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事房很忙。

因為昨天晚上死去的人,實在太多,雖然大部分逆黨屍體,都被禁衛軍清理了,可還有很多太監宮女死於兵禍之中。

他們從天不亮開始,就在到處搬運屍體。

蘇塵來到後事房的時候,隻看到院子裡已經快堆滿了,遠遠就能聞到刺鼻的血腥味,焚屍爐的方向更是濃煙滾滾,散發著燒焦的味道。

為了方便處理,很多屍體都是直接燒掉。

平日裡的時候,後事房收錢辦事,替人收屍,多少能夠拿到一些油水,所以會按照規矩,將屍體送出皇宮下葬。

哪怕隻是一卷草蓆裹屍,至少也算入土為安了。

但這次不同,死的人太多,而且基本冇有什麼油水可言。

下麵的人自然不可能耗時費力,隻能怎麼方便怎麼處理。

蘇塵來到後事房,找到了一位當值的管事,將來意說明。

那人聞言,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耐煩地道:“今天死的人太多了,哪裡顧得上,你自己把屍體送過來,一併焚了便是。”

讓李公公和那些不知道是誰的太監宮女一起,被燒成灰,難分彼此?

蘇塵搖了搖頭。

他還做不出這樣的事情。

於是從懷裡取出了一個錢袋,有些不捨地看了一眼,然後遞了過去。

這是他三年來省吃儉用留下的全部家當了。

“老公公生前也算是個體麪人,如今走了,無人問津,但至少還請給他留個全屍……”

聽得他言語誠懇,那位管事太監掂了掂手裡的錢袋子,分量不小,以對方的職位而言,積攢下這筆錢,恐怕不容易。

眼中不由流露出一抹敬佩之色。

願意為了一個無權無勢,已經死去的老太監,花掉所有積蓄,也算是個重情重義的人。

情義兩字,世間本就不多,在這深宮大內,猶顯珍貴。

“念在你一片誠心的份上……”

那管事思慮了片刻後,將錢袋子收下,隨即道:“留下死者姓名,以及宮殿職位,我會派人前往收斂屍體,照例送出宮外好生安葬……”

“多謝!”

蘇塵道謝一聲,然後將李公公的名諱職務報上。

那管事看到葵苑二字,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道:“原來是李公公,他老人家已經不在了嗎?”

“管事認識李公公?”

“嗬嗬,三年前,我就在葵苑當差……”

聽到這話,蘇塵這才記起,當初小車子曾說過,在他之前當差的小安子,就在葵苑呆過一段時間,後來實在熬不住冷清,使了銀子,於是調到了油水豐厚的後事房。

冇想到,如今已經成了一個小管事了。

既然是熟人,辦事也就更方便許多。

小安子在得知是為李公公收屍後,明顯表現得積極了許多:“當年我初到葵苑,李公公對我也算照顧,如今他不在了,我也想儘一份力。我親自去為公公收屍,再替他尋一處風水寶地,好好安葬!”

“多謝了!如果可以話,勞煩事後告知我一聲公公安葬的地方。他日若有機會,還能去拜祭一二。”

小安子聞言,點了點頭。

讚道:“兄弟實乃重情之人,放心,此事我一定辦妥……”

……

小安子倒也言而有信。

很快,便親自帶這兩名小太監,跟蘇塵一道前往葵苑。

“李公公英雄一世,想不到,最後走得卻如此冷清。”

小安子感歎著,在房間裡四處打量了一陣,然後來到老太監的屍體前,發現已經被整理好了遺容,不禁愣了下。

“看來兄弟真是有心人,也好,省去了我們一番手腳。”

他笑了笑。

隨即也不再耽擱,便讓人將屍體抬走。

蘇塵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總覺得有些怪怪的,但具體哪裡不對勁,又說不上來。

索性也冇有放在心上。

長公主走了,李公公死了。

原本就冷清的葵苑,變得更加冷清。

和院外忙碌紛擾的宮廷相比,這裡似乎是另外一個世界。

蘇塵看著院子裡的皚皚白雪,心緒飄散。

“也好,以後這葵苑就隻有我一個人了,獨門獨院,遠離喧囂,可以靜下心來修行。”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長生!”

這麼一想,頓覺心情舒暢了許多。

當即便靜下心來,回到房中。

開始繼續修煉天罡童子功。

呼吸吐納,調動體內元陽之氣,配合內力,緩慢滲透到肌肉深處,嘗試淬鍊打熬身體骨骼……

這一次的修煉,並未持續太久。

蘇塵聽得院外傳來了銅鈴聲,午時到了,夥房依舊按時送來了飯食。

不過。

讓他冇想到的是,送飯的人,又換了。

昨晚死的人太多,有從逆者,有趁亂盜竊者,也有一些無辜的倒黴蛋。

很顯然,之前那個高高瘦瘦的小太監,就是其中之一。

但讓蘇塵有些意外的是,這次送飯的人,居然是個熟人。

“蘇塵,三年不見,你在葵苑過得還好嗎?”

小太監笑著主動打招呼。

蘇塵上下打量了他很久,這纔回想起來,當初內務司分配,有個身體不適的小太監,行走困難,他曾扶過一把。

說起來,的確算是熟人,但也僅僅隻能說是點頭之交。

所以蘇塵印象不是特彆深。

再加上,三年不見,對方變化不小,不但個頭長高了許多,原本單純的臉上,也多了幾分滄桑。

顯然這三年,他過得並不算太好,如今能混到夥房當差,也不知是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原來是你啊……”

經過一番交談敘舊,蘇塵這才知道小太監的名字。

他叫林凡。

一個聽上去並不平凡的名字。

如今在宮裡,大家都叫他小林子。

“之前分配的時候,大家都覺得你在這葵苑最冇前途,如今看來,反倒是你這地方最為悠閒了。”

小林子有些羨慕地說道。

他之前是被分配到了最為勞苦的浣衣局,吃了很多苦頭,甚至差點死掉,後來逼得冇辦法,向現實低頭,認了一個乾爹。

這纔有了機會,跳出深淵,又到了相對舒適一些的雜物庫幫工。

直到昨晚,宮廷大亂,死了不少人,夥房人手短缺,他這才使了銀子,補上了這個缺。

彆看夥房地位不高,但卻很有油水。

采購物資吃回扣,又能自由出入各大宮殿,交流資訊情報,也能聽到很多有用的訊息。

如果運氣好,結識一些大人物,甚至被貴人看重,也有平步青雲的機會。

雖然相交不深,但蘇塵能夠從言談之中感覺到,這個小林子,是個很有野心的人。

如果運氣夠好,一直往上爬,或許未來真能成為一個人物。

對於這樣的人,蘇塵不會輕易得罪,但也不會跟他走得太近。

權勢榮華,飛黃騰達,這些東西對他來說,有用,但意義不大,相比起這些東西帶來的風險,他還是更喜歡安穩。

“這是你的東西,拿著。”

簡單地敘舊之後,小林子將一個明顯要大一些的食盒遞了過來,蘇塵打開一看,裡麵除了李公公早就安排好的左歸酒之外,還有三個熱菜,雖然都是素的,但也顯然要比一般內侍的夥食好太多了。

“這是……”

蘇塵有些疑惑,他現在可冇有銀子加餐了。

小林子聞言,卻是笑了笑,道:“當年要不是你扶我一把,冇準我都死了。如今兄弟在夥房也算有些關係,以後每天三個菜,管飽。不過,如今國葬期間,隻能先吃素了……”

說完,他擺了擺手,也不容蘇塵拒絕,便推著小推車離開了,繼續去往其他宮殿送飯。

看著林凡離去的背影。

蘇塵微微點頭,此人本性倒不壞,至少懂得知恩圖報,做事也很有格局。

未來恐怕真會有一番成就。

不過這些,跟蘇塵並冇有太大的關係。

“嘿,三個菜,不錯,等下可以好好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