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秋之日的臨近,皇宮裡也帶上了幾分節日的喜慶。

往年這個時候,內務司已經會開始準備花燈遊船之類的中秋節目了,不過今年,卻是有些不同。

劍神對決的訊息,已經傳到了宮裡。

引得不少人關注。

明皇甚至決定,將宮廷中秋夜宴,就設立在距離正陽門不遠的邀月台上,既能賞月,又能看到兩位劍神對決,以此助興。

屆時,宮內妃嬪、王宮子弟、朝中文武,都會到場,參與盛會,與民同樂,共度中秋佳節。

一時間。

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議論著這場曠世對決。

關於飛天劍客和奪命劍君的師承、生平事蹟,也都被廣為流傳,人儘皆知。

但卻少有人留意到。

因為大量武林高手入京觀戰,京城守備壓力劇增,不得不緊急調派城衛軍、緝捕司的軍隊和官差,駐守巡視正陽門一帶,甚至連部分禁軍都被抽調。

如此一來,反倒是皇城內部,守衛力量略顯空虛了許多。

最近幾天,幾乎每晚,蘇塵都會發現皇城上空有人影飛掠而過,那都是自宮外而來的武林高手。

但不知為何,巡邏守衛的禁衛軍,似乎都冇有發現。

這些武林高手進入宮中後,便有人接應,很快銷聲匿跡了一樣,隱伏了起來,再也無跡可尋。

“山雨欲來啊,這月圓之夜,怕是又要血流成河了。”

蘇塵搖了搖頭。

他現在基本上已經確定,是明皇要對長公主動手了。

如今的長公主,垂簾聽政,掌控國家軍政大權,雖不是皇帝,卻勝似皇帝。

反倒是他這個真命天子,形同傀儡。

以前是因為明皇還未成年,所以被迫隱忍,如今羽翼漸豐,又有哪個帝王甘願大權旁落?

他本就是帝王,隻要殺了長公主,就能名正言順掌控大權。

到時候,還能將刺殺長公主的罪責,推脫到那些武林人士身上,可謂是一舉多得。

但問題是,長公主素來多謀,又執掌大權多年,難道真會毫無防備?

或者說,她難道就冇有想更進一步,真正坐上皇位,成為大楚古往今來第一位女皇帝?

如今表麵上看,是明皇在密謀暗殺長公主,但長公主未必就完全不知情,甚至也在故意順水推舟。

這一戰,究竟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不過有一點,是確定可以預料的。

那便是這些江湖門派,此番捲入皇權爭鬥之中,事後不管是誰獲勝,恐怕他們都要被扣上一個以武亂禁的罪名。

可以預料的是,楚國江湖武林,即將會迎來一場史無前例的清算。

當然。

這些事情,跟蘇塵也冇有任何關係。

現在的他,就老老實實當一個看客。

笑看風雲,我自巋然不動。

低調發育,強大自身,修成護道之法,這纔是最重要的。

“滴嚦嚦——”

尖銳的啼鳴聲,打斷了蘇塵的思緒。

他抬起頭來,正好看到海東青帶著鵬鳥飛掠而過,不由心中一動,笑著道:“老夥計,逍遙自在得很啊,不過現在我也會飛!”

說完。

腳下輕輕一踏,身形竟如羽毛般飄起,真氣激盪,腳踩罡風,腳尖點在屋簷上,竟是躍至了房頂,好似飛了起來。

伸手一抓,指尖觸碰到海東青的翅膀,嚇得它連忙振翅撲騰,寶石似的眸子裡,滿是驚訝。

“哈哈,瞧見了吧?不過可惜,這輕功也就隻能借力騰空罷了,不算是真正的飛行。等我他日修成正法,再和你一同翱翔天地間。”

蘇塵說著,身形穩穩落在院中。

這追雲步,的確精妙,其原理是以內力激盪形成推力,可以短距離騰空飛掠,閃轉騰挪,配合獨有的步伐,也能在戰鬥中發揮出不小的作用。

“滴嚦嚦!”

海東青在低空盤旋著,隻當蘇塵這是在跟它玩耍,又發出邀請。

蘇塵卻是搖了搖頭。

這裡畢竟是皇宮大內,在院子裡偶爾施展下,活動下手腳就行了,真要一天到處飛來躥去,惹來禁衛軍關注,那就麻煩了。

“行了,你倆就在這吃東西吧,我還有事要做。”

留下一大捧葵花籽,蘇塵轉身到了院子另一邊。

此時陽光正好,可以趁此機會,吸收太陽輝光,修煉純陽功。

隻見他身形盤坐,周身罡氣覆蓋,如同金輝,整個人彷彿化作鋼鐵雕塑,不斷吸收著天空中的太陽熱力。

澎湃的純陽真氣混合元陽真罡,在經脈之中奔流湧動,好似岩漿,一點點嘗試滲入鋼筋鐵骨之中,來煉化骨髓。

這是一個由剛轉柔的過程。

內力真氣要穿透鋼鐵般的骨骼,直達深處,但又不能太過狂暴,否則會損傷真髓,隻有將骨髓也煉得如玉似鉛之後,才能真正剛柔並濟,可以嘗試進一步淬鍊脆弱的五臟六腑,從而以期先天。

“純陽功陽剛霸道,天罡童子功倒是有陰陽相濟的特性,但這也是一個水磨工夫,隻能慢慢來……”

……

時間不知不覺,就已到了八月十五中秋節。

這一天,蘇塵和往常一樣工作看書,修行練功。

期間倒也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情。

到了傍晚時分,夜幕逐漸籠罩,宮裡的太監宮女們,紛紛都結伴而行,前往正陽門方向準備去看熱鬨。

遠遠望去。

皇宮邀月樓台處,已是燈火輝煌,人頭攢動。

明皇帶領後宮嬪妃,文武大臣,還有長公主隨行官員,已然齊至。

高台之下,是一排排衣甲鮮亮的的禁衛士卒,旌旗招展。

不遠處的正陽門城樓下方,更是彙聚了密密麻麻的觀眾,不僅有京都百姓,還有從全國各地趕赴而來觀禮的武林人士。

甚至還有不少外國武者,不遠萬裡趕來,觀摩這場劍客間的曠世大戰。

蘇塵冇有去湊熱鬨。

今晚那地方必會發生動亂,現在跑過去,完全就是找死。

好在正陽門城樓高大,自己在葵苑藏書樓上,也能遠遠觀望。

兩位頂級劍客對決,應該會很精彩。

“說起這事,小林子那傢夥不知道怎麼樣了,自從他去了禦書房後,幾乎冇有聽到過他的訊息。如果他還在明皇身邊當差,今晚這場動亂,恐怕難以倖免……”

想到這裡,蘇塵忍不住歎了口氣。

不管怎麼說,林凡這人也勉強算是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了,雖然彼此並不同道,但總歸有些情分。

現在看到他即將身陷風暴漩渦之中,多少會有一點擔心。

“世事無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不管是福是禍,也是他自己的造化。”

搖了搖頭。

蘇塵起身收拾了一下,拿起酒壺,又端了一盤炒好的葵花籽,便打算上樓,去露台上準備看戲。

但就在這個時候。

門外傳來了清脆的鈴聲,一個熟悉的身影,推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