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

大門洞開,一陣淡淡的墨香迎麵飄來。

皇室收藏的書籍,往往都會先用特製的宣紙和藥墨謄寫重置,這樣可以利於書籍長時間儲存。

因而這偌大的藏書樓中,並無太多陳腐氣息。

反而充滿了書香的味道。

隻可惜,因為少有人至,顯得有些空曠和冷清了。

蘇塵抬頭望去,隻見一排排書架整齊地分列兩旁,自下而上,都擺滿了各種書籍,浩瀚如海,一點也不亞於後世的大型圖書館。

如果,這些書籍都能自由翻閱的話,在這葵苑做事應該挺不錯的。

蘇塵心裡這樣想著。

“咳咳……你就是內務司派來的新人?”

這時候,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忽然傳來。

蘇塵被嚇了一跳。

連忙轉頭,隻看到一個身形佝僂的灰袍老太監,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了自己背後。

“見過公公,內務司指派新晉內侍,前來葵苑報道……”

蘇塵微微躬身,按照之前教導的宮中禮儀回話。

眼角餘光,則是偷偷打量著眼前的老太監。

他看上去年紀很大,少說也有七八十歲了,頭髮花白,白麵無鬚,臉上卻是光潔,冇有想象中的皺紋和老年斑,有那麼幾分鶴髮童顏的味道。

但其腰身佝僂,駝背彎腰,不時氣喘咳嗽著,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沉暮之氣。

看樣子,估計已經時日無多了。

“這次來的人,倒是看著機靈了一些。”

老太監此時也在打量蘇塵。

見他唇紅齒白,眉清目秀,頗為俊俏,也挺懂規矩的樣子,不由有些感慨。

往年送來這葵苑的小太監,要麼憨憨傻傻,要麼尖嘴猴腮,倒是少有這般規整的年輕人了。

按理說,這樣的俊俏後生,按理說應該很受後宮貴人喜愛,可以有更好的前程。

但卻被髮配到這葵苑來,顯然是冇錢沒關係的窮苦出身。

老太監搖了搖頭,也冇有過分為難,咳嗽著道:“既來之,則安之。咱們這葵苑雖說冷清了一些,但也不算困苦,至少每日事務不算繁重,好好用心做事,安穩一生也算不錯……”

他似是在寬慰。

蘇塵聞言,對這位葵苑主太監生出了一絲好感。

至少,他看上去並不是太難相處。

於是開口回道:“公公放心,小人省得,會用心做事的。”

老太監聞言點了點頭,見他眉宇間並無失落憂鬱之色,似乎並不介意被髮配到這冷清衙門,這倒是和其他小太監不同。

看來是個沉得住氣的人。

“不錯。你叫什麼名字?”

“蘇塵。”

“在宮裡使喚,很少直呼本名,以後就叫你小塵子吧。咱家姓李,你以後稱呼我李公公就行了……”

老太監說著,又咳嗽起來。

佝僂的身軀顫顫巍巍。

蘇塵甚至擔心他可能下一刻就會倒下。

連忙上前扶了一把,同時幫著在背上輕輕敲打,幫他順了口氣。

“公公你冇事吧?”

“咳咳……老毛病了,暫時還死不了。”

李公公扭頭看了他一眼,這小子挺有眼力價,更覺得順眼了幾分。

隨即則是道:“你以後,就負責打掃這藏書樓了。咱們這裡人少,也冇有那麼多規矩,無需點卯,隻要保證書樓整潔即可。住所就在旁邊,你到時候可以自己選擇一間,每日飯食,也自會有夥房的人送來……”

李公公很快交代了工作內容和一些注意事項。

蘇塵都用心記了下來。

畢竟,這就是自己以後生活工作的地方,要想安安穩穩地苟下去,本職工作還是要做好,免得橫生枝節。

“公公,這些書,可否翻閱?”

蘇塵隨即問道。

這是他如今最關心的問題。

“你認得字?”

李公公轉頭看了他一眼。

“上過幾年私塾,認識一些。”

蘇塵回答道。

根據之前的觀察,他知道這個世界的文字,雖然不是簡體中文,但也是漢字,多為古文繁體。

而蘇塵在穿越前,讀的就是中文係,因此對古文有過研究。

除了一些特彆生僻的字眼,大多還是能夠認識的。

“想不到你小子還是半個讀書人。”

聽得蘇塵回答,李公公眼中閃過一抹訝異之色。

大楚重武輕文,導致民間武風極盛,讀書寫字的人很少,尋常百姓,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認不全。

到冇想到,這個新來的小太監,倒還懂得識文斷字。

估摸著,入宮前也是有些出身的吧。

至於為何會淪落到入宮做太監,李公公不知道,也不想去過問,這裡的每個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

“這藏書樓的典籍,也不是什麼隱秘,在不耽誤做事的時候,看看無妨。畢竟咱們這地方清冷偏僻,你若是識字,看書倒也是個消遣。不過千萬記住,不可弄臟損毀書籍,否則必受重罰!”

得到肯定的答覆,蘇塵心中微微一喜。

連忙點頭答應:“小的明白。”

李公公隨即又道:“這藏書樓第一層的書,你可以隨便看。但這第二層,不可踏足,明白了嗎?”

第二層不能上去?

蘇塵愣了下,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但也冇有多問。

光是這第一層的藏書,起碼也有十萬卷,足夠他看很久很久了。

“明白,謹遵公公教誨。”

“咳咳,好了。該交代的都交代了,這裡就交給你。我年紀大了,得去歇歇。”

李公公說完,擺了擺手,隨即轉身出門去了。

蘇塵這個時候注意到,這位李公公,雖然看上去垂垂老矣,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但他走路的步伐卻是極為穩健,每一步,都如同尺子量出來的一樣,精準無誤,腳步落地,似老樹生根。

顯然,是有不俗的武學功底。

“這老太監,以前絕對是個練家子啊。看來這個世界,應該是有修行之法的,最起碼是可以練武的……”

蘇塵心中若有所思。

隨即轉身,拿起了旁邊的掃帚。

“先熟悉熟悉工作環境吧,順便找兩本書先看看,瞭解下這個世界的情況。”

思索間,蘇塵起身,走向那一排排書架。

隻見書架上,有琴譜、棋譜、醫書、聖人經典、奇聞雜談、曆史典籍……

分門彆類,不一而足。

蘇塵順手拿起書架上一本《楚史》。

這是一本記錄楚國曆史的書籍,其中也包含本國的一些風土人情,有助於他儘快瞭解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