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之下,一道殘影飛掠出皇城宮牆,踏風追雲,最終落在城中一處隱秘民居中。

他停下腳步,似心有餘悸般,看了一眼皇城方向。

確定背後冇有人跟蹤。

這才又起身鑽入了後麵的小巷,輕功施展,飛簷走壁,好似鬼魅般消失在了複雜幽深的巷子裡。

半個時辰後。

這道身影,最終出現在了城中最富盛名的勾欄“聽香閣”中。

褪下夜行衣,揭開麵紗,露出一張精緻的臉,換上一身錦繡長裙,搖身一變,誰也不會將眼前這個美豔女子,和潛入宮廷的飛賊聯絡到一起。

“呼,總算是平安歸來了。那葵苑中的人,當真是可怕,這次算我運氣好,不然恐怕很難活著出來了……”

行秋心中暗暗慶幸。

可緊接著,卻是有些發愁。

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卻也知道葵苑是個龍潭虎穴,不敢再隨便潛入了,拿不回太陽金書,冇有傳承的大日神教會持續衰落,遲早要被其他門派勢力吞併。

“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行秋暗自發愁之際,門外隨即傳來了敲門聲,緊接著,一個容顏蒼老的老嫗走了進來。

她麵色蠟黃,皮膚乾癟,乾瘦的身體縮在一件灰袍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樣子,但其身上的氣息,卻是讓人有種不敢靠近的陰寒。

顯然,這老嫗並非常人,而是一位內功以達化境的煉髓境高手。

“雀陰長老……”

“聖女此行,可有收穫?”

“哎,說來慚愧,此行入宮,我差點丟了性命,並未找到任何關於聖物的線索。”

行秋搖了搖頭,將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那雀陰長老聽完後,眉頭緊皺,忍不住也是一陣後怕,連連歎道:“早知如此,便該老身自己入宮,險些讓聖女落入險境,這是我的失職……”

“長老無需自責,您畢竟是煉髓境的實力,一旦進入皇宮,難免會被皇城內的高手關注,目標太大。所以我去查探是適合的,隻是冇想到,葵苑裡竟然還居住著這樣一位強者。”

“那接下來怎麼辦?咱們大日神教現在力量衰弱,在武林中已是難以立足,斷然是開罪不起一位先天強者了……”

“這正是我憂慮之事。”

“聖女也無需太過擔憂,還有我跟老鬼在,就算拚掉性命,也不會讓神教傳承斷絕於我等之手。”

聽到雀陰長老的話,行秋心中微微感動。

憑藉兩位煉髓境長老,的確可以暫時保證大日神教不被吞併,可兩位長老年事已高,又還能庇護自己多少年?

“不行。一定得想辦法拿回太陽金書。那位前輩實力強大,如果聖物真的在葵苑,說不定已經落入他的手中……”

“聖女的意思是……”

“肯定不能硬來,此人不但實力高強,還十分謹慎,我這次險死還生,卻連他的麵都冇有見到。不過此人並不嗜殺,隻要咱們拿出足夠的誠意,與之交換,或許還有轉圜餘地。”

“有什麼東西,能夠讓先天境的強者心動……”

雀陰說著,忽然臉色一變,連忙道:“聖女不是想動用神教僅剩下的那件寶物吧?”

行秋聞言,點了點頭,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

“此物神妙,但留在我們手裡根本冇用,還不如換回太陽金書,那纔是大日神教立足的根本。”

“可是咱們現在還不確定,金書是否在對方手中,萬一冇有,或是對方不願意交換,豈不是損失更大?”

“所以我也還在猶豫。再看看吧,等劍神對決之後再說。若非到了萬不得已的關頭,我也不想走到這一步……”

……

葵苑,廂房中。

蘇塵帶著那本輕功秘籍,回到了住所,不過卻冇有休息。

而是第一時間來到床頭,按下了一個石製按鈕。

他現在還不確定,行秋是否已經被真的震懾住,萬一對方有所懷疑,殺一個回馬槍,自己的身份和實力就暴露了。

為了以防萬一,他啟動了床下的機關。

隻聽到一陣機擴轉動的聲音。

下一瞬間,床邊的牆壁緩緩移動,露出一個幽深的階梯入口。

這是一間密室。

蘇塵在過去的三年中,通過夥房分批購買來了不少材料,然後按照機關圖紙,將地下的地窖倉庫進行了改良。

這個密室不大,也就三五個平方左右,不過裡麵有床鋪和乾糧,也有專門的隱秘通風口。

可以用於平時修煉內功閉關,或是在關鍵時刻,用於藏身。

至於床鋪上,則是留下了一具木製的機關人傀儡,完全是仿造自身身材比例打造的。

隻可惜,他現在還冇有完全製造成功,裡麵很多機關關節,都不夠精細,所以隻是一個不能動彈的人偶。

裡麵安裝了一些簡單的弩箭毒藥,對付一般蟊賊完全足夠。

同時也能起到一個預警的作用。

“這幾天可能宮裡不太平,安全起見,晚上就都住在這裡吧。”

思索間。

蘇塵拿起旁邊的蠟燭,起身步入階梯,來到了密室中。

機關轉動,入口封閉。

蘇塵將蠟燭放在通風口的位置,藉著這昏黃光線,打開了剛剛得到的那本輕功秘籍。

此功名為追雲步,是一門極為高明的輕身功法。

身法輕功,其實大致分成兩種。

一種是偏向於長途奔襲,以速度見長,一種則是偏向於身法精巧,在短時間和短距離內爆發靈巧。

兩者各有優劣。

而這追雲步,則是兼具了身法和輕功的優點。

既能輕身提速,飛簷走壁,長距離奔行,又能在近身交戰中,靈活巧妙。

那行秋不過鍛骨初期的修為,便敢以身犯險潛入皇宮,也正是依仗了這門輕功身法。

“不錯,飛簷走壁,來去無蹤,這也是一門保命手段。以我現在的內力強度,如果學會此功,必要時候,也能自由出入宮廷了……”

蘇塵滿意地點了點頭。

仔細通讀檢查了幾遍,確認秘籍內容並無問題,這纔開始認真揣摩起來。

先熟悉其中內勁運轉之法,等到明天天亮後,再回到地麵,正式修煉追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