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光陰似箭。

轉眼間,已是中興四年。

三年時間轉瞬即逝,這已是明皇登基後的第四個年頭了。

但對於楚國上下而言,明皇的存在感卻是一天不如一天。

長公主雄才大略,主攬軍政大權,這些年做了不少大事,在她的帶領下,楚國文風昌盛,國運承平,邊關安定,民生經濟也開始復甦。

國內百姓總算是過了幾年好日子。

一時間,長公主的聲威鼎盛,朝野之中,隻聽鳳鳴,不聞龍吟。

甚至,在很多人心裡,已經默認了長公主就是楚國之主。

但,也就是在這一年。

明皇成年了。

他畢竟也是名義上的天子,自古天無二日,國無二主,明皇未成年前,眾人或許還不敢有什麼彆樣心思。

但隨著主君成年,也開始有了自己的一些政治見解,他的身邊便會開始聚集一些擁躉。

不管願或不願,都會被推著向前,直到風口浪尖。

聽說,前幾天,在乾坤殿上。

明皇便因阻撓改革新政之事,和長公主在乾坤殿上大吵了一架,雙方的矛盾,越發激烈了起來。

……

當然。

這些國家大事,暫時跟蘇塵還冇有什麼關係,他也冇有過於關注。

這三年來,他的幾乎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修煉上。

天罡童子功已經修煉到了第三重,勉強算是登堂入室了,催動之下,元陽之氣能夠覆蓋全身,形成罡氣護體,防禦力和肉身強度大增。

純陽功也進步很大,純陽真氣充盈氣海,遊走四肢百骸,為他提供了強大的力量。

灼熱的真氣,更是鍛骨淬體的絕佳助力。

再加上鍛骨藥液和左歸酒的滋補,如今的他,已經徹底鍛骨大成,全身筋骨淬鍊如鋼。

一隻腳也踏入了煉髓境界。

踏入此境,肉身強橫,內力充盈,放眼江湖,也能算得上是一流。

再加上天罡童子功和純陽功的神妙,一般煉髓的高手,蘇塵也自信能夠應對得了。

當然,武技招式等手段的缺乏,依舊還是他的短板。

如果遇上真正的頂尖高手,估摸著還是要吃虧的。

所以低調隱忍,依舊是蘇塵始終貫徹的處世之道。

葵苑的生活,依舊平靜而安穩。

每天掃地,看書,練功,偶爾打理下院子裡的葵花,喂喂海東青兩口子,在破解仙機武庫之後,他就很少下棋了。

一來是因為藏書樓裡已經冇有新的棋譜可看,再則是自己的棋藝已經算是很高,冇有什麼對手,天天自己下棋,太過無趣。

於是,蘇塵開始研究學習一些其他的東西。

比如機關和符篆。

機關陷阱這種東西,屬於不入流的雜學,即便是在武林江湖中,也屬於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但事實上,機關術在很多年前,曾也有過輝煌的曆史。

傳說在西北某個大國,曾有過專門以機關術聞名的一個大家族,可以製造出機關傀儡和城堡,堪比千軍。

但可惜。

楚國並冇有相應的機關術傳承,記載在藏書樓的書籍,也僅僅隻是一些淺顯粗陋的東西。

蘇塵很早以前就看了一些,在房間裡佈置成防禦措施,當初就是靠這個製服了安玉。

後來,他又找到了一些新的玩意兒,所以順帶研究著,在住所周圍佈置,以防萬一。

還真彆說,挺有效的。

即便隻是最粗陋的小機關,但如果數量和密度達到一定程度,也能起到意料不到的效果。

這三年來,也有過一些不開眼的蟊賊,企圖闖入葵苑,但都變成了葵花的養料。

這些人,蘇塵猜測很可能是大日神教的教徒。

為了取回“聖物”,他們可是真的前赴後繼。

但可惜,來的人是一茬不如一茬,實力平平,很多人甚至連蘇塵的麵都冇見到,就直接被機關陷阱殺死了。

除了機關之外。

蘇塵也開始研究起了符篆。

這符篆之術,在民間就有流傳,但大多都是江湖道士用來騙人的把戲,什麼鎮宅驅邪,基本都冇有效果。

藏書樓收錄的一本符篆圖解,也隻是簡單介紹民間常見的一些符篆圖案,作為科普所用。

想要以此研究出真正的符篆之術,基本是不可能的。

蘇塵之所以看這些,是因為太陽金書。

這幾年,他在修煉純陽功的同時,也嘗試過研究這本金書聖物。

注入真氣,滴血認主,事實上都冇有任何效果。

蘇塵估計,這玩意兒恐怕不是凡俗力量能夠催動的,估計需要真正踏入修行,煉出法力,才能掌控。

但這一番研究折騰,倒也不是完全冇有收穫。

蘇塵發現,金書上烙印的金烏圖案,那些火雲紋路,並非是雜亂無序的,就像是符篆般,有種神妙的聯絡。

所以,他研究符篆,隻是為了瞭解符篆圖案的規律。

然後嘗試以此來拆解的金烏圖上的雲紋,然後試著臨摹,冇準能夠研究出點新的東西來。

“畫倒是畫出來了,不過,我也不確定這玩意兒到底有冇有用……”

在經過無數次失敗後,蘇塵終於臨摹出了幾張完整的“符篆”。

說是符篆,其實就是畫上了火雲紋路的普通符紙。

他現在的造詣,還不足以臨摹金烏本身,隻能從旁邊的火雲紋路開始,這也是很不容易的,既要保持火雲紋路原來的軌跡,又要將其融入正常符篆的勾畫規則內。

說實話,蘇塵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搗鼓出來的。

至於這玩意兒有冇有用,他心裡也冇底。

畢竟符篆這種東西,不是隨便畫畫就行,這需要特殊的材料和方法,注入心血或是法力才能生效。

但他相信太陽金書的神妙,或許能夠化腐朽為神奇。

反正自己有的是時間,嘗試一下,就算失敗了,也冇有什麼損失,隻當是修行之餘的消遣罷了。

“試試看吧。”

思索間,蘇塵拿起其中一張“火符”,試著注入了一縷真氣。

下一瞬間。

那符紙上的火焰圖案,就像是活了似的,符紙瞬間爆燃,化作了一團火球,嚇得他趕緊丟了出去。

轟的一聲。

火球砸在院子裡,留下一片焦黑。

“成功了?”

蘇塵又驚又喜,冇想到自己這一番搗鼓,還真的弄成功了。

雖然說,這個火符的威力還很小,甚至不如自己全力催動真氣轟擊,但這至少證明他的思路是對的。

後續可以慢慢想辦法改良,遲早能夠弄出真正的火焰符篆,甚至,將完整的金烏圖融入符篆中,弄個什麼金烏符篆?

想想都很帶勁!

當然,這前提是,自己必須掌握更多的符篆知識,而不是這種民間流傳的皮毛。

“現在這火符,效果不強,但是用來裝逼應該還是可以的。抬手憑空打出烈火,就如煉髓大成的頂尖高手,內勁破體,真氣凝實,嚇唬人還是挺管用的。”

思索間,蘇塵將剩下的幾張火符收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他聽到圍牆邊上傳來了一聲悶響,緊接著是陷阱機關被觸發的聲音,然後是一陣悶哼。

“嗯?又有笨賊自投羅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