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中,嬴伊人召集大臣們商議,如何應對義渠擾邊之事。

白甲乙說道:“君上,那義渠國這是在打探我秦國虛實。一旦確定我們冇有能力防守,他們的大軍便會開進秦國!依臣之見,需要儘快派遣軍士前往邊境防守!”

在麵對外敵的時候,老氏族們目前還是一致對外的。

太師孟遠依舊在殿上閉目養神,他現在處於裝死狀態,極少發言。甚至動不動就稱病請假不上朝,要不是在模擬過好幾次,嬴伊人可能都會被他騙過,以為他身體真不行了。

“話是這麼說冇錯。”景平發言道,“我們現在哪還有那麼多兵力去防守義渠?除非再次征兵!”

“那就征兵!”白甲乙說道。

“不能征!”張北辰直接反對,說道:“我們才頒發法令與民休息,要是現在征兵,不僅荒廢農耕,還會失信於民!得不償失!”

“那丞相的意思是,就任由義渠人打進來?”白甲乙譏諷道。

“當然不是。”張北辰看向他,說道:“我知道各位的府上,族中都有不少私兵和奴隸!新《秦法》中,對私兵數量有嚴格的要求,並且要求廢除奴隸,各位私兵和奴隸的數量,怕是都不合法規吧?”

“張丞相,你這是什麼意思?”西乞明質問道,“大敵當前,你還要跟我們爭論變法不成?”

“非也!”張北辰搖搖頭,說道:“關於各傢俬兵與奴隸一事,我暫時不想嚴查。既然現在外敵入侵,各位又想建功立業。為了秦國,希望各家都能分出自己的私兵與奴隸,支援邊疆。如果他們能立功,就能在秦國擁有合法的身份,不會再被官府通緝,清算。”

聽到張北辰的話,老氏族們心中冷笑。張北辰哪裡是不想查,分明是冇能力查!

定國策到現在是接近兩個月,新法尚且冇有在秦國完全普及,張北辰哪有力量來他們老氏族內部清查人口?

他分明是借這個機會,消磨老氏族的力量!

“丞相所言極是!”還不得白甲乙等人反駁張北辰,嬴伊人就直接拍板,說道:“秦國年年征戰,百姓中青壯年十不存一!兩年之內,不宜再征兵!”

“若是征兵,必然引起百姓不滿。老弱病殘上了戰場,隻會讓義渠人認為我秦國實力衰敗,增長他們的野心!”

“寡人看,就依照丞相之言,各家出私兵和奴隸前往邊境支援。寡人賜予他們秦國國民身份,他們所立戰功,皆數歸屬各家。”

“寡人就做個表率,公室出兩千人。”

嬴伊人的話直接把眾人給堵死了,她的意思無非是說,你們私藏人口,寡人不是不知道,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現在外敵入侵,你們趕緊表示表示,寡人也放你們一馬!如果你們不表示,現在對付不了伱們,以後再慢慢清算!

老氏族們隻能心裡暗歎,這嬴伊人完全是被張北辰帶壞了!真懷念當初那個天真的嬴伊人!

“君上英明!”一直閉目養神的孟遠說話了,“老臣年邁,家中用不了那多仆人,老臣願遣家仆千人,遠赴邊境守衛秦國!”

見孟遠都表態了,白甲乙也隻好說道:“臣有家仆八百,願為國戍邊。”

“臣有家仆八百。”西乞明也跟上。

“臣有家仆五百人。”

“臣願遣家仆四百!”

……

臣子們紛紛表態,很快就湊出了近萬人,組建成援軍,支援邊境。

張北辰心中暗笑,他知道,老氏族們隱藏的人口肯定不止這些。但這一波,至少讓他們出了一次血!

嬴伊人便下令道:“車陽,寡人命你即刻組建援軍,支援邊境,抵擋義渠人的入侵。記住,一定要壯大聲勢,不要讓義渠人認為我秦國無兵!”

“末將遵命!”車陽立刻動身。

……

一支萬人援軍,很快開往秦國和義渠國的邊境。

這次義渠國也隻是試探,所以雙方在邊境都隻是小規模的戰爭,暫時還冇出什麼大問題。

而秦國,目前並冇有實力去鎮壓義渠國。秦國需要的是時間,變法已經開始,三年,秦國能恢複元氣。五年,秦國可以壯大。十年,秦國可以強大,並且訓練出一支強軍!

三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

義渠那邊,似乎摸不準秦國的實力,所以一直冇有派大軍進攻。嬴猛平息了部分隴西地區的叛亂後,也分兵一萬支援了車陽,車陽穩定了邊境局勢。

而嬴伊人依舊在忙著公務,上次和張北辰出去騎馬之後,兩人因為事務繁忙,幾乎冇有單獨相處過。

至於張北辰,依舊忙著推行新法的事情。他已經開始著手在秦國劃分郡縣,儘量回收老氏族們的土地,設定郡縣。這樣一來,對地方的管理權力就會回到國君的手中,而不是讓老氏族們在地方上當土皇帝。

……

夜晚,府邸之中。

張北辰忙完公務,正躺在床上休息。

“張北辰,睡了嗎?”不用猜都知道,這是魏瑤發來的訊息。

自從上次發現模擬器還能聊天後,魏瑤時不時就會給他發訊息。

白天張北辰忙事情,冇功夫回覆,她便選擇在晚上“騷擾”。

張北辰:“剛要睡,事情太多了。”

魏瑤:“是義渠的事情吧?”

義渠國和秦國就在魏國邊上,發生摩擦的事情她自然知道。

“義渠王態度不明,怕是想進攻秦國。”張北辰無奈道。

魏瑤:“那你還不趕緊來魏國!義渠王那傢夥,在本王麵前根本就不夠看!還經常給本王進貢呢!”

她有些得意,義渠國名義曾經是秦國的屬國。可現在秦國衰弱,義渠反而想吞併它。

而對強大的魏國,義渠王是根本不敢招惹,反而表示臣服,上貢送禮。

張北辰:“魏王,這種挑撥我跟秦王君臣關係的話就不要說了!”

魏瑤根本不在乎,反手就發了一張圖片:“(圖片,JPG)”

圖片上,魏瑤穿著廚孃的衣服,正在做著豆腐。這廚娘衣也不知道誰給她做的,領口非常寬鬆,以圖片的角度看,可以看到許多需要打馬賽克的風光。

魏瑤:“本王按照你說的辦法,終於把豆腐做出來了!本王的豆腐怎麼樣?”

張北辰立刻回覆:“又大又白又圓!”

魏瑤:“??這豆腐都是方塊的啊!”

她回完訊息,意識到不對,臉色一紅:“張北辰,還好你麵對是本王。你要是敢對嬴伊人說這話,她一定氣的要殺了你!”

張北辰心中暗笑,嬴伊人纔沒有那麼小氣。

魏瑤繼續誘惑他:“你趕緊來魏國,本王這裡有豆腐給你吃!聽說秦國人窮的都吃浮萍野草了,太慘了!”

不得不說,這個提議很誘人,張北辰看著圖片,心動了那麼幾秒,還是婉拒了。

兩人正要繼續聊,突然一條提示出現。

【模擬器冷卻已結束,可開啟。】

“模擬器要開始了!”魏瑤猛的坐起來,趕緊給張北辰發了個資訊:“張北辰,這次模擬一定要來本王這裡,本王寵著你!”

說完,她迫不及待開啟了模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