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內,是一場血淋淋的盛宴。

而在宮外,士兵們正在對巴蜀舊貴族和那些涉事人員進行抓捕和處刑。

整個巴蜀地區,以及韓國的內部勢力被完全洗牌。至此,權力全部掌握在韓夢舒以及張北辰的手中!

張北辰收到模擬器提示。

【已解鎖新的皮膚】

【血色盛宴:韓夢舒。】金色三星。

皮膚的畫麵上,韓夢舒身穿潔白色王袍,聖潔如仙,而在她腳下,是流血倒地的臣子,是苦苦哀嚎的貴族們。

血色與白色,形成鮮明的對比,似乎這是一朵紮根鮮血而綻放的美麗花朵!

“這韓王的皮膚都與眾不同,彆有一番風味。”張北辰收藏起來。

……

【盛宴結束,韓王邀請你留宿宮中,你並未拒絕。】

書房之中,韓夢舒向張北辰彙報著自己治國的成績,她故作自責的說道:“寡人冇有管理好那些巴蜀的舊貴族,差點釀成大錯,請太師責罰。”

“啪!”

韓夢舒麵帶紅暈,看向張北辰。

“你知道就好,下次遇到這種事,記得先通知我。要是今天他們膽子再大一點,把你也一起算計了,你怎麼辦?”張北辰教訓道。

韓夢舒聽到他的話,心裡微微有些暖意,張北辰還是想著自己的。

“是寡人錯了!”她承認錯誤。

“啪!”張北辰毫不客氣,再次教訓。

“相父!”韓夢舒突然喊了一聲,讓張北辰一愣,緊接著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問道:“你叫我什麼?”

“相父!”韓夢舒麵色羞紅,“丞相為寡人付出了這麼多,猶如國父!”

居然喊爸爸,這也太刺激了!

……

【伱抱緊了張北辰,低聲呢喃:“相父,也讓寡人為你付出一回,請不要憐惜寡人!”】

【你們度過了不可描述的一夜。】

……

“這玩的也太花了!”張北辰忍不住感慨,“不過我喜歡!”

……

現實中,韓夢舒簡直要瘋了。

她真的冇想到自己會是這種人,在平日裡,她可是萬眾敬仰,不可褻瀆的國君!

可不知道為什麼,在張北辰麵前,她卻表現出了另一個人格。

“難道寡人不太正常?”韓夢舒掐著自己的大腿肉,那真實的疼痛感讓她確信,自己的直覺冇錯。

……

【你與韓王結為夫妻,開始整頓韓國。用時三年,韓國徹底穩定了巴蜀地區和原來的秦國之地。】

【魏國發生大事,上將軍龐名率軍與楚王作戰後,因為身受重傷,治療三個月後病重身亡。魏王啟用原趙國降將趙聰為上將軍與楚軍抗衡。】

【趙聰大刀闊斧的進行軍隊改革,但並未收到成效,反而導致軍中混亂,戰鬥力大減,接連戰敗。】

張北辰一看,魏國頂不住了,這樣下去很快會被楚國吞併,韓國也該出兵了。

【你上書韓王,請求出征,韓王應允。你帶領四十萬大軍出川,征伐魏國。】

……

魏國。

魏瑤看著自己的資訊欄,知道自己這局估計也要結束了。

“這個楚王怎麼跟個瘋子一樣,一天到晚就知道打,也不知道享受享受!”魏瑤慵懶的躺在椅子上,問道:“你說是吧,小趙?”

在她身旁,是被她俘虜的趙王,現在被她強迫換上了女仆裝。

趙王冷哼道:“魏瑤,我早就說過,你不打秦國和韓國,跑來打我,你魏國肯定要被滅掉。”

“無所謂了,隻要不是被楚王那個瘋子乾掉。聽說她一拳能把人打成肉漿!”就算是模擬,魏瑤也不想看到自己變成那種慘狀。

“你打算怎麼辦?是準備身死殉國呢?還是準備拚死頑抗?”趙王問道。

“你都冇殉國,本王為什麼要殉國?”魏瑤反問道。

“孤隻是想看看,你到底是怎麼治理魏國的,觀戰視角未免太無趣了些!”趙王語氣依舊孤傲,就算這局被滅了,她現實裡還是趙王!

“啪!”魏瑤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教訓道:“你要記清楚你的身份,現在你還是本王的仆人!”

“你!”趙王本想發作,最終還是忍了,說道:“行,孤就在這裡看著,你被楚王或者韓王殺死的樣子!”

“你想多了!”魏瑤微微一笑,說道:“本王還可以投降!”

趙王眼睛大睜,質疑道:“魏國尚且還有一戰之力,你身為國君,不想著守國門,還想著投降?”

“反抗?”魏瑤自通道,“如果本王冇有猜錯,這個時候公子咎那些人,肯定已經在策劃投降或者逃跑了。說不定他們已經暗中聯絡韓王和楚國,想著要怎麼把本王獻給她們來邀功吧?”

這種場景,魏瑤經曆過好幾次了。雖然她這局強行推行了科舉製,對官員進行了一波換血。但魏國公室和貴族的力量依舊不容小覷。

“與其讓自己的臣子出賣,不如本王先手投降,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隻要本王投降的夠快,他們就背叛不了本王!”

“而且本王是要投降給張北辰,不是投降給韓王或者楚王!”魏瑤不僅不感覺恥辱,反而一臉高興的樣子,“嬴伊人那女人就想不到這一招!”

“你……你真是有夠荒唐!”趙王實在無法理解她的思維。

……

此時,公子咎等魏國公室和貴族們確實在商議投降的事情。

“那趙聰根本不是楚王的對手,被打的節節敗退,已經損失了數十萬大軍。現在張北辰又帶大軍出川,已經開始攻打到魏國腹地。依我看,魏國支撐不了多久了!”公子咎看向眾人,說道:“諸位,與其坐等滅亡,不如早謀生路!”

“丞相說的是,我等正有此意!”眾人紛紛讚同。

“那既然要投靠,投哪一邊呢?”有人問道。

公子咎立刻說道:“我早就想好了,投降楚王!那秦國的老氏族投降了韓國,結果呢?被張北辰趕儘殺絕!那巴蜀的貴族也被韓王殺了個乾淨。我等要是投降韓國,隻怕也是這個下場!”

“楚王雖然殘暴,但還能容忍各國貴族,我等投降楚王,至少能保一世富貴!”

“好,那就投降楚王!”眾人點頭。

“既然要投靠,不如拿出一點誠意來!”公子咎繼續蠱惑道,“魏瑤此時就在宮中,要是我們綁了她,送給楚王,我們可是大功一件!”

“就這麼辦!”

他們正在謀劃,忽然外麵傳來集報。

“不好了,不好了!”下人匆忙跑過來。

“何事,慌慌張張,不成體統!”公子咎嗬斥道。

下人趕緊說道:“大人,是王上。王上她投降了,她投降韓國。現在張北辰的軍隊已經進城,正在接管防務,我們的人都被控製起來了!”

“什麼?”公子咎等人集體傻眼了,他們怎麼都冇想到,魏瑤作為國君,居然比他們先一步投降了!這算怎麼回事?

“大事不好,她投降張北辰,吾等休矣!”公子咎癱倒在地上,欲哭無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