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嚓——

隨著一聲輕響,棋盤震動,一縷刺目金光,炸射而出。

蘇塵臉色微變,連忙往後退開數步,避免被那金光直射。

越來越多的金光好似潮水湧出,瞬間將棋盤粉碎,瀰漫而出,周圍的葵花在金光中搖擺晃動,好似歡呼一樣。

“冇想到仙機武庫開啟,居然有這麼大的聲勢,還引發了異象,幸好我提前做了準備,不然現在就被髮現了。”

蘇塵心中暗暗慶幸。

好在。

這金光異象僅僅隻是維持了瞬間,便消散了,一切恢複如常。

原本擺放棋盤的位置,此時隻剩下了一張巴掌大小的金色薄片。

暗紅的雲紋,好似火浪,覆蓋在金片表麵,隱約可見一隻三足神鳥,振翅翱翔,神異無比。

金片背麵,則是鏤刻著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

似乎是一篇極為高深的武道功法。

此功名為《純陽功》,乃大日神教的至高絕學。

傳說當年第一代大日神教教主,是一個落魄的遊方道士,後得機緣,憑藉道家經典,自《太陽金書》中參悟出了這門奇妙功法。

純陽功是專修的內勁功法,吸收借用太陽精華,淬鍊成一種特殊的純陽真氣,灼熱霸道,因而獨步江湖。

被譽為武林中陽剛狂猛第一的內功心法。

“看來,這應該就是的安玉要尋找的那件聖物了,太陽金書……”

蘇塵微微點頭。

自己忙活了這麼久,好不容易解開仙機武庫,總算得到了這太陽金書。

純陽功專修內勁,霸道陽剛,和天罡童子功有異曲同工之妙。

兩相配合之下,纔是真正的內外兼修。

借太陽之精華,滋養自身元陽,可謂相輔相成,一定可以事半功倍。

另外。

這太陽金書本身,似乎也是一件寶物。

它的材質特彆,入手溫熱,正麵烙印的金烏圖騰更是惟妙惟肖,好似活物。

其中更是隱含一股奇妙的仙靈氣息。

應該不是凡俗之物。

當年,大日神教教主,就是從這金烏圖中領悟出了純陽功,但這並不是金書的最終潛力。

或許,等自己修為足夠強大的時候,也能由此參悟出更多的東西。

當然。

以蘇塵目前的修為積累來說,還很難從金烏圖中參悟到什麼,這種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有收穫的。

對他目前來說,純陽功,纔是最大的收穫。

“聽說這純陽功,陽剛猛烈,煉出來的內力,如同太陽神火般,最適合用來鍛骨煉髓,正好我現在鍛骨進度緩慢,先來試試看。”

蘇塵抬頭看了看天色。

今日陽光正好。

當即也不遲疑,在院中盤膝而坐,攤開雙手,按照金書所記功法內容,嘗試牽引體內精氣運轉。

溫和的陽光揮灑在身上,然後被一點點吸收入體。

很快。

蘇塵就感覺到一股灼熱的暖流,湧動全身,體內的精血彷彿都被點燃了,燃燒蔓延向四肢百骸。

血液,肌肉,連自身骨骼,也像是被燒紅了鐵塊似的。

不斷在呼吸之間,被鍛打錘鍊。

與此同時。

丹田中的元陽之氣,此時也被調動,天罡童子功自動運轉起來,純陽滋養,使衍生出來的內力勁氣更為純淨陽剛。

此時的蘇塵,全身散發著淡淡的金光,皮膚微微發紅,就像是一尊被煆燒的金鐵雕像。

口鼻呼吸,白霧噴吐,垂肩長髮更像是跳動的火苗。

身體裡不斷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響。

骨骼碰撞間,好似精鐵之聲。

這是鍛骨初成的跡象!

“果然有效!”

運轉一個周天之後,蘇塵睜開眼睛,隻覺得身體一陣舒暢。

彷彿鋼鐵被置入爐中煆燒捶打了一遍。

骨骼強韌,力量大增。

天罡童子功的進度也提升了不少,運轉之際,身體表麪皮膚逐漸浮現出金色,好似蒙上了一層金粉似的。

周身四肢也有一層淡淡的純陽罡氣縈繞。

鍛骨境界!

現在的蘇塵,已經正式踏入了武道第二境。

放在江湖中,也能勉強算得上是二流高手了,這樣的實力,如果去了技勇司,怎麼也能混個小頭目。

雖說比起真正的武道高手,這點實力還是不值一提。

但身具兩門頂級絕學的他,實力絕對要比尋常鍛骨境武者強大得多,勉強也算是有了一定自保之力。

“不錯不錯。有這純陽功之後,我鍛骨的效率明顯大增了,配合天罡童子功,用不了幾年,我就能徹底鍛骨大成,由此踏入煉髓的層次,距離先天,也算是進了一步。”

蘇塵非常滿意。

又增一門神功,接下來,好好修煉個幾年,突破先天,也是指日可待。

……

接下來的時間裡,蘇塵將更多的時間用在了修煉上。

兩耳不聞窗外事,武道精進迅猛。

直到半年後的一天。

葵苑大門被推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比起半年前,小林子明顯瘦了一大圈,臉色蒼白,走路也還有一瘸一拐,顯然是在內務司吃了不少苦頭。

但他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了精緻華貴的紅袍,領口繡著雲紋,那是天子近侍才能穿戴的服飾。

看來,他賭對了。

“塵哥,我來看你了……”

小林子指了指手裡的酒壺,笑著說道。

蘇塵見狀,連忙招呼他過來坐,兩人在葵花園邊的樹下落座,就如同當年一樣,喝著酒,聊著天。

但彼此雙方都知道,這樣的日子,或許很快就不會再有了。

“我通過了內務司的審查,陛下相信了我的忠心,從明天開始,我便要在禦書房當差。恐怕以後很少有時間再來看你……”

林凡端著酒杯,說話的時候,有幾分不捨。

蘇塵倒是看得很開,笑著道:“這是好事,以後你就是禦前紅人了,若能得陛下恩重,未來前途無量……”

“以後的事,誰說得準呢?”

林凡搖了搖頭,難得認真地道。

他轉頭,又看了蘇塵一眼,雙手舉杯:“在這宮中,你是我唯一真心相交的朋友,不管他日你我身在何處,這份情誼,林凡永生銘記。”

蘇塵看著他依舊明亮的眸子,有些話想要提醒,但卻又覺得在這個時候說出來,不合時宜。

隻能將那些話又咽回到了肚子裡。

隨即同樣舉杯。

“願君此去,前程似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