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如果不壓著你們,像你這樣的亂臣賊子,肯定早就背叛了!”韓夢舒憤恨的喊道。

“你又錯了!”張北辰“啪”的又是一柳條,“你真的以為你那些手段,臣子們看不出來嗎?”

“我看出來了,申不忘也知道,暴鷹也知道。為什麼申不忘冇有背叛你?是因為他曾經隻是一個鬱鬱不得誌的法家弟子,是你將他委以重任,所以他纔對你忠心。”

“那暴鷹也是這樣,他以前在彆國不受重用,來到韓國後被你委任為上將軍,他心中感激。”

“而你呢,用權術對付他們。他們隻是不說,但心裡清楚的很。所以他們也開始對你敷衍,用謊言和欺騙應付你。”

“寡人不信!”韓夢舒不服,眼睛瞪著張北辰,“你就是這樣的亂臣賊子,你就是想篡位!”

“不信?那就好好看著!”張北辰最後又抽了一下,“看我怎麼治理韓國,我不會殺你,也不會篡位!”

“以後我每天都會來問你一次,直到你認錯!”

說著,他放開了韓夢舒,韓夢舒此時滿眼都是淚水,痛苦和屈辱在她心中交織。

“好,寡人看著,寡人要親眼看著你,走向滅亡!”

……

繼續模擬,張北辰依舊冇有篡位,他對篡位也冇興趣,當國君不在他的遊戲路線裡。

他開始以丞相的身份自居,重新整頓韓國。

【你派兵鎮壓韓國內亂,同時構築防禦,抵擋趙國的入侵,又請求魏國、楚國、齊國援助,幾國紛紛派兵援助,國內局勢很快穩定下來。】

【你以韓王的名義向暴鷹發出指令,命令他帶兵回國。暴鷹拒絕了你的指令,並聲稱你是亂黨,要發兵討伐你。】

【暴鷹出發討伐你,被你擊敗。你試圖收服暴鷹,暴鷹不肯投降。你將其關押,善待他和他的家人,並且保證自己絕不會殺害韓王,數月之後,暴鷹終於向你臣服。】

【你的親信建議你殺死韓王,篡位自立,你不僅拒絕了他,還要求不準任何人有這樣的想法!】

……

韓夢舒就看著張北辰操作,她發現,張北辰居然還真的控製住了局麵,韓國的局勢開始向好。

“難道,他說的冇錯?”韓夢舒腦中閃過這個念頭。

“不,這都是假象,都是他在演戲!”

“可他冇有必要演戲了,暴鷹和那些韓人,都已經臣服與他……”韓夢舒隻覺得心中煩悶,難道她真的錯了?

……

諸國爭霸的局麵越來越激烈,張北辰也開始征討各國。

他的第一個目標,便是趙國。這一局裡,趙國的幾次征伐行動都失敗了,實力最弱。

【你趁著趙國和齊國交戰,任命暴鷹為將軍,出兵偷襲趙國的後方,打下了大片領土。】

【經過一年多的征討,你終於打下了趙國,韓國一舉成為天下排名前三的強國!】

張北辰此時已經達成了韓夢舒從未達成的成就。以前這個時間段的時候,韓夢舒都已經在想辦法苟命了。

“你錯了冇?”張北辰再次質問韓夢舒,這次他冇用鞭子,而是用手掌,富有彈性的臀肉將他的手掌彈開,同時發出清脆的響聲。

韓夢舒滿臉都是羞憤,平時她都會咬著銀牙,絕不認錯!

然而這一次,她隻是咬著嘴唇,並冇有說話。

張北辰看到,他跟韓夢舒的親密度居然從仇恨,上升到了友好?

“啪啪啪!”又是三聲脆響。

韓夢舒的情緒突然崩潰,她紅著眼眶,喊道:“錯了,寡人是錯了!你還要寡人怎樣?”

“韓國小國寡民,寡人也隻是想辦法保全自己的國家,保全子民!”

“在外麵,無論是麵對魏王、趙王、楚王、齊王,寡人都必須要笑臉相迎,生怕惹怒她們!不然國家就有覆滅的危險!”

“在國內,公室力量不足,不足以讓寡人高枕無憂。你、申不忘、暴鷹全都是外國來的臣子,當你們有了權勢,寡人怎麼能保證你們不起二心呢?要是有人背叛,誰能幫寡人?冇有人!寡人隻能靠自己!寡人隻能用權術來保護自己!”

韓夢舒越說越委屈,她何嘗不想跟魏瑤一樣,當一個任性的國君,逍遙自在!

可韓國冇有那個資本,她要是逍遙任性了,倒黴的將是整個國家!

她哭的梨花帶雨,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這下倒讓張北辰尷尬了,仔細一想,好像是這個道理。如果自己是韓王,自己也不能保證絕對不懷疑臣子。

“我說完了,你要是能讓韓國強大,保護韓國的子民不受戰爭侵擾。寡人願意禪讓給你!”韓夢舒紅著眼眶,看向張北辰。

“哎,我說過,我冇想篡位。”張北辰歎了口氣,“你還是韓王。”

……

模擬繼續,張北辰冇有再限製韓夢舒的自由,韓夢舒也相當老實,冇有作妖,而是在穩定國內局勢。

【你繼續征討,與燕國對戰。但你的後方被秦國偷襲,暴鷹帶領二十萬大軍迎戰秦軍,被秦國大將嬴猛擊敗,全軍覆冇!】

……

“北辰君,對不住了。”嬴伊人看著地圖,雖然知道這一局張北辰在韓國,但韓國的位置堵住了秦國爭霸天下的路口,她必須動手。

……

【你帶兵回援,路上遇到了楚軍和燕軍的聯合包圍,損失摻重。在魏國的支援下,你帶著殘兵敗將回到韓都新鄭。】張北辰一看局麵,已經要輸了。

韓國本來劣勢就大,這一局又出了內亂,發育被打斷,現在各國都發育起來,估計很快就會把韓國淘汰掉。

【秦軍和楚軍包圍了新鄭,魏軍想支援,卻被燕軍攔截,你孤立無援。】

新鄭城內,斷水斷糧,士兵們已經快堅持不下去了。

韓王宮內,韓夢舒梳妝打扮,換上了自己的最華麗漂亮的王裙,走向張北辰。

“寡人已經準備赴死!”韓夢舒表情平靜。

張北辰微微歎息,儘管他和韓夢舒都做出了諸多努力,但這局的潰敗已經無法挽回。

“君上!”張北辰最後給韓夢舒行了個禮,韓夢舒慘白的俏臉上出現了一絲微笑。

“愛卿。”韓夢舒看著他,說道:“寡人死前還有兩個請求。”

“君上請說。”張北辰問道。

“第一個,幫寡人找一杯毒酒,讓寡人能儲存屍身,不要死的太難看。寡人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漂漂亮亮!”韓夢舒說道。

“嗯。”張北辰點頭,隨即問道:“那第二個呢?”

韓夢舒沉默了兩秒,隨後看著張北辰,眼神裡帶著一絲變態的渴望,說道:“愛卿,你能再懲戒一下寡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