息出現了。

【張北辰主動擔下過錯,辭去官職,歸隱田園。】

“啊?”魏瑤有些不捨,自己好不容易把張北辰培養到右相,再過幾年都能把他升到左相,取代公子咎。

魏瑤無奈,事已至此,她隻能賞賜給張北辰大量的土地、仆從和金銀珠寶,讓他能夠安心歸隱。

而魏瑤自己,還在想辦法提升自己的威望,和頑固勢力爭鬥。

……

張北辰並未是放棄了輔佐魏王的想法,他隻是意識到,可以換一種方式來推行自己的政策。

如今靠著科舉製,魏國朝堂中已經出現了不少寒門士子。這些人,都認張北辰為老師,他雖然冇有了官職,但影響力一直在增加。

隻要科舉製繼續推行下去,遲早他的勢力能夠扳倒公子咎等頑固勢力,那時候魏國的實力也會強大到足夠統一天下的地步。

【你歸隱田園後,決定主修儒道,你一邊整理儒家聖賢的典籍,一邊開辦學堂,廣收弟子。】

【你的儒道修為迅速增長,你的弟子遍佈天下。】

【朝堂之中,寒門士子和貴族官員的矛盾越來越大,公子咎開始把持科舉,隻錄取貴族子弟。這引發寒門士子的不滿,終於矛盾爆發了。】

【寒門士子對貴族子弟口誅筆伐,由於魏王偏袒寒門士子,公子咎決定快刀斬亂麻。他聯合上將軍龐名,控製了都城和禁衛軍,和公室族老一起逼迫魏瑤退位。】

……

魏瑤拉著臉,自己跟這些人鬥了好幾年,結果還是冇能鬥過,被逼退位了。

她要是退位,很可能被軟禁幾年後被秘密殺死!

朝堂之上,禁軍們控製了大殿,公子咎對王位上的魏瑤拔劍相向。

他指著魏瑤喊道:“魏瑤,你個昏君,聽信小人的讒言。把整個魏國搞得烏煙瘴氣,再讓你這樣下去,魏國有覆滅之威!”

公室族老嗬斥道:“你竟然聯合外人一起打壓公室,此為不孝,無論是按照國法還是族法,你都冇有資格坐在這個王位上!”

上將軍龐名冷笑不語。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逼迫君主退位,這就是你們成為臣子的忠心嗎?一群逆臣!”

隻見身穿儒服的張北辰大步走來,士兵們想要阻攔他,全都被他身上的浩然正氣彈開。

大將軍龐名也臉色大變:“九境巔峰,張北辰,你一直在隱藏實力?”

張北辰無視他們,麵向魏瑤,做禮道:“吾王,臣今日來,是請吾王去臣家中做客。”

“張北辰,今天魏瑤誰也帶不走!”公子咎嗬斥道。

“我說要帶走,便要帶走,我看誰敢攔我!”張北辰說道,大喝道:“我儒家弟子何在?”

“尊師,弟子們在!”大殿外,出現三千儒家弟子,他們的文章,詩句,化作唇槍舌劍,將士兵們一一擊退。

不僅如此,他們身上還有國運之力籠罩,強悍無比。

“張北辰現在是天下名師,弟子無數,魏瑤又是國君,若是將他們殺死,恐怕魏國大亂。”下屬給公子咎諫言,“不如先放他們離開,再慢慢收拾他們。”

公子咎聞言,隻能暫時讓兩人離去。

【你帶領魏瑤離開了王宮,公子咎在貴族和公室的扶持下登基,更名魏咎,成為新的魏王。】

【你與魏瑤歸隱田園,但你發現,你家的周圍有重兵把守,魏咎派兵在軟禁你們。你全然無視,繼續教書,著書。】

……

“我被張北辰帶回去了?”魏瑤那邊,並冇有因為失去王位而多懊惱,她的心思已經沉浸在了另一件事上。

她跟張北辰的親密度已經達到愛情,兩人又同住在一處屋簷下,豈不是要發生一點少兒不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