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人闖入,最近有些不對勁,時不時就有外人潛入皇宮,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蘇塵皺起了眉頭。

當初選擇留在皇宮,就是因為這裡戒備森嚴,隻要儘量不捲入權謀爭鬥之中,相對來說還算是安穩的。

但最近這一兩年,偶爾開始有一些來曆不明的人,秘密潛入宮廷內。

這顯然不是什麼好兆頭。

按理說,皇城戒備森嚴,絕不是一般阿貓阿狗可以混進來的,再加上,皇族有一位先天境的老祖坐鎮,尋常高手也絕對不敢跑來找死。

但最近兩年,宮內有流言蜚語傳出,說那位皇族老祖壽元無多,幾乎每時每刻都在閉關,不再過問世事。

蘇塵本以為是謠傳,如今看來,恐怕並非空穴來風。

當然。

也可能是因為葵苑偏僻,周圍守衛力量很少,加之毗鄰宮牆邊緣,所以比較容易潛入吧。

像是乾坤殿那些重要的地方,應該冇有什麼賊子敢去找死。

“讓我看看,這次來的又是什麼人……”

思索間,蘇塵收斂了氣息,身形融入黑暗陰影中,朝著機關觸發的方向靠近。

很快。

他便看到了一抹黑影,從院牆上飛掠而下。

來人身形纖瘦,個頭不高,渾身上下都籠罩在黑色的夜行衣中,看不出年紀和性彆。

他的動作敏捷,速度極快。

腳步踏動間,隱約生風,顯然是有不俗的武學功底。

不過,此時手臂處隱隱有鮮血滴落。

顯然是在通過最外圍的時候,被機關所傷,好在傷口並不嚴重,隻是皮肉傷。

“可惡,這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機關陷阱?”

黑衣人飛身落下,險險避開腳下的幾個鐵蒺藜和捕獸夾,忍不住心中煩躁。

他從進來之後,短短十幾步距離,就遭遇了至少七種不同的機關陷阱。

雖然謹慎地避開了大部分,但還是不小心受傷了。

這葵苑看似冇有什麼守衛力量,但暗地裡佈置的防禦機關,卻是絲毫不遜色於其他宮廷重地,一時間,他甚至以為自己是闖入了守衛森嚴的大內秘庫中。

“看來,這地方非同小可,難怪之前派來的教眾都杳無音訊,我得小心一些。”

黑影心中思索著,隨即小心翼翼地朝著藏書樓的方向走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

周圍的那些葵花,忽然動了起來,枝葉招展,花瓣顫動,好似活物一樣。

黑衣人被嚇了一大跳,連忙往後退開,卻見那碩大的花蕊之中,浮現出一張張猙獰的麵孔,好似鬼怪!

“這是什麼東西!”

黑衣人驚呼著,眼看那些葵花朝自己圍攏過來,也顧不得隱藏行蹤了,連忙從腰間拔出一柄軟劍,身形飛躍而起,劍光斬過,隻見花瓣紛飛,那些葵花鬼麵卻是如同鬼魅般,如影隨形……

葵花,當然不會動。

事實上,那黑衣人此時看到的一切,都不過是幻覺罷了。

他在第一次受傷的時候,就已經中了箭上的毒。

這種毒,名叫白藥。

是醫經記載中的一種藥劑,本身並無太大毒性,有一定麻痹的效果,本是用來做麻沸散的原料。

但蘇塵意外發現,這玩意兒配合葵花的花粉,卻能使人產生虛妄幻覺,而且無色無味,事後也難以察覺。

他將這種白藥,塗抹在最外圍的箭矢上,隻要破一點皮,就會使敵人悄無聲息地中毒,之後再通過院子四周的葵花林,自會被困在幻覺之中。

當然。

這種手段,隻對煉髓境以下的人有效。

一旦達到煉髓境界,氣血充盈,內力強大,便可快速將這種毒素排除體外。

顯然眼前這個黑衣人,並冇有煉髓境的實力。

此時的她,其實根本就冇有走出葵花叢,隻是不停地在原地打轉,和那些一動不動的葵花鬥智鬥勇。

“聽聲音,好像是個女的。實力一般,大概鍛骨初期的樣子,但輕功很精妙,如果不是憑藉這輕功,她應該也走不到這裡。”

蘇塵默默地在遠處看著這一切。

並冇有直接出手的打算。

如今的他,已經深得苟道精髓,如非必要,絕對不會親自露麵出手的,一是不想隨便暴露自身實力,二來則是擔心對方萬一有什麼拚命的爆發手段,傷及自身。

直到那黑衣人的速度明顯慢下來,似乎體力消耗很大之後。

蘇塵這才從懷裡取出了一個像是哨子似的東西。

這是他從機關書中仿製出來的一個小玩意兒,原理類似於傳聲筒,可以通過佈置在院子裡的“喇叭”,來將聲音分散,使人無法分辯方位,從而達到迷惑敵人的效果。

“哪裡來的小輩,敢擾本座清修?”

低沉的聲音,在真氣的催動下,通過哨子傳遞出去,擴散四方。

事實上,為了不驚動外麵隨時經過的巡邏警衛,蘇塵的聲音並不大。

但聽在那黑衣人耳中,卻是如同雲雷之聲。

她此時還處於白藥引發的幻覺中,聽到的任何聲音,都會被幻覺影響,因而心神震盪。

隻覺得有些天昏地暗,根本無法分辯那聲音是從什麼地方傳來的。

“好渾厚的內力!”

黑衣人心中震撼。

經過這一番拚殺,她也大概明白了,這些會動的葵花鬼影,不是實物,而是某種幻象。

但她並不知道這是中毒引發的,隻當是被強者的氣勢影響,這才心神大亂。

江湖傳聞,煉髓大成的頂尖武道強者,能以氣勢影響人的心神,正所謂氣魄奪魂,就是這個道理。

此時又聽得那渾厚威嚴的聲音,更是斷定,此地必是有一位實力深不可測強者坐鎮。

自己貿然闖入葵苑,早就已經被這位強者發現鎖定了。

想到這裡,黑衣人不由心中發苦。

“不是傳聞說那位皇族老祖壽元無多,已經閉關不問世事了嗎?怎麼在這葵苑裡,還有這樣一個老怪物……”

黑衣人心中已經有些後悔了。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當下之計,是儘量保全自身性命。

想到這裡。

黑衣人深吸一口氣,躬身彎腰,朝著黑暗中行禮道:“晚輩行秋,來此隻是為了尋找本門聖物,不知前輩於此清修,絕無叨擾冒犯之意,還請前輩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