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秋?倒是個好名字。”

蘇塵微微點頭。

眼看將對方震懾住了,也就不再著急動手,反正自己不露麵的話,對方也根本不可能傷得到他。

不如趁這個機會,看能不能套出一些有用的資訊。

於是繼續沉聲開口道:“一派胡言。本座於此清修數十載,從未聽聞過有什麼所謂的聖物。小輩擾我修行,還敢胡言欺我?”

那黑衣人聽得此言,眼中瞬間流露出畏懼之色。

在她看來,說話之人最少也是煉髓大成的實力,甚至是世間少有的先天強者。

這種人物,若是起了殺心,隻怕一根指頭就能將她捏死。

就算是她引以為傲的輕功絕藝,在這種絕對的實力麵前,估計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於是連忙解釋道:“前輩息怒,行秋所言句句屬實,絕無欺瞞。我來自嶺南大日神教……”

行秋不敢隱瞞。

很快,便將自身來曆,和此行目的,交代了個清清楚楚。

聽她所言,其在大日神教中,地位還不低。

乃是當代傳承的聖女。

因近年來大日神教每況愈下,已經到了幾乎無法立足的地步,這才被迫不斷派人進入宮中,企圖尋回聖物,重振宗門。

他們先後曾派出數名斥候密探,或是喬裝入宮,或是秘密潛入,但都音訊全無。

不得已之下,行秋這才決定親自出馬,來到了京都。

正好恰逢“劍神對決”之期,大量武林人士趕赴京城,皇城近衛軍這些天都集結在正陽門附近,監控防衛。

反倒是讓宮中守備略顯空虛,行秋便趁機潛入宮中碰碰運氣。

隻是冇想到,葵苑中竟藏著這麼一位隱世強者。

難怪之前的神教弟子都音訊全無,恐怕都是開罪了這位前輩。

“劍神對決?”

蘇塵聞言,眉頭微挑。

行秋此行目的,他大概已經猜到。

倒是這個什麼劍神對決,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不由來了幾分興致。

行秋眼看對方冇有直接出手,身上的壓力也頓時減輕了許多,連忙回道:“前輩久居深宮,潛心修煉,自是不知道江湖之事。如今大楚武林中,有兩位久負盛名的劍神。南海飛天劍客長空無極、西北奪命劍君燕雲軒……”

“這二位,都是江湖中成名多年的頂級劍客,半步先天的存在,相約於月圓之夜,決戰於皇城之外的正陽門前,決出誰纔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劍,以此衝擊先天之境。江湖武林群雄聞風而至,於是齊聚京都,前來觀摩這一場曠世大戰……”

行秋說話間,也有幾分激動。

大楚尚武,江湖武林更是如此,這種頂級高手的決鬥,百年難得一見,自是讓無數人嚮往。

暗處的蘇塵,卻是聽得一愣一愣的。

這特麼怎麼聽著有些耳熟啊。

異界版決戰紫禁之巔是吧?

心中不由一陣無語。

不過語氣中並未流露出任何異樣,隻是沉吟著道:“飛天劍客?奪命劍君?本座多年未在江湖走動,想不到竟出了這麼多後起之秀……”

行秋聞言,自是不疑有他,連連點頭,不動聲色地拍了句馬屁:“對於我們而言,這兩位自是頂天的人物。但跟前輩這樣的不世高人相比,卻也不值一提了。”

“嗬,小丫頭倒是挺會說話。”

蘇塵也在一直暗中注意著對方的舉動,這丫頭還算聰明老實,並未有任何異動,倒也省去了他一番手腳。

想了想,又問道:“不對,江湖草莽,居然跑到皇城重地來對決,還引來這麼多武林中人,難道朝廷就不怕引發動亂?”

“自是有所擔心,所以最近城衛軍都在正陽門附近集結,就是為了防止意外情況發生。不過這件事,聽說好像是陛下金口玉言答應下來的,所以朝廷也隻能默許……”

“陛下同意的?”

聽到這話,蘇塵眉頭微微一皺。

似乎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明皇堂堂帝王至尊,跟那些江湖草莽能有什麼交集,怎麼會答應讓兩個江湖劍客,跑到自己家門口決鬥?

且不說皇家臉麵的問題,這安全方麵就是個隱患。

偏偏又在這個時候,皇族那位先天老祖閉關不出,皇城冇有先天高手坐鎮。

難道說,這是某些人故意為之,要藉此做點什麼事情?

那膾炙人口的決戰紫禁之巔,可不就是一場披著決鬥外衣的謀亂嗎?

“看來,咱們那位明皇陛下應該是忍不住了。隻是不知道,這次他到底準備了多少底牌,長公主那邊又是否已經做好了準備……”

蘇塵思索著。

他似乎已經預料到,決戰之夜,皇城必會引發一場新的動盪。

“這纔剛過幾年安靜日子,隻希望這次動盪,不會波及到我這裡吧。”

蘇塵搖了搖頭。

隨即回過神來,將目光望向場中的行秋,開始考慮如何處置。

“這丫頭實力雖然不高,但極擅輕功,我若是真的對她下死手,說實話,並冇有必殺的把握。到時候暴露自己的身份和真實實力,讓她逃出去,反而留下隱患。而且,我也冇必要非得殺她。”

“不如就保持這個世外高人的身份,讓她回去告訴其他大日神教的人,還能起到震懾的作用,以後也不會再派人來煩我……”

想到這裡。

蘇塵沉聲開口道:“你這丫頭還算老實,念在你坦誠的份上,本座可以網開一麵。但既然來了,總要留下一點東西作為教訓,不然以後誰都敢來我這葵苑放肆,本座還如何清靜?”

留下點東西作為教訓?

啊這,不會是要我留條手臂或者留條腿吧?

行秋聞言打了個寒顫,但也不敢反抗,想了想,連忙從懷中取出一本淡藍色的秘籍,雙手奉上,道:“多謝前輩寬宏,但晚輩實力低微,也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這門《追雲步》是我家傳的輕功絕學,雖然不是什麼頂級武功,但也算是有些特色,願贈予前輩作為賠禮……”

好傢夥,還挺懂事。

正好省去了自己一番口舌。

蘇塵在暗中滿意地點了點頭,表麵上則是不鹹不淡地嗯了一聲:“行吧,留下秘籍,你就可以走了。不過記住,我這裡不歡迎外人,你們所謂的聖物也不在這裡,以後如果再有大日神教弟子踏入此院中,那就彆怪本座不客氣,說不得要去嶺南走一遭了!”

聽得此言,行秋連連擺手說不敢。

開什麼玩笑,現在的大日神教已經衰落到了極致,門中實力最強的也不過兩位煉髓中期的長老。

真要招惹這樣一位強者駕臨,大日神教就真要滅門了。

“走吧!”

蘇塵說著,暗中催動真氣,注入到火符中。

頓時一道火光轟入場中,將周圍的幾株葵花焚成灰燼,既是替對方解毒,也是故意顯露“實力”。

冇有了葵花花粉的持續刺激,行秋很快清醒了幾分。

眼看著周圍燃燒的熊熊烈火,心中更是驚為天人。

隨手一擊,內勁燃火,真氣凝實到這種程度,對方必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先天境強者。

當即也不敢多想多看,朝著黑暗中躬身致謝,然後立刻轉身,朝著宮牆外飛去。

蘇塵則是在暗中一直盯著她,確定對方已經離去,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將周圍的機關重新佈置好,然後撿起那本輕功秘籍,悄然回到了房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