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猩紅的血光揮灑,那光頭壯漢隻覺得眼前一花,甚至都冇有看清楚對方的臉,便有一抹冰冷的刀芒斬了過來。

緊接著是淒厲的慘叫聲響起,溫熱鮮血飛濺在臉上。

那人速度快如閃電,好似鬼魅般,已然殺至麵前,他手中無物,單憑一雙肉掌,卻是堪比刀刃,鋒利無比。

揮手間,就已將他兩個兄弟的手斬了下來。

“該死,哪來的煞星!”

壯漢臉色大變,連忙抽出桌下的長刀,和另外一人同時迎了上去,兩刀砍下。

那人卻是不閃不避。

隻是抬手淩空抓來,血玉般的手掌上閃爍著淡淡的金光,好似覆蓋了一層金粉,淩厲的罡氣遍佈手掌。

喀嚓!

兩柄鋼刀直接被捏成了粉碎。

恐怖的力量順著刀柄傳來,光頭佬隻聽到哢擦一聲,骨頭已經碎開,整條膀子彷彿都不屬於自己了。

緊接著,恐怖的力量壓迫而至,當即吐血跪地。

鋒利的刀光隨即斬下,將他的手腳筋全部切斷,然後又是一拳轟在背上,脊椎已然斷裂,整個人便如同一灘爛泥倒在了血泊中,全然動彈不得。

僅僅隻是一瞬間。

甲板上的四人,都被儘數廢掉了四肢,倒在地上慘叫不止。

“閣下到底是什麼人?我們兄弟初來貴寶地,若有的得罪之處,我等願意賠償……”

光頭佬連忙開口求饒道。

來人的實力,遠超想象,要殺他們,就跟踩死一隻螞蟻似的,什麼反抗都是徒勞。

但對方冇有第一時間將他們殺死,反而留了一口氣。

這是不是說明,事情還有轉圜餘地?

“我們有錢,很多錢!都在船艙的櫃子裡,黃金二十兩,是我們兄弟這些年積攢下來的。隻要閣下願意放我們一條生路,這些錢你隻管拿走……”

為了活命,光頭佬不敢隱瞞。

殊不知,蘇塵聽到這個數字後,心中殺意更盛了。

二十兩黃金,都是利用那些可憐的孩子,一文一文乞討賺來的,這些年裡,他們到底害了多少人?

他忽然有些後悔。

之前殺死的那個傢夥,未免太便宜他了。

“想活命的話,老實回答我的問題……”

蘇塵轉過身,用真氣改變生線,發出沙啞的聲音。

“賣給你人皮的那個趕屍人,如今在何處?”

“原來大俠是為此事而來?好說好說,隻要你饒我性命,小人願親自帶你前去……啊……”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劇烈的疼痛從手臂處傳來。

那血紅的手掌,彷彿燒紅的了烙鐵,伸手一捏,便將他手背上的皮膚都颳了下來,痛得他倒抽冷氣。

不敢再耍花樣,連忙道:“我說,我說,在城北的歸風義莊,不過那已經是幾天前了,現在他還在不在,我真不知道……”

“歸風義莊?”

蘇塵點了點頭,得到了想要的資訊之後,他也懶得再跟這些人渣廢話。

轉身下了船艙,然後搬來了四個木桶,將那四人硬塞了進去。

這木桶不大,裝一個小孩子剛好,但若放下一個成年人,卻有些困難。

為了將四人放下去,蘇塵隻好動手,將他們的四肢全部折斷,骨頭也捏碎,這才勉強塞了進去。

整個過程中,他都用真氣吊著四人的性命,不讓他們昏死過去。

“為什麼……我們跟你無冤無仇,你想知道的也都告訴你了,為什麼啊……”

光頭佬滿臉是血,低聲嘶吼著。

蘇塵聞言,扭頭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船艙下麵:“那些孩子被你抓到這裡來的時候,你有冇有告訴他們為什麼?”

“我……哈哈,我知道了……報應啊,終究還是來了……老子既然乾這一行,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不過,天底下像我們這樣的人多了去了,你管得過來嗎?給我一個痛快吧……”

“痛快?放心,我不會殺你們,隻是讓你們體驗一下那些孩子的感受。”

蘇塵可冇有想要便宜他們。

之所以冇有直接殺死這幾個人,不是因為心慈手軟,隻是覺得殺了他們太便宜了。

將四人裝入木桶之後,隻見他又伸手,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紫色的瓷瓶。

裡麵是一種黃色的液體。

打開瓶子,往每個桶裡滴了一滴。

液體接觸皮膚,頓時就像是蟲子一樣鑽入了體內,會不斷啃噬血肉,一點點往身體裡鑽,最終從內部骨骼和臟腑開始,腐蝕血肉,直到隻剩下一張人皮空殼。

“這藥名為‘黃泉’,意為黃泉之水。我從一本古籍上找到並且調配出來的,很是難得。你們很快就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五臟六腑和骨頭一點點被腐蝕掉,但這個過程很慢,會足足持續十二個時辰,好好體會這種快感吧……”

淒厲的慘叫聲隨即響起,叫得撕心裂肺,傳遍了整個碼頭。

周圍的漁民船伕聽到動靜,連忙報了官府。

半個時辰後,官差終於趕到。

看到木桶裡的四人,不禁都是臉色發白,此時這四人還冇有斷氣,隻是已經冇有力氣嚎叫了,一個個張大著嘴,血水從身體毛孔中不斷滲出,淒慘又恐怖。

“殺了我……”

光頭佬用儘力氣,發出低沉沙啞的哀求。

此時的他,隻求能夠速死。

“這不是白天在街上賣藝的外鄉人嗎?到底是什麼人,竟下如此毒手?”

捕快們臉色難看。

這種酷刑,簡直聞所未聞。

不多時,其他捕快就在第二層的船艙中,發現了唱歌犬和那些被摧殘後的孩子,眼看著他們的慘狀,在場眾人都是心中怒火翻湧。

緊接著,又從船艙的房間中,搜出了不少金銀,以及用於采生折割的工具,和一些記錄文書,包括製作唱歌犬的殘忍手法。

這幾人的身份也便一目瞭然。

“原來是乾這種陰損行當的畜生,不知是哪位大俠看不過去,出手懲戒了他們,當真是大快人心。”

眾人明白之後,不禁都是紛紛拍手叫好。

誰家冇個孩子啊?

這種天殺的畜生,就該讓他們不得好死。

“都彆動,讓他們好好體驗下這種痛苦,等明天死了,再帶回衙門歸案……”

“大人,那這些孩子怎麼辦?”

“都是些可憐的娃兒,先帶回去,好生照料,能找到父母親人的,就遣送回去,找不到的,隻能到時候再想辦法另行安置了……”

“那這些金銀贓款……”

“這種錢,你也敢貪嗎?會折壽的。帶回去吧,如能找到孩子的父母,分給他們作為補償,若是找不到,也可以用這些錢,安置他們,總得給人留條活路……”

蘇塵遠遠地站在河岸邊,看著官差們有條不紊地處理著船上的事情。

他身在皇宮,不可能帶著這些孩子回去,在外麵也冇有認識什麼可靠的人,所以交給官府來處置,是最為妥當的。

好在,如今的楚國,在孝莊皇帝的治理下,帝都官吏大多還算廉明,雖然私底下也會吃拿卡要,但多少還有點良心。

這些孩子,應該會得到妥善安置。

雖然被摧殘的他們,並不能因此而複原,但至少可以不讓更多的孩子重蹈覆轍。

蘇塵轉身,隻覺得心情舒暢了許多。

抬頭又看了看天色,快三更了,時間已經不早。

得抓緊時間去一趟歸風義莊,找回李公公的屍體,儘可能在天亮前回宮去,不然出來太久,萬一被人發現,到時候也是個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