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之術,在民間其實並不少見。

雖然大多都是江湖術士騙人的把戲,但很多人為了求個心安,也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

所以商會也有相應的材料出售。

不過一般的符篆,也就是黃紙硃砂之類的尋常物,糊弄下普通人也夠了。

像是蘇塵要的這些材料,那就比較講究了,一般都是道觀裡的天師道士用來畫符所用,他們繪製的符篆,多少都能有一些神妙之處。

楚國早年間就有一個通天觀,很有名氣,老天師擅長繪符書,能夠幫人治病祛災,甚至還被皇帝請入宮中作法,風光一時。

不過後來因為時局變遷,也就冇落了。

所以像是蘇塵這樣下血本購買材料,製作這種高級符篆的,並不常見。

夥計也不確定蘇塵是不是有真本事,但做生意,講究個八麵玲瓏,自是當做上賓來對待。

交易的過程很順利。

蘇塵很快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材料,夥計還順帶推銷了幾本所謂的道門符篆大全,翻開看了下,都是些混弄人的假把式。

蘇塵自是不會花這個冤枉錢。

他如今製作的火符,全靠臨摹太陽金書和青光鏡上的符文,這些尋常書籍,對他而言已經冇有任何幫助了。

除非是能得到真正的符篆秘術。

“誠惠,一共八十兩銀子。”

萬寶樓的東西成色很好,品類齊全,但價格也是真的貴。

蘇塵買了材料和一些上品黃紙,直接花掉了八十多兩銀子。

已經相當於他現在一年多的俸祿了。

的確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本來還想著買些其他用來製作機關傀儡的大件材料,但考慮到自己出入宮廷,帶著不太方便,也就作罷。

還是等以後有錢了,在城裡買個宅子,到時候再慢慢弄吧。

在夥計的恭送下,蘇塵走下了樓。

出門的時候,看到一個衣衫破舊的書生,正被人往外趕。

“都說了冇有人看你這種神神叨叨的鬼故事,要說書,去天橋茶館,我們萬寶樓不收這種東西……”

掌櫃的說著,將一本破舊的書籍丟了出去。

“這是什麼情況?”

蘇塵有些奇怪地問。

旁邊的夥計連忙解釋道:“公子有所不知,我們萬寶樓不但出售商品,也會收購一些有價值的東西。那書生是城東出了名的瘋秀才,年年科考不中,倒是喜歡寫些神神鬼鬼的東西,經常拿著他寫的書,跑來我們這裡要求換些銀錢吃酒,可也不想想看,他那種鬼畫符,根本冇有人要,來得多了,掌櫃也就冇有耐心,隻能趕出去……”

“哦。”

蘇塵點了點頭,倒是有了幾分興趣。

他在藏書樓的時候,最喜歡看這種奇聞異事。

但皇家書庫中的藏書,大多都會避諱這類怪力亂神,因而這樣的書很少。

倒是可以買來看看,權當解悶也是不錯的。

於是起身出門,追上了那瘋秀才,提出想看看他手裡的書。

瘋秀才聞言,看他一身錦繡,像是個貴家公子,於是便將書遞了過來,道:“看兄台應該是個識貨之人。實不相瞞,這本《鬼狐傳》,是我研讀了大量先賢留下的奇聞異事,加上民間走訪和一些親身經曆編撰而成,其中鬼狐妖仙之故事,精巧奇絕,匪夷所思,說不得還能從中尋找到幾分奇妙機緣,從而踏上修仙之路呢……”

這書生,的確是有點異想天開。

難怪會被人稱做瘋秀才了。

總結抄錄一些奇聞異事,編撰成書籍故事,說破天也就是本奇異小說罷了,還吹得能從中得到機緣,修仙問道?

這江湖騙子般的口吻。

難怪會被人趕出來,冇被打一頓都是好的了。

不過。

蘇塵大概翻看了一下,這書裡的故事著實有趣,其中也有不少民俗傳說之類的東西。

用來看著打發時間挺不錯的。

於是也不多說廢話,拿出二錢銀子遞了過去,道:“這書我買了。”

“銀子?”

瘋秀纔看著白花花的銀子,頓時眼睛都直了,這可足夠他喝上半個月的黃酒了。

原本隻是想賣幾個銅板的,這位公子還真是出手闊綽。

當即喜笑顏開,說了兩句漂亮話,便拿著銀子離開了。

蘇塵將那本《鬼狐傳》收起,也冇太在意。

轉身又去了北街,找了一家紙燭鋪,買了些上好的香蠟紙燭,隨即往城外五裡橋而去。

五裡橋距離京都城不遠,就在近郊,依山傍水,倒是風景秀麗。

聽人說,此地風水不錯,適合落葬。

因而建成了一座規模不小的陵園。

李公公就被安葬在這裡。

“當年安玉還算有點良心,給老太監選了個不錯的安身之地。”

蘇塵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暗暗點頭。

隨即便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他下意識地身形閃到旁邊的林蔭中,凝神戒備,卻見一名頭髮發白的老嫗,佝僂著身子,拄著柺棍,牽著一個五六歲大的小姑娘,慢慢從山道上往下走。

小女孩手裡提著一個籃子,裡麵還殘留著香蠟紙燭的痕跡。

“應該是來這裡上香祭拜的祖孫二人,都不會武功。”

蘇塵搖了搖頭,暗笑自己有點太緊張了。

這墓園裡埋了不少人,有人來祭拜也是正常的,自己還是太少在外麵走動,有些太過敏感了。

等祖孫兩人走遠後,蘇塵這才現身,沿著山道向上。

很快,便在一片墓碑之中,找到了李公公的墳。

墓碑是上好的大理石,上麵刻著李羅生的名字。

墓前還有未燃儘的黃紙灰燼。

顯然是剛剛有人祭拜過。

蘇塵不禁想到了剛纔那一對離去的祖孫,李公公死前,曾提到自己還有個妹妹,算年紀倒是差不多,難道說,剛纔那兩人就是李家的人?

“若真是公公的後人,少不得要關照一二。”

思索著,蘇塵來到了墓前。

將香蠟紙燭等物點燃,然後拿出了一壺專門從宮裡帶來的左歸酒。

腦海中不由浮現出自己第一次來到葵苑時的情形。

但因為時間過去了太久,他忽然發現,自己已經快要記不得李公公的模樣了。

隻記得他經常會佝僂著腰身咳嗽,會躺在自己做的躺椅上曬太陽……

時間,還真是過得好快啊。

“李公公,蘇塵來看你了……”

蘇塵有些感慨,隨即將手中的酒壺打開,酒水傾瀉而下,倒在墓前。

然後躬身行禮。

但就在彎腰的時候,蘇塵忽然注意到,墓碑後的土層中,有幾塊接近腐爛的木屑碎片,看上去很像是棺材碎裂後形成的。

周圍的地麵,似乎也有鬆動過的痕跡。

當即臉色微變。

“有人動過這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