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再乾一杯!”

除夕雪夜,火爐旁。

蘇塵和小林子相對而坐,一邊喝酒,一邊吃著剛剛烤好的野兔,酒香肉香瀰漫,也算是為這清冷的小苑平添了幾分年味。

“蘇塵,你還有家人嗎?”

聽著外麵隱約傳來的歡笑聲,小林子忽然開口問道。

蘇塵聞言,搖了搖頭。

不論是在這個世界,還是在原本的地球,他都是一個孤兒,父母早亡,孑然一身,也或許正是因為早就習慣了獨自生活,他才能夠忍受得住葵苑的冷清。

家人,對他來說,是一個很陌生的詞彙。

以前冇有,以後也或許不會有。

他遇到的每個人,大多都隻會成為自己漫長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包括眼前這個醉意微醺的少年太監。

“你呢?還有什麼親人嗎?”

蘇塵隨口問道。

“曾經有過,但如今都不在了……”

小林子眼中閃過一抹悲傷之色,但很快,就被掩蓋。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火光倒映的原因,那一瞬間,蘇塵覺得他的眼睛很亮,眸子裡彷彿有什麼在燃燒。

他冇有繼續再說下去。

但蘇塵能夠感覺到,這個年輕的小太監,應該有著什麼不堪回首的過往,他瘦弱的身軀,似乎揹負著某些沉重的東西。

或許是仇恨,或許是野心。

蘇塵冇有追問,也不想知道。

此刻的他們,就如同在各自旅途中偶遇停歇,終究要走向各自不同的未來。

沾染太多,不是什麼好事。

小林子喝醉了,在乾掉一大壇杏花釀後,搖搖晃晃地起身離開了葵苑。

蘇塵也冇有留他在這裡休息,因為夥房每天清晨都要點卯,誤了時辰是要受罰的。

而且,他也不習慣有外人在這裡留宿,畢竟自己秘密不少。

“今晚喝得有點多,這左歸酒可不是尋常酒水,必須將積蓄的藥力先吸收消耗,不然反而會危害身體……”

思索間,蘇塵起身,回到了房間裡。

趁著酒勁藥效,盤膝坐下,運轉天罡童子功,開始搬運氣血,煉化元陽。

也不知過了多久。

蘇塵感覺到小腹中熱流湧動,原本隻有髮絲粗細的內力暖流,又增長了不少。

元陽之氣也能在運轉過程中,逐步滲透到血肉中,進行淬鍊強化。

自身力量,又有了不小的提升。

但還是達不到能夠淬鍊骨骼的地步。

看來,想要鍛骨成功,還是必須依靠鍛骨藥液來輔助。

“看來,我並不是那種天賦異稟的武學天才,修煉還是得按部就班。不過也沒關係,我有的是時間來細細打磨……”

蘇塵睜開眼睛。

他現在的心境,已經非常平和。

那些所謂的修行天才,修煉速度是很快,但從一生下來,就要跟時間賽跑,如果不能突破極限,壽元一到,那也是化為黃土,一切成空。

而自己,哪怕修煉慢一些,但每一分力量,都會在漫長歲月中積累下來,作為自己渾厚的道基。

“過猶不及,今天時間也不早了,就先到這裡吧。”

蘇塵看了一眼外麵,還有不少人在守歲,等待新的一年到來,但他卻冇有這個閒情雅緻,決定早點休息,明天早上起來還有事情要做。

於是熄燈上床,準備睡覺。

但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院子裡傳來了一陣沙沙聲,那是腳踩踩踏在積雪上發出的聲音,很細微。

“有人進來了!”

蘇塵眉頭微皺,下意識地摸出了袖子裡的匕首。

隻見窗前倒影出一個黑影,緊接著,一根細細的竹管戳破了窗戶紙。

“**香!”

蘇塵心中警惕。

自己在宮裡一向低調,冇有得罪過什麼人,這葵苑更是清冷之地,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誰會盯上自己?

“先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

想到這裡,蘇塵輕輕撥動床頭的一個機關樞紐。

身下的床板輕輕移動翻轉,整個人已經落入了床底,床上則是用被子裹著一具稻草人。

這樣即便對方有心暗算,也不會在第一時間受到傷害。

“那人要進來了。”

蘇塵屏住呼吸,趴在床底,將匕首握緊,體內力量隨時準備調動迸發。

吱呀——

房門被推開了。

風雪中,一個身形略顯瘦弱的黑影鑽了進來。他先是遠遠看了一眼床上這邊,確認蘇塵冇有醒來,這纔開始在房間裡翻找起來。

他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但最終當然是一無所獲。

“難道是放在身上了?”

黑影皺眉,隨即躡手躡腳地朝著床邊摸了過來,剛一伸手,便聽得啪嗒一聲。

那是隱藏在稻草人中的捕獸夾。

黑衣人吃痛驚呼,連忙抽出血淋淋的右手,同時腳下一痛,鋒利的匕首已經刺穿了腳踝。

“可惡!”

他驚呼著怒吼,另一隻腳連忙狠狠踩踏地麵,身形飛速向後倒退。

他的動作敏捷,顯然也是有武功根底在身。

不過此時連番受創,根本不敢停留,轉身就要往外跑。

“來都來了,何必急著走?”

蘇塵冷笑一聲。

順手扯下床底的一根麻繩,引動房梁上的機關,數道削尖的木箭飛射而出,封住了大門的方向。

與此同時,腳下一蹬。

整個人好似利箭從床底衝了出來,手中匕首掌中匕首連續突刺,同時左手一拳轟向對方腦門。

那黑影被他接連搶攻,不斷退後,強大的力量震得心口發悶,眼中隨即閃過一抹狠辣之色。

“可惡!本不想取你性命,但你自己找死,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說話間。

那黑影身上忽然爆出一股濃烈的血腥氣,好似將體內精血點燃了似的,袍袖翻飛間,手掌橫空切來。

滿是肉繭的手掌上,覆蓋著一團濃烈氣血,好似燒紅的烙鐵一樣,叮的一聲,竟是將蘇塵手中的匕首磕飛了出去。

手掌橫切揮動,就像是一柄燒紅了的鐵刀,斬在牆壁上,留下一道深深刀痕。

“這是專門用於殺伐的武技……”

蘇塵心中驚訝。

對方修為其實不高,但卻掌握了一門凶悍的殺伐武技,因而戰鬥力驚人,即便是受傷之下,也十分難纏。

為了保險起見,他立刻飛身向後退去。

那黑衣人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下一瞬間,便覺得身體發軟,腳上的傷口酥麻發癢。

“有毒?你好卑鄙!”

黑衣人怒罵一聲。

轉頭就要往外跑,但這時候蘇塵又纏了上來,也不與之拚命,隻是阻擋他離去,拖延時間,等待毒發。

很快,黑衣人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弱,動作也遲緩了許多。

確定冇有什麼威脅之後,蘇塵這才急速逼近。

天罡童子功運轉,體內元陽之氣調動,凝聚於拳頭上,散發出淡淡金光,直接正麵一拳轟了過去!

砰的一聲!

沛然大力湧灌而出。

喀嚓!

那黑影頓時慘叫,整條手臂都被這一拳震斷。

砰砰砰——

連續數拳又是接連轟在對方心口,趁他病,要他病。

直將那人打得吐血倒地,再無任何反抗之力,蘇塵這才停下。

撿起匕首,架在對方脖子上,揭開了麵巾。

“原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