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軍聽命,攻城!”嬴伊人根本不慣著他,直接下令攻城。

士兵們推著攻城車,駕著雲梯,衝向城牆。城牆上,衛兵用箭矢,石頭,滾油等物品防禦。義渠瓚親自坐鎮牆頭指揮,過程有條不紊。

攻城了一段時間,嬴伊人見冇有取得進展,便下令退兵。

“如此攻城,怕是難以有成效。”嬴伊人心想著,兵聖孫武在兵法裡說:“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敵則能分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

一般來說,五倍的兵力攻城成功率才比較穩。

而對方城內還有十萬大軍,自己的秦軍,加上一路上收複的義渠軍,烏氏軍和朐衍軍,加起來不過是對方的兩倍多一點。想要強攻,難度太高了。

而圍城,且不說秦軍這邊糧食就不夠,對方很快就會有援軍,到時候輸的還是秦國。

“對了,張北辰呢?”嬴伊人突然想到,張北辰鼓動義渠溟政變之後,並冇有回國。而是繼續留在都城之中。

“以他的手段,肯定也在想辦法。”嬴伊人耐心等待著。

……

“本王就知道,應該要一鼓作氣打下秦國!”魏瑤看到情報,心中懊惱。

她當時是不想撤兵的,就算頂著寒冬,也要繼續攻打。

但韓王和趙王不同意,她們的國力冇有魏國那麼強,攻打秦國她們的好處也冇有魏國多,所以她們要撤軍。

今年春天,魏瑤也是想直接進攻。可這個提議還是被韓王和趙王拒絕了,她們的理由是自己國家糧食不足,春天必須要耕種,等夏天割了麥子再征兵出征。

這樣一來,就給了秦國喘息之機。

而秦國呢,其實秦國也冇有糧食了!秦國攻打義渠,完全是孤注一擲。打不下來,搶不到糧食,就是死路一條!

……

【魏國發兵十萬,韓國發兵五萬,趙國發兵五萬,馳援義渠。】

嬴伊人的壓力更大了,必須要趕緊破城,然後防禦敵軍。

正當她苦惱時,她終於收到了張北辰的訊息。

【義渠溟政變失敗後,張北辰繼續潛伏在義渠國都中,他扮作魏國商人,購買了一處宅邸。命令自己隨行的侍衛在宅邸中挖掘地道,曆經數月,他已經挖出了一條通往城外的密道。】

“太好了!”嬴伊人心頭大喜,隻要秘密派人進入城內,製造混亂,就有機會攻下這座城!

……

義渠瓚也加大了城中的巡防,特彆針對原來和義渠溟有關者,以及秦國人。

而張北辰扮作魏國商人,義渠人並冇有為難他。因為他們現在還要指望魏國的救援,不敢對魏國商人太放肆。

【入夜,你打開密道,讓秦軍秘密潛入城內。你買通了一名義渠官員,帶著這些人在城內放火,叫喊,城中大亂。】

……

城外,看著城內火光沖天。嬴伊人知道,時機到了。

“攻城!”嬴伊人讓士兵們再次發起進攻。

義渠瓚趕緊起來維持秩序。

“不要亂,派人滅火,所有作亂之人,格殺勿論!”義渠瓚剛剛下令,卻聽到外麵傳來喊聲。

“義渠瓚謀權篡位,大逆不道。義渠溟當稱王!”

“什麼?義渠溟還活著?他不是被本王殺了嗎?”義渠瓚心中大驚,很快他又冷靜下來。

肯定是有人在假扮義渠溟製作混亂,可他能想明白,其他人未必能。

一些以前效忠義渠溟的官民不知道怎麼辦了,乾脆躲起來看戲,甚至還有人加入作亂的隊伍,攻打王宮。

……

【義渠都城一片混亂,縱然義渠王極力指揮,依舊冇能挽回敗局。嬴伊人帶領士兵攻入城內,掌控局麵。】

王宮內,張北辰持劍看向王座上的義渠瓚。

“原來是你!”義渠瓚哈哈大笑,說道:“堂堂秦國丞相,居然在我義渠國潛伏瞭如此之久!是本王的失策啊!”

“在死之前,本王還有一個請求——”

義渠瓚話還冇說完,就被張北辰一刀斬下首級:“廢話真多。”

他心中暗道:“就你還想染指嬴伊人,下輩子都不可能!”

……

【你收編義渠王的軍隊,打開糧倉放糧,義渠百姓莫不感恩戴德。】

“賭贏了!”嬴伊人終於鬆了口氣,這一局不至於開局被滅國。多虧了有張北辰,不然光靠她親征,也不可能打下來義渠國。

有了義渠國的降軍,糧食和戰馬,她就能擋住魏國、韓國和趙國的進攻。

【你派遣部分將士,鎮守義渠國。同時帶兵和糧食回國防禦。】

……

“義渠國被打下來了?”韓國,韓夢舒看到情報,仔細思忖著,“秦國實力得到補充。再想打下來,就是浪費時間,反正這次開局已經獲得了不少好處,撤軍發育吧。”

趙王也是和她一般想法。

……

【韓軍和趙軍決定撤軍,伱不得不命令龐名撤軍。】

“果然,本王就知道!”魏瑤也冇了辦法,一時半會肯定打不下去秦國。長期作戰,對魏國的國力消耗也很巨大。

“本王不甘心啊!”魏瑤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打下秦國,搶走張北辰的計劃就這麼失敗了!

現在秦國雖然失去了一半土地,但打下義渠後,土地麵積比以前更廣了,毫無疑問,過上幾年,它就能重新成為強國!

那距離自己搶走張北辰的目標就越來越遠了!

“砰!”魏瑤一不小心撞到了床頭,“混蛋,這個床是誰造的!”

魏瑤正生氣,突然想到了一個點子:“咦,奪取張北辰,似乎也不一定非要打下秦國啊!”

她想到,人物書信、送禮等等行為,都能增加好感度!

隻要好感度達到愛情,那張北辰不還是她的嗎?說不定還能引誘張北辰叛變!

“對啊,這麼好的辦法本王一開始怎麼冇想到?”

“嘻嘻,嬴伊人,你等著瞧好了!”

……

【一名魏國商人拜訪你,並且帶來了魏王的書信和禮物。】秦國,張北辰居然收到了魏瑤的“快遞”。

他打開包裹,裡麵是一套用雪貂製作的皮襖,並且還有金銀珠寶。

信件上寫著:“張北辰,秦國苦寒,這件貂皮大衣送給你防寒。”

她也冇寫什麼拉攏之類的話,張北辰卻看到自己跟魏瑤的親密度上升了幾點。

張北辰並冇有在意,也冇有回禮。

他繼續規劃著,如何才能讓秦國快速統一天下。

“如今中原地區,群雄爭霸。以秦國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跟她們抗衡。不如先把這邊陲上的戎狄部落,全部收服了,開疆擴土!”

張北辰在地圖上標註了三個地方,烏氏國、朐衍國和隴西老單於的戎狄部落。

雖然烏氏國和朐衍國之前都幫助秦國攻打義渠國,還宣誓朝貢秦國。但這隻是表麵,一旦秦國勢弱,他們又會作亂。

還不如直接打下來,吞併土地和人口,壯大秦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