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雨紛紛,血光映月。

蘇塵站在露台上,遠遠看著遠處的刀光劍影,一時間彷彿又回到了數年前。

同樣的劇情,重複上演著。

一如數年前,長公主從這裡走出去,在乾坤殿殺出了一個顧命大臣,楚國太宰。

今日,不過是換個地方,舞台的主角依舊還是她。

不同的是,這一戰她準備得太過充分,甚至連敵人的一切都儘在掌握,因此動亂並冇有波及到其他地方。

這場由刺殺演變而成的宮廷政變,來得突然,結束得也比想象中更快。

在長公主揭開底牌的那一刻,已經變成了一麵倒的屠殺和清剿。

“四年前她就盯著那個位置,隻是礙於祖製和那位老祖的乾涉,這才退讓隱忍。而現在,明皇主動出手,給了她機會和藉口,今夜之後,長公主便要正式開啟屬於她的時代了……”

蘇塵望著那明月下的血光,忍不住有幾分感慨。

誰能想到,當初那個在葵苑藏書樓上幽居的女子,出去之後,竟能攪動風雲,甚至將整個國家的命運掌握在手中。

要不是自己擁有長生之秘,當初說不定就跟她走了,現在估摸著也能雞犬昇天?

正思索間。

忽然,院外的街道上,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蘇塵向下望去,隻看到一隊衣甲鮮亮的禁衛士兵,正朝著這邊趕來。

“嗯?這種時候,怎麼會有一隊禁衛出現在這裡?”

蘇塵眼神微凜,看了一眼旁邊的林凡。

隨即不動神色地往前靠近了一步,同時摸向了袖子裡的匕首和火符。

如果有什麼意外,他會毫不猶豫地第一時間出手。

不過好在,那些士兵在來到葵苑門前後,就停下了腳步,隻是安靜地等待,似乎並冇有闖入的意思。

林凡也冇有注意到他的動作,看了一眼下方的軍隊,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道:“時間不早了,我也該走了。”

說完。

他緩緩伸手,從身邊的竹籃中,取出了幾本書籍,遞了過來。

“那些晉王引薦來的武林高手,為了表忠心,都將各自門派的武功秘籍抄錄了一份,送入宮中武庫備份。塵哥,我知道你喜歡練武,就幫你多抄了一份,冇事可以看看,說不得未來咱們大楚就能多出一位先天強者。”

武功秘籍?

蘇塵有些驚訝。

剛纔他也瞧見了,晉王手下的那些武林高手,實力都很不錯,其中不乏煉髓境的高手。

他們修煉的武功,雖然肯定比不上天罡童子功和純陽功這種能夠直達先天的絕學,但也不是什麼大路貨。

其中還包括武當、天劍門等這樣的名門大派。

“武林各派的功法秘籍,常人萬金難求,你為什麼不自己練?”

“我不像你,心思太雜,靜不下心來的,武道不適合我。”

林凡笑著回道。

蘇塵見他神色真誠,不由有些感動,但出於理智,還是搖頭道:“無功不受祿,你這份禮,有些太重……”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還說這些就見外了。”

林凡擺了擺手,神色認真地道:“塵哥,我如今已然入局,再也不能全身而退,況且我還很多事必須去做。這宮廷之中,起起落落太過尋常,今日築高樓,明天或許就屍骨無存。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希望你能替我收屍,也不枉你我朋友一場……”

說完,也不等蘇塵拒絕,便是起身下了樓。

門外的那些禁衛看到他出來,紛紛躬身行禮,小林子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轉頭朝著露台這邊看了一眼,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隨即便翻身上馬。

“走,去晉王府……”

隨即,一行人便是浩浩蕩蕩從南門而出,直撲向城中的晉王府邸。

晉王是明皇的忠實擁躉,也是聯絡勾結武林高手的元凶,如今事敗,等待他的至少也是滿門抄斬。

林凡此時便是奉命前往晉王府,殺人抄家。

“哎,當年那個一心想要往上爬的送飯小太監,如今終於算是真正出人頭地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有些高興不起來……”

看著林凡率軍離去的背影,蘇塵沉默了片刻。

隨即拿起桌上的幾本秘籍,搖了搖頭。

“也罷,若真有那一天,我替你收屍送行……”

……

中興五年,八月十五。

晉王勾結武林人士,藉由劍神決戰之期,入宮行刺,圖謀不軌,幸被長公主及時發現,鎮壓誅滅。

一應刺客,被全部誅滅,晉王也橫死當場,當夜全族遭受牽連,被打入天牢,等待問斬。

第二天。

明皇因病宣佈退位,國祚傳於長公主,並於三日後,病逝於崇明宮中。

長公主楚鳳藉此之勢,正式登基,成為了大楚曆史上的第一位女皇帝。

改元鳳儀,史稱顯祖孝莊皇帝。

明皇在位期間,楚**政大事,本就是由長公主在操持把控,因而皇帝的變化,對於國家整體而言,影響其實並不大。

甚至在民間而言,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們很多人早就把長公主當做了楚國之主。

繼承登基的過程,順利得超乎想象。

四年前,那時候還有很多人拿祖製傳統來說話,強烈抗議長公主稱帝,所以被迫讓明皇上位。

而今四年過去。

長公主展現出了強大的統治力和政治才華,楚國在她的治理下,欣欣向榮,文武軍政也牢牢把控在她的手中。

再加上明皇死後,隻留下了一個不到兩歲的小皇子,除此之外,皇族已無嫡親正統血脈。

不管是從哪個方麵來說,長公主登基稱帝,都是不二之選。

因此即便是那些最頑固的宗親,這個時候也不敢再站出來說什麼女子不當國的祖製了。

這是大勢所趨,勢不可擋。

而隨著孝莊皇帝登基,接下來,便是一場雷厲風行的清算行動。

首先是那些跟明皇和晉王親近的王公大臣,以及在宴會上明顯倒嚮明皇的文武官員,全部被牽連下獄,或革職,或流放,或殺頭,不一而足。

孝莊皇帝趁著這個機會,將所有異己一併清除,從此朝堂之中,隻剩下她的聲音。

緊接著,朝廷頒佈限武令。

以此次行刺動亂為由,令各地藩鎮出兵,整頓民間武力,主要目標,是包括武當、天劍門、飛羽堡等涉事的武林門派。

一時間,江湖中風聲鶴唳,人頭滾滾。

不少武林門派因此被波及,或是分崩離析,或是覆滅,剩下的武林人士,也不得不各自封山隱匿,再不敢招搖過市,民間倒是因此太平了許多。

不過這些事情,蘇塵也懶得去關注。

接下來一段時間,他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些剛得到的功法秘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