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宇齊整,樓閣豐隆。

琉璃瓦反射著絢爛金光,整座皇城彷彿披上了一層金碧輝煌,巍峨雄壯,儘顯天家威嚴。

深宮大院之中。

少年駐足窗前,看著這陌生的深宮大院。

“看來,我是真的穿越了……”

蘇塵歎了口氣。

他記得,自己和朋友相約去荷花池遊泳,在深水區的地方,忽然被一株青蓮莖蔓纏住,嗆水昏迷。

再次醒來,就已經出現在了這個陌生的地方。

從周圍的環境陳設來看,這裡顯然已經不是地球。

緊接著,一陣輕微的頭痛襲來。

腦海中,紛亂的記憶也逐漸清晰。

“江州流民,父母雙亡,為乞活賣身進入楚國皇宮……”

“受宮刑淨身,於內務司調教三月,等待分配……”

等等!

宮刑?淨身?

蘇塵臉色微變,連忙低頭,撩開衣襟,往褲襠裡看了一眼。

隨即,整個人如遭雷擊。

冇了!

那一瞬間,蘇塵心如死灰。

說實話,能夠穿越重活一世,他還是很高興的。

但穿越成太監,這未免也太慘了一點。

一個男人,失去了人生最基本的樂趣,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要不再死一次,冇準還能穿越到其他地方?”

這個念頭剛冒出來,蘇塵便將它掐滅了。

人都是惜命的。

畢竟誰也不敢保證,自己還能重新再活一次。

但就這樣守著一具殘缺的身體過一輩子,他也不甘心。

“以前看網絡小說,裡麵的主角不都有什麼係統之類的金手指嗎?如果我也有的話,說不定就能斷肢重生……”

想到這裡。

蘇塵在心中嘗試默唸。

但可惜,冇有任何反應。

果然,小說都是騙人的。

怎麼辦?

難道真要這樣不男不女地活下去嗎?

就在蘇塵暗自失望之際。

忽然。

一陣更為強烈的劇痛襲來,腦子好像要炸開了似的。

蘇塵隻覺得有些頭暈目眩。

緊接著,腦海中仙靈光輝湧動,幻化成一副瑰麗壯闊的畫卷。

天穹塌陷,大地龜裂。

山石腐朽,江河枯竭。

無數星辰隕落凋零,無數神佛寂滅,世間萬物,都在這無限加速的時光中,毀滅,重生,如此往複……

唯有一朵青色蓮花,在無窮無儘的時光長河中,搖曳生輝。

一顆璀璨神異的蓮子,孕育其中。

它周身綻放光華,混沌縈繞,道紋銘刻。

任憑時光流轉,依舊如初。

“這蓮花有點眼熟……”

蘇塵微微驚訝。

下一瞬間,那青色蓮子從花朵中飛了出來,延伸無數透明光線,就像是根莖一般,紮入腦海深處,融入自身血肉之中。

“不好,這玩意兒不會要吸取我的精血吧?”

蘇塵有些害怕。

但想象中的恐怖景象並未出現。

那蓮子的根莖深入腦海深處之後,非但冇有抽取自己的精血,反而還釋放出一縷縷仙靈之氣。

蘇塵隻覺得一陣暖流湧動,轉瞬間便已傳遍了四肢百骸。

下一瞬間。

熱流彙聚小腹之下。

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原本已經失去的東西,竟然重新生長了出來!

“仙靈之氣灌注,斷肢重生!”

冥冥之中,似有大道梵音,振聾發聵!

蘇塵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所有的幻象都已經消失了。

但那青色的蓮子,卻是已經在腦海中紮根,懸浮於識海之中。

“這青色蓮子,就是我的金手指?我之前溺水穿越重生,難道也是因為它的關係?”

蘇塵精神一振。

關於蓮子的詳細資訊,也隨之浮現出來。

【長生道種】:大道孕育,得之可長生,容顏不老,無儘壽命。完全成長後,日月隕而我不隕,天地死而我不死……

“臥槽!”

當蘇塵消化完這股資訊之後,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青色蓮子,居然是一顆道種!

大道種子!

他因青蓮纏繞而溺亡穿越,卻也機緣巧合得到了青蓮之中孕育的道種。

一飲一啄,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註定的機緣。

“這長生道種,好像很強……”

蘇塵反覆確認著腦海中的資訊。

這長生道種,融合之後,直接彌補了自身身體的缺陷,還因此讓他擁有了無限的壽命,長生不老!

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啊?

古往今來,無數王侯俊傑,窮儘一生,追求虛無縹緲的長生之術,卻不可得。

即便是那傳說中的修仙者,曆經百劫,也不過延壽數千載罷了。

而蘇塵現在,直接就擁有了無限壽命,長生不老,起步就站在了無數人追求的終點。

而且。

長生道種融合之後,還能隨著自身的修為提升而生長,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最終孕育出一枚無上道果。

服之即可得大道真諦,永恒自在。

潛力無限。

“不過。這長生道種,目前還未成長起來,能夠賦予我的,隻是長生壽命,除此之外,彆無任何實力上的提升。也就是說,我現在依舊是個普通人,還是會受傷,會被人殺死……”

蘇塵很快冷靜了下來。

長生不老,隻是理論上讓自己擁有了更長的壽命而已。

並不代表自己是無敵的。

若無護道之法,遭遇危機,他一樣會死。

而且,這長生道種的功效和潛力太強了,一旦被人知曉,估計所有人都會瘋狂,到時候等待自己的,將會是無窮無儘的麻煩。

被人抽筋扒皮,煉丹奪舍,都有可能。

想想西遊記裡的唐僧肉,那些妖魔鬼怪誰不想吃一口?

“必須低調發育,在冇有足夠自保的強大實力之前,絕不能以身犯險!我得好好活下去,隻要活得夠久,遲早都能無敵!”

蘇塵心裡暗暗下定決心。

而現在擺在他麵前的第一個問題,是如何在這個皇宮大內生存下來。

一入宮門深似海。

這皇宮大內可不是什麼善地。

宮闈爭鬥,猶勝刀兵。

稍有差池就是萬劫不複,特彆是像他這種小人物,隨時都可能被踩死。

更彆說他現在還因為道種的原因,修複了身體損傷。

這要是被人發現,必死無疑。

“麻煩啊!這皇宮大內,禁衛森嚴,逃是肯定逃不出去的,而且我剛來這個世界,對外麵的一切都不瞭解,就算貿然逃出去,恐怕也難以生存……”

蘇塵搖了搖頭。

為今之計,還是先靜觀其變,等明天內務司分配之後再說。

如果能夠被分配到一個清閒的地方,少與人接觸,或許還能安穩幾年,屆時再做謀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