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送落葉,人死歸根。

歸風義莊位於帝都城北近郊,已經有數十年曆史了。

原本是朝廷的一個驛站,後來廢棄,改成了義莊,停放一些無人認領的屍首。

久而久之,陰氣彙聚,籠罩周邊樹林,更使此地,成為了一個禁忌所在,尋常百姓都是避之不及。

此時。

義莊之內,陰冷的夜風呼嘯而過,吹動著門口的白幡。

破舊的院子裡,橫陳著一具具白布覆蓋的屍體,映著清冷的月光,更顯得慘白陰森了幾分。

堂屋裡,白燭燃燒,昏黃的火光跳躍著。

倒映著一個乾瘦佝僂的身影。

他頭髮稀疏,瘦弱的身體藏在一個略顯寬大的灰袍中,似乎因為長時間和死屍打交道,沾染了陰氣,以至於五官有些扭曲,眼窩深陷,嘴唇蒼白,臉上的皮膚也透著黑青之色,看上去有點恐怖。

不過此時的他卻顯得有些興奮,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病態的紅暈。

隻見不遠處,八十一根白色蠟燭,按照特定的方位排列著,此時已經燃燒到了最後。

火光之中,是一具修長而乾瘦的屍體,穿著紅色的長袍,緊閉雙眼,蒼白的皮膚上,佈滿了詭異的符文,散發出淡淡幽光,使得皮膚表麵,逐漸覆蓋上一層油脂似的角質,凝結後,變成了一片片鱗片,隱約反射出金屬的光澤。

“成了!快成了!一位半步先天的武道高手,若是能夠練成鐵屍,我就等於掌握了一位煉髓大成的強者。以後再也不用藏頭露尾,遭人白眼了!”

趕屍人有些興奮。

這具屍體,是他半個月前在五裡橋盜墓時,意外發現的。

本以為隻是個冇有什麼陪葬品的窮鬼,結果發現,這具屍體埋在地下十年,居然都冇有腐爛。

其肉身堅硬,即便已然氣血乾涸,但其肌肉骨骼依舊儲存完好,好似精鋼,骨髓如鉛汞,經久不磨。

生前定是一位修為高深的武道強者。

於是,他將這具屍體挖了出來,然後冒險殺了這歸風義莊的看守,藉助此地彙聚的陰氣,佈下陣法,再以家傳的煉屍秘法,足足祭煉了十多天。

如今終於快到完成了。

“前幾年朝廷整頓武林,各大門派傷亡慘重,如今大楚武林的整體實力都被削弱,煉髓境已是頂尖一流的強者。我若練成這具鐵屍,足以橫行江湖,重現我湘西趕屍一脈的榮光。”

趕屍人心中激動,似乎已經看到自己在江湖中橫行霸道,人人敬畏的場麵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夜風中傳來了一陣悠揚的曲調。

似琴非琴,似蕭非蕭。

那曲子從遠處隨風而至,初時還朦朧,漸漸的,又似清泉流響,逐漸清晰了許多。

“大半夜的,誰會跑到這義莊附近吹簫弄樂?”

趕屍人眉頭微皺。

這時候,那聲音又變得洪亮了許多,明明隻是吹奏的樂曲而已,卻又像是驚雷鐘鼓般,有種震耳欲聾的感覺。

他站起身來,目光朝著窗外望去,卻隻看到一片深邃的黑暗,也無法判定這聲音是從何而來。

緊接著。

他感覺到耳膜有些刺痛,伸手一摸,竟有鮮血滲出,整個人隨即頭暈眼花,心口發悶,腳下也像踩著棉花似的,站立不穩。

那樂曲之聲,飽滿內力,竟是形成震盪的音波,無形中讓他臟腑受創!

“音波武功!難道是天音教的勾魂魔音?但早在六年前,天音教從逆叛亂,不是已經被滅絕了道統傳承嗎?”

趕屍人臉色煞白。

他雖然實力不高,但在江湖中走南闖北,能夠避開當年朝廷的武林清洗,活到現在,也算是有些見識和本領的。

當即伸手連點自身幾處穴道。

隨即又連忙取出一張符紙,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於其上,符紙閃爍光芒,附在了他的身上。

這才勉強支撐下來。

穩住傷勢,趕屍人鬆了口氣,隨即拿起身邊的銅鈴,朝著遠處拱手:“不知是那哪位前輩駕臨?在下是湘西柳家趕屍一脈傳人柳三道,跟天音教從未有過任何交集,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還能說話,看來光憑這勾魂魔音,還殺不了他。”

遠處樹林中。

蘇塵站在樹梢之上,放下了唇邊的樹葉。

方纔他便是以此吹奏,發動了勾魂魔音。

這門武功,也是當初林凡留給他的九本秘籍之一,源自天音教。

乃是一門特殊的音波武學。

原本,蘇塵以為,這功法最多也就起到一個襲擾敵人的作用,所以並未太放在心上,隻是閒暇時隨便練了練。

但冇想到,勾魂魔音的效果,是跟著自身功力強度而定的。

功力越強,效果越好。

不但攻擊距離遠,而且無形,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可以有效殺傷敵人,很難抵擋。

正常來說,那個趕屍人區區換血境的修為,是不可能抵擋得住的。

但對方卻掌握了一些真正的符咒秘術。

那張貼在胸前的符紙,保住了他的性命。

“想不到,這傢夥還懂得一些真正的符篆秘術,差點小覷他了。不過,他現在已經受傷,就算是有符篆在手,也不可能會是我的對手了。”

蘇塵眼神微凜。

既然確定了對方的實力,也冇有發現其他什麼同夥,自然不用再浪費時間。

直接抬手,純陽真氣噴發。

手中的樹葉破空飛去,好似利箭,帶起一陣罡風,將樹梢上的葉片卷落,紛紛揚揚,朝著下方飛射而去。

漫天落葉,在他渾厚的真氣加持下,飛花流羽,便似漫天寒芒。

咄咄咄——

鋒利的樹葉打穿窗戶和門板,深深嵌入地板和柱子上。

這要是射在人的身上,絕對是一個透心涼。

那柳三道眼看情況不對,連忙一個野驢打滾,躲到牆角,心中則是又驚又怒。

對方武功奇高,內力雄渾,不但會使詭異的音波武功,還能飛花摘葉傷人,這起碼也是煉髓大成的頂尖高手啊。

自己什麼時候招惹上了這樣的強敵?

可惜對方既不露麵,也不搭話,完全冇有想要交流溝通的意思,擺明是要置自己於死地。

“前輩欺人太甚,你修為雖強,但我湘西柳家也不是好惹的!”

眼看著對方攻勢越來越猛,柳三道也不想坐以待斃了,隻見他抬起手,晃了晃手裡的銅鈴。

下一瞬間,院子裡躺著的屍體,應聲而起,好似活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