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塵懶洋洋地坐在窗邊,一邊打譜下棋,一邊喝酒看著外麵的風景。

他這邊的窗戶,朝向葵苑外的一條小巷,視野雖然不開闊,但可以隱約看到儘頭的一片湖泊。

聽說,那邊就是禦花園,景色秀美,百花爭豔。

但他現在卻覺得,那姹紫嫣紅的色彩,其實也並不比葵苑滿眼金黃好上多少。

正想著,忽然視窗邊探出了一個腦袋。

差點嚇了一跳。

“塵哥,怎麼回事,門口到處都是禁衛軍,我還以為你犯事兒了呢!”

林凡一臉好奇地問道。

經過這一年多的相處,兩人也越發熟絡了起來,隻要有空,小林子就會往葵苑跑。

“我天天在這裡清心寡慾,能犯什麼事?你小子,就不能盼我點好。”

“我這不是擔心你嘛。”

林凡說著,將手裡一個包袱遞了過來,道:“這是你讓我從外麵收購的一些棋譜,大多都是些不入流的野棋套路,說實話,根本不配被藏書樓收錄,你要這些東西乾嘛?”

“集思廣益,有時候下九流的手段,未必就不如那些登堂入室的堂皇大道。”

蘇塵接過包袱,道謝了一句,然後將一錠銀子遞了過去。

後者則是擺了擺手,道:“這些書又不值錢,冇必要……”

“規矩是規矩,你疏通夥房采購,帶書入宮也是要擔風險的,該給的還是要給,一碼歸一碼。”

“行,你辦事地道,我也不跟你爭。”

林凡點點頭,將銀子收下。

蘇塵這個人,溫和儒雅,頭腦清晰,做事又恩怨分明,思慮周全。

如果有心往上爬,一定會有所成就。

但偏偏他性子淡薄,不慕名利,甘願就守在這葵苑做條鹹魚,有些可惜了。

“這麼大陣仗,你這葵苑今日是來了大貴人啊!”

林凡有心打聽道。

蘇塵哪裡不知道他的想法,聞言眉頭微微一皺,經過這段時間相處,他還是覺得林凡這人不錯,就是對權勢太過於迷戀了一點。

想往上爬,冇錯。

但此時院中的那位,怕不是什麼太好的選擇。

想了想,還是勸道:“這天快要下雨了,還是早點回去吧。”

言下之意,是希望林凡不要去蹚這渾水。

後者聞言,則是愣了下,似乎想到了什麼,點點頭,然後便轉身離去了。

一個時辰後。

明皇終於從藏書樓中走了出來,神色有些不太好看,不知道是因為失望還是彆的什麼,天上的烏雲也在此時聚攏過來,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

隨行的侍衛和太監們,慌亂地舉起袖子為皇帝遮雨,這時候,一個小太監跪在了雨幕中,送來了一把油紙傘。

小皇帝在路過的時候,停了下來,看了小太監一眼。

“你叫什麼名字?”

“回陛下,奴才林凡,在夥房當差……”

“處心積慮,是誰讓你來接近朕的?”

“啊,陛下,奴才隻是……”

“不用說了。拖下去,交給內務司嚴加審問。”

說完,小皇帝便上了車輦,隻剩下兩個禁衛,架著有些呆傻的小林子,在雨幕中拖行……

“想得聖眷之人,何其之多,林凡還是太急功近利了。”

蘇塵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搖了搖頭。

名利權勢,易迷眼。

小林子其實也算是個聰明人,但為了那一絲虛無縹緲的機會,他還是選擇了鋌而走險。

不過,他現在也不是完全冇有機會。

如果能挺過內務司的審查,說不定,還真能得到聖眷,但這是用命在搏,蘇塵不知道他最終會是什麼結局。

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短時間內,他應該見不到小林子了。

明天,給自己送飯的人,不知道是高是胖,是矮是瘦?

“榮華富貴,權勢名利,又哪有命值錢?這人啊,好多時候,總是會做些捨本逐末的蠢事。”

蘇塵搖了搖頭。

收回目光,看著雨水滴答,落在葵花上,葵苑又重新恢複了冷清和寧靜。

他收拾著心情,卻是久久不能平靜。

看來,今天是不適合破局了。

乾脆打開小林子剛纔送來的包袱,看起了那些不入流的野棋流譜。

又過兩月。

這一天,蘇塵看完了所有的棋譜,心緒也終於平靜了下來。

他坐在院中的葵花之間。

取出了那塊老舊的棋盤。

擺下棋局,開始嘗試破局。

黑白子交替落下。

宛若兩條孽龍,盤繞糾纏,又如兩尊神明演武,你來我往,搏殺交替。

棋局變幻無常,每當蘇塵感覺到一線希望的時候,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一隻大手,攪動風雲,阻礙著他向前。

這已不是尋常棋手能夠做到的了。

而是棋盤中的封印禁製在作祟,能夠根據落子的情況,實時變化,由此可見,當初佈下此局的那位葵花夫人,的確也算驚才絕豔。

但蘇塵這一年多的努力,也不是完全無用。

棋局再精妙,終究是死物,變化千萬,也有窮極之時,而人的智慧,卻是無限。

在經曆了連續幾次的失敗後,蘇塵忽然明悟。

他不再急於和黑棋爭鋒相對,也不再寸土必爭,把自己想象成水流,似在隨波逐流。

他的棋招變得平和,四處落子,好似閒散,不再計較一時一地的得失,好似要把整個棋盤都慢慢填滿似的。

那黑棋似乎習慣了爭鋒相對,有些難以適應這種幾乎“擺爛”似的方式。

不爭,不爭如何勝?

而隨著蘇塵最後一顆白子落下。

那些看似散亂的閒棋,卻在這一瞬間,互相呼應,連成一片,好似滄海波濤,排山倒海。

什麼精巧佈局,什麼陰冷殺招,什麼宏圖霸業,都在這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麵前,被碾壓,摧毀,磨滅成塵埃。

喀嚓一聲。

老舊的棋盤震動著,陡然裂開了。

仙機武庫,終於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