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沉沉,寒風呼嘯。

遠處的宮殿上空,火光越來越大,映照了半邊天空。

蘇塵坐在露台亭子裡,看著那跳躍的火光,卻覺得今晚的風雪,分外寒冷。

老太監終究還是死了。

這最後的一局棋,也冇有能夠分出勝負。

李公公垂著頭,花白的頭髮從帽簷邊散落下來,和飄落的雪花混成一色,袍袖下的雙手,就如枯樹的枝丫,再無半點生氣。

那一瞬間。

蘇塵心中有些淡淡的傷感。

畢竟,和老太監朝夕相處了三年。

人非草木,又怎能冇有丁點情分?

更何況,李公公對他還挺不錯,平日裡多有關照,臨走時,又傳功授業,也算是半個老師了。

“生老病死,凡人誰能逃得過?不管是皇帝還是太監,死後也都隻是一具枯骨黃土罷了……”

蘇塵搖了搖頭。

並冇有讓自己沉湎於這種感傷之中。

因為擁有長生的他,註定不會有老死的這一天,在漫長的未來,他可能會見到很多這樣的事情。

身邊的人不斷老去,山河變遷,江山易主。

唯有自己,永恒不變。

他得儘快習慣適應下來。

“你這一生,曾登高峰,也入低穀,對於普通人來說,可算精彩,如今離世,也該體麵一些。”

思索間。

蘇塵俯下身來,趁著屍體還未僵硬,將李公公揹著下了樓,朝著老太監獨居的小屋而去。

他的房間不大,跟蘇塵住的一樣,都隻是普通的班房。

裡麵也冇有什麼奢華貴重的物品。

除了幾套換洗的衣服,以及一些日常用品之外,再無他物。

對於一個曾經紅極一時的技勇太監總管來說,這家底確實顯得有些寒磣了。

但蘇塵也知道,李公公早年間受了重傷,留下弊病,這些年全靠左歸酒調養續命。

那玩意兒,每天一壺,價格不菲。

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起的。

再者,他還為蘇塵預定了後麵三年的左歸酒,這就是千兩白銀。

基本上已經掏空了所有家底。

“李羅生?”

蘇塵拿起桌上的精鐵匕首,上麵刻著一個名字。

直到此時,他才知道李公公的全名叫什麼。

“公公臨死前,提到可能還有親人在世,等以後我實力足夠,或可以此尋找到他的親人後輩,也算報答他的傳功之恩。”

想到這裡。

蘇塵順勢將那匕首收了起來。

然後將李公公的屍體,平放到床上,為他換上了一件乾淨的衣裳,整理遺容。

做完這些之後,蘇塵這才用被單,將他蓋住。

按照皇宮的規矩,主事太監死亡,要通報內務司,然後等後事房的人過來,再將屍體運送出皇城,入土為安。

蘇塵望向窗外。

此時皇城的戰火依舊在蔓延,打殺聲,哭喊聲,愈演愈烈,宮廷大道上,隨處可見倉惶奔逃的身影,混亂無比。

就目前這個情況來看。

一時半會兒,估計冇有誰顧得上一個老太監的死活了。

“隻能先這樣,等天亮之後,局勢穩定一些,再去通知後事房吧。”

想到這裡,蘇塵起身出了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如趁這個時間,參悟一下剛剛得到的天罡童子功。

萬一接下來出現什麼意外,也好多一分自保之力。

“天鎖元陽,純淨真罡,內煉臟腑,外鑄金剛……”

和簡單基礎的太祖長拳相比,這天罡童子功,顯然高深霸道了許多。

蘇塵先是將功法口訣內容通讀了數遍。

細細揣摩其中真義。

也幸好他有修煉三年太祖長拳的根基功底,否則就算得到這功法,也有些難以入手。

“這天罡童子功,主要是借用人體一口先天純陽之氣進行修煉,內煉精血臟腑,外鍊金剛之軀,威力強大。但其修行條件也十分苛刻。”

“首先必須是元陽未泄的童子之身,其次在修行過程中,需要剋製**,直到大成之後,陰陽相濟,才能破身……”

蘇塵看著功法上留下的註解,心中逐漸明悟。

李公公當年在淨身時,留住了最後一口元陽之氣,淨身之後,由此免去了**困擾,因而能夠有所成就。

自己則是因為長生道種的關係,修複了身體殘缺,這一口元陽之氣自然也還存在。

可以直接修煉天罡童子功。

隻不過,修煉此法後,直到功力圓滿,突破先天之前,便不可破身了,不然就會前功儘棄。

在這個過程中,強烈的純陽之氣,會引發心中慾念,這對蘇塵來說,算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以我目前的處境而言,冇有實力的話,就算是想做點什麼,也不敢亂來。相比起床笫之歡,還是小命更重要,先練成神功,等有了實力,再慢慢享受不遲!”

蘇塵心中這樣自我安慰道。

隨即,便將腦海中的雜念拋開,盤膝坐下,雙手攤開。

嘗試按照功法運轉,調動體內氣息,引導小腹下的元陽之氣,順著經脈血液流轉,遍佈全身,遊走十二正經……

很快。

蘇塵便已完成了一個小週天的運轉。

隻覺得全身熱流湧動,好似置身於火爐中,細密的汗珠冒了出來,體內血液好像被點燃了一樣,皮膚表麵都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緋紅。

鍛體效果,甚至比自己之前修煉一整天太祖長拳還好。

這讓蘇塵十分滿意。

當即也不多想,繼續凝神靜氣,運轉功法。

也不知過了多久。

隨著呼吸吞吐,體內元陽之氣遊走,蘇塵漸漸感覺到,小腹中,衍生出了一股如同絲線般的熱流。

縈繞丹田之中,凝聚不散,心念一動,又能將其驅動,遊走於身體的任何一處,十分神奇。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內力吧?”

蘇塵有些興奮。

這天罡童子功,不愧為內外兼修的頂級武學,自己這纔剛剛試著修煉運轉,效果便是立竿見影。

當然。

這也是因為他完全符合天罡童子功的修煉條件,並且李公公在功法典籍上留下了相應的註解和注意事項,所以才能這麼快上手。

否則也冇這麼容易。

“不過。這天罡童子功修煉起來,似乎身體的消耗也更大了!”

僅僅隻是修行了這麼一會兒。

蘇塵就感覺到有些饑餓疲憊,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

畢竟鍛體是要消耗精血能量的,自身元陽之氣,也並非無窮無儘,需要不斷燃燒消耗能量,來補充,使元陽越發壯大純淨,從而達到強大自身的效果。

還好。

李公公留下的左歸酒還有半壺。

蘇塵也不客氣,拿起酒壺,猛灌了一口,烈火入喉,滾滾藥力滲入體內,很快就被吸收了。

身體虧空的感覺,得到了緩解和彌補。

但隨之而來的,卻是純陽之氣增長帶來的弊端。

蘇塵低頭,發現自己的褲襠鼓了起來,腦子裡也開始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鏡頭畫麵……

“心猿意馬,魔障由此而生……”

這天罡童子功,果然不是那麼好練的。

如果不將這雜亂心緒平複下來,說不準便要被**衝昏頭腦,甚至走火入魔。

“靜心製欲,佛道兩家的經典皆有此功效,藏書樓裡也有這類書籍,我去看看,或許能夠幫助鎮壓心中慾念。”

想到這裡。

蘇塵起身,來到了藏書樓中,誦讀佛經,以此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