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月之下,兩位劍神的對決依舊還在繼續,勝負未分。

然而皇城內外,卻已是變了天。

原本祥和喜慶的氣氛,早已被肅殺和慘烈代替。

蘇塵坐在露台涼亭中,遠遠望著那一片刀光劍影,忍不住微微歎了口氣。

王權富貴,古往今來多少人,都逃不過這個魔咒漩渦。

為此爭,為此鬥,也為此而死。

到頭來又留下了什麼?

不過一場大夢,轉瞬即空罷了。

“今晚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你好像並不驚訝,應該是早就提前知道了吧?”

蘇塵轉頭,看了旁邊的小林子一眼。

後者聞言點了點頭,倒也冇有否認。

“我乃陛下親隨,他的這些籌謀,自是有所耳聞。”

“那我就更奇怪了。你既然知道陛下要動手,這可是一個絕佳表忠心的機會,此時你應該在邀月台纔對,為什麼還專門跑到我這裡來躲清靜?”

“我要是在邀月台,恐怕就活不到明天了。”

林凡搖了搖頭。

幾年不見,他變的不僅僅是外貌。

他放在手裡的酒杯,抬起頭,目光似乎有幾分渾濁地看著蘇塵,似笑非笑地問道:“塵哥,你覺得今晚誰會贏?”

正所謂禍從口出。

這種敏感的問題,蘇塵怎麼可能會回答,隻是搖了搖頭,淡淡地道:“我隻是個閒散小太監,哪裡懂得這些國家大事,誰勝誰負對我來說也冇有任何意義,我隻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了……”

這番話倒是滴水不漏。

然而林凡卻是知道,眼前的少年,心智智慧遠在自己之上,怎麼可能看不透。

好在他生性淡薄,似乎無意於權勢爭鬥,倒也不會是自己的敵人。

所以林凡冇有追問。

自顧自地喝了一杯,似是自語般地道:“陛下確實有些手段,這幾年明裡暗裡拉攏了不少人,還通過晉王的關係,暗中招募了很多江湖中的武林高手。但他根本不知道長公主有多可怕,若不是他非要執意選擇現在就動手,或許我還會繼續留在他身邊……”

“晉王?”

蘇塵聞言,眉頭微挑。

聽聞那晉王年輕時,也曾任俠好武,和江湖中不少門派高手都有交情,更是曾經拜入過武當山學藝。

在江湖武林中,的確有不小的能量。

有他出麵牽頭拉攏,難怪可以招募到這麼多江湖高手。

隻是,這小林子知道的事情,未免太多了一點。

而且聽他這口氣,似乎並不看好明皇。

“我明白了。你已經投靠了長公主?”

“我本來就是殿下的人。當初在內務司接受嚴刑拷打,要不是長公主的人出麵保下,我根本熬不過去的。”

林凡淡淡一笑。

這件事,他從來冇有跟人說過,也是直到此刻,蘇塵才知道,林凡之所以能進入禦書房當差,並不是得到了明皇的信任,而是長公主在背後推波助瀾。

由此可見,那位長公主,當真是善謀。

連這種小事,她都能夠知道得清楚。

而且無聲無息之間,便將一顆釘子埋在了明皇身邊,可笑明皇還自以為可靠。

殊不知,他身邊的那些親信,估計有一半都是長公主故意安排的吧?

如此一來,他的那些謀劃,等於也都在長公主的掌控之下。

那麼問題來了。

長公主早就知道會有這樣一場行刺,為什麼冇有及時阻止,將其扼殺在搖籃中?

還是說,她也想藉此機會,更進一步?

“長公主真是好手段啊。”

蘇塵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但更多的話,卻是一個字也不會再說了。

言多必失。

林凡則是趁機開口道:“我曾聽長公主提起過塵哥,說你頗有學識見解,當年離開時,還特地邀請過您,塵哥如今是否改變主意?”

“是殿下過譽了。我這樣的閒散人,能有什麼見識學問,不過就是看書打發時間而已。既無意於功名,也無心權勢,再者殿下雄才偉略,似我這等愚笨之人又能幫得了她什麼?還不如老老實實看守這葵苑,不去添亂了。”

對於這個回答,林凡似乎也早有預料。

蘇塵如果真有心往上爬,當初就跟長公主一道離開了,也不會輪到自己。

話說到這個份上,兩人忽然都相繼沉默了。

時間會改變跟多東西。

兩人如今對坐一起,但是已經不能再像當初那樣無話不談。

蘇塵從始至終都冇有變過,對所有一切都淡然處之,安靜祥和,就像是一個局外人。

而自己,已經身入局中,自然灑脫不起來。

或許,從一開始,他們註定就不是同路人。

走到這裡,已經真的快到分道揚鑣的時候了。

……

而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

正陽樓上的對決,也到了分出勝負的時候。

隻聽到一聲悠長的劍吟,響徹天際,那位白衣長髮的飛劍劍客,持劍而起,整個人好似和天空中的明月融為了一體,掌中長劍自上而下,爆出一道摧殘驚鴻。

無法用言語來描述那一劍的風情。

好似天上銀河倒灌,又如仙界飛劍破空。

驚鴻一劍如神似仙,震撼四方。

但那奪命劍君也絕非易與,全身上下爆出滾滾煞氣,長劍震動,似與夜色相融,恐怖的殺意沖天而起,宛若死神掌中的地獄之劍。

輝煌與死亡。

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兩劍交擊。

緊接著,便是劍碎的聲音傳來。

兩人身形交錯,緊接著,竟是同時栽倒跌落了下去。

這一場對決,最終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兩位劍道強者,都命喪於對方的絕技之下,含笑而終,也算是死得其所。

兩位劍神齊齊隕落,無一人打破極限,破境先天。

又或者說,二人都太強了,他們的劍法,都已達到了先天境的威力,因此雙雙命絕於劍下。

眾人歎息著,感慨著。

而就在這個時候,皇城邀月台上,忽然傳來了一陣尖銳無比的破空聲。

漫天箭雨鋪天蓋地,其中夾雜著手臂粗細的巨大弩箭,那都是皇城特製的穿甲床弩,力道奇大,能夠洞穿十層鐵甲,真正的兵家重器。

長公主早就提前讓城衛軍秘密佈置在了邀月台周邊。

麵對這等利器,即便是鍛骨煉髓的武道高手,也難以抵擋。

霎時間。

那些黑衣刺客和明皇麾下的軍隊,死傷慘重。

緊接著,無數埋伏在周邊的技勇司高手,接連出動,從四麵八方圍殺過來。

場中形勢瞬間逆轉。

雙方的情報和準備,根本就不在一個量級,或許從一開始,結局就已經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