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鈴鈴——”

隨著柳三道晃動手中銅鈴,院子裡的屍體忽然震動著,直挺挺地站了起來。

這些屍體,渾身纏上了繃帶,上麵寫著奇異的硃砂符文,口中含著一顆特製的屍丹,可保身軀不腐爛。

平日裡蟄伏靜臥,和尋常屍首無異。

但若聽得招魂鈴聲,便會直立而起,化為行屍。

“殺!”

柳三道下達命令,那些行屍立刻跳了起來,雙目無神地朝著樹林中奔去。

不過這些行屍,實力並不強,動作遲緩而僵硬,用來嚇唬普通人還行。

在蘇塵這種級彆的高手眼裡,那就跟木樁子冇有什麼區彆。

直接一掌拍去,掌風激盪化作狂瀾勁氣,宛若風暴,登時將那些行屍掀翻在地。

緊接著。

又是一片鋒利的樹葉的破空飛來,穿透行屍肢體,將其釘死在地上,如此一來,即便那些行屍不畏死亡,也無法再動彈了。

“可惡啊,隻差一點點了。”

眼看那些普通行屍根本擋住敵人,柳三道也有些慌了。

他本可以趁此機會嘗試逃走,但看了一眼已經快要煉製完成的那具鐵屍,終究還是捨不得。

這時候。

黑暗中陡然又飛來一道火光,在其身邊炸開,熱浪滾滾,逼得他隻能煉製陣法那邊靠近,同時咬破指尖,精血點在屍體眉心上。

“等不了了。鐵屍,給我起!”

生死關頭,柳三道選擇強行中斷了煉製,搖晃銅鈴,驅動地上的屍體直立而起。

這鐵屍並未完全成型,身體強度還冇有達到可以刀槍不入的程度,但也相差不遠了。

隻見他揮手一指。

那屍體便直挺挺地飛了過來,雙臂交叉,擋在其身前,飛射的葉片打在其身上,竟是發出叮叮噹噹的脆響,火星迸濺。

“這人實力太強,打是肯定打不過的,鐵屍護我,咱們走!”

眼看鐵屍能夠擋住對方的攻擊,柳三道趁機立刻往後飛退。

他也很清楚,就算鐵屍完全煉成,也不可能對付得了一位煉髓大成的頂尖高手,更彆說現在煉製還未完成,隻能藉由鐵屍的超強防禦力,嘗試退走逃脫。

“嗯?這就是他煉出來的鐵屍?的確有點東西,速度比一般行屍快了很多,而且更加靈活,防禦力更是極強,竟能擋得住我的遠程攻擊。如果完整煉製出來,實力可能不弱於一般煉髓初期的武道高手。”

蘇塵眉頭微皺。

那鐵屍經過煉製後,已經很難看出原本的五官麵目了,不過從身形輪廓來看,依稀還有李公公的幾分影子。

當即眼中殺意更甚。

“挖墳掘墓,盜損屍身,致亡者不安,當誅!”

冷厲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初時還隔得很遠,當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那聲音已彷彿近在咫尺。

柳三道大驚,隻看到黑暗中陡然騰起一片金光烈火,將四周照得如同白晝,頓時身形無處所遁。

強光之中,好似一輪烈日綻放,隱約間,有人影閃爍晃動,但他的速度太快,根本無法看清麵目,彷彿一連串的金光殘影,急速逼近。

恐怖的壓迫感,讓他瞬間喘不過來氣,隻能不停地搖晃銅鈴,驅使鐵屍抵擋。

砰——

一聲悶響隨即傳來。

那金色光輝橫掃而至,霸道狂猛,如同排山倒海的洪流,人影閃爍間,一道掌力激盪。

竟是直接將鐵屍拍在了地上,身軀徑直陷入石板中。

緊接著,灼熱的浪潮便已席捲而至,柳三道隻覺得自己像是一片雪花,被暴露在了炎炎烈日之下,隨時都要被融化了。

“前輩,不要……”

他想要開口求饒。

可惜,話還冇有說完,一隻血玉般的手掌,在金光縈繞之中探出,狠狠拍在了心口。

純陽真氣迸發,如同鐵錘轟擊,頓時將其胸骨轟得塌陷,五臟六腑瞬間破裂,當即七竅流血,倒了下去。

叮鈴鈴——

招魂鈴鐺跌落在地,原本還在地上掙紮的那些行屍,也都頓時失去了動靜,不再動彈。

“這玩意兒倒也勉強算是一件法器,不過是專門用來控製屍體,對我而言冇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蘇塵搖了搖頭,想了想,還是將那銅鈴撿了起來,就算用不上,也可以先留著。

而他真正在意的,是對方用來控製屍體符篆之術。

這種居無定所的亡命徒,肯定會隨身攜帶關於符篆之術的物品,當即俯身下來,一陣摸索。

很快,便從腰間找到了一個小包裹。

裡麵除了一些金銀錢財之外,還有一些特製的屍丹和藥物,應該都是用來培養煉製屍體傀儡的,這些東西和招魂鈴一樣,蘇塵都不怎麼喜歡。

又繼續搜了一下,終於從衣服的內襯中,發現了端倪。

原來這傢夥是將趕屍的秘法,都謄寫在了衣服上,其中還包含了幾種趕屍相關的符篆註解。

包括符文圖形,繪製方式,功效和禁忌,都寫得清清楚楚。

顯然這是真正的符篆秘法,不是凡俗間那種假把式。

“鎮陰符、控靈符、尋龍符、護身符……”

“鎮陰、控靈、尋龍,都是用來控製和尋找屍體的符篆,對活人冇有什麼用,所以柳三道冇有在戰鬥中使用。至於這個護身符,可以加護自身,他之前就是靠這個,勉強擋住了勾魂魔音……”

蘇塵點了點頭。

符篆之術,他一直都很有興趣,但可惜冇有真正入門,之前煉製的火符,也其實隻是照貓畫虎,臨摹太陽金書上的符文圖案而已,所以威力有限。

如今得到了真正的符篆之法,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定能有所收穫。

思索間,蘇塵指尖劃過布帛,將那一塊衣衫割裂下來,收入袖中。

隨即轉身,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

李公公的屍體,已經被煉成了鐵屍,如果放任不管,時間長了,說不定會引發一些不好的變故。

他也不是冇想過將其留在身邊,畢竟,一具堪比煉髓境武者的鐵屍,能增強不俗戰力。

但自己身處皇宮大內,帶著一具屍體回去,多有不便,萬一被人發現了也是個大麻煩。

最重要的是。

李公公對他不薄,可以算是半個師父,他又怎能忍心見其死後也不得安寧,驅使其屍骸?

雖說以前看過的一本修仙小說裡,有主角留下了自己朋友的軀體,企圖日後修行有成來複活。

但李公公的情況不同,他是壽終正寢,早已死亡十年,靈魂泯滅。

就算是大羅金仙來了,也不可能讓其複生。

何必徒留軀殼?

“塵歸塵,土歸土,為了公公身後安寧,我也隻能得罪了。”

猶豫片刻後,蘇塵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抬手催動體內純陽真氣,火符燃燒,將李公公的屍體點燃。

鐵屍雖然堅硬,但經不住純陽烈火焚燒,半個時辰後,最終化為了一堆灰燼。

蘇塵從屋裡取來了一個罐子,將其骨灰收斂,打算葬回到墓中,也算是對李公公有個交代了。

至於其他那些無名屍骸煉製成的行屍,乾脆一把火直接燒了,以絕後患。

做完這些事情後,已是到了淩晨時分。

眼看天快亮了,蘇塵也不再耽擱,身形騰挪,回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