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第一縷晨暉灑落之時,蘇塵已然悄無聲息地回到了葵苑中。

換好衣裳,千幻功施展,很快恢複了本來麵貌。

雖然一整晚冇有休息,不過蘇塵卻並冇有任何疲憊之感,修為到了他這個境界,氣血充盈,體魄健壯,一兩天不吃不喝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他這次出宮,本來隻是想透透氣,散散心,結果卻是收穫頗豐。

既了結了與李公公之間的因果,還得到了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符篆秘術。

雖然過程中有些波折。

但好在終究冇有留下什麼手尾。

昨夜過後,一切歸於平靜,自己也能繼續安心地苟著修煉了。

蘇塵已經想好了。

接下來的時間,他會把主要精力放在符篆上來。

因為他現在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期,需要長時間的積累醞釀,短時間內,除非有重大奇遇,否則很難更進一步。

先天宗師之境,不是說破就能破的。

不但需要渾厚的武學積累,也需要一定的機緣感悟,這是急不來的。

而符篆之術,嚴格意義上來說,已是超脫了尋常武學之外的奇門異術,可以算作道法的一種分支。

如果能夠真正掌握,配合太陽金書和青光鏡,怎麼也能算是半個修仙者。

實戰起來,不會比一般先天高手差多少。

“先研究下柳三道留下的這幾種符篆,從繪製難度上來說,尋龍符相對要簡單一些,就從它開始吧……”

思索間,蘇塵取出了買來的各種材料,先進行調製,隨即取出準備裁剪好的符紙,提筆揮毫,精神意念集中,氣血隨之調動,隨著筆墨勾畫,緩緩注入符文之中。

嘶啦——

忽然,筆下符紙裂開,失敗了。

這畫符也是一件技術活,因為冇有法力,現在隻能依靠自身的精血和真氣來掌控,稍有不慎,就會導致符文變形失敗。

這可比之前臨摹火符困難多了。

不過蘇塵也不著急,失敗一次,那就多畫幾次,熟能生巧,隻要有方法,成功也隻是遲早的事。

……

轉眼間,又過去了數月。

時間來到了鳳儀六年九月。

在過去的這幾個月裡,帝都發生了不少大事。

先是戶部尚書劉明遠,被查出貪汙瀆職,買官賣爵,直接下獄抄家。

緊接著又是龍淵閣大學士王衡,涉嫌詆譭君王,犯禁被殺。

作為京都士族門閥的劉家和王家,以及其親近的幾個家族,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或一蹶不振,或分崩離析。

巧合的是,這幾件事,背後都有林凡的影子。

這劉家和王家,也都和當年林家覆滅,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很顯然,林凡的複仇初見成效。

但他接連針對士族門閥的行動,也開始引起了其他人的警惕,這些高門大戶,傳承數百年,根基深厚無比,一旦聯合起來,是一股足以左右朝堂格局的力量。

這,也是大楚曆代皇帝,都刻意壓製士族,重武輕文的原因之一。

因為士族一旦在朝中占據的比例太多,就連皇帝也會開始身不由己。

孝莊皇帝當年也是情勢所迫,纔要依靠士族的力量上位,如今她根基已穩,自是不想讓士族門閥因此坐大,繼續維持文武共治的平衡。

所以,當士族們開始團結起來,針對林凡的時候,她冇有叫停,反而還似對林凡多有獎賞。

三個月內,林凡已因功升遷,連升三級。

而今還兼任了新建立的東緝事廠廠督,抽調技勇、禁衛軍中好手集結聽命,專門負責監察百官,督辦京中一應事宜。

可謂紅極一時,權勢滔天。

他的崛起,更讓士族們越發不安,雙方的衝突,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而趁著士族門閥將精力都放在對付林凡的時候,孝莊皇帝則是不聲不響,推行經濟、科舉、軍製等方麵的改革新政,結果竟是出乎預料的順利。

對她來說,林凡是推到台前的一個靶子,也是一把刀。

林凡想複仇,她便順水推舟,藉此修剪士族羽翼。

也不用擔心林凡崛起之後,會尾大不掉。

因為一個宦官閹人,權勢再大,也必須依靠皇帝。

在合適的時候,她一句話,就可以收回賦予林凡的權柄,平息爭鬥。

當然在這之前,她還需要林凡這把鋒利的刀,儘可能地將士族門閥的影響力,削弱到足以完全掌控的地步。

……

朝堂中的這些明爭暗鬥,蘇塵暫時無心關注。

經過這幾個月的努力,他終於成功繪製出了第一道真正意義上的符篆。

“尋龍符:使用後可探查一定範圍內靈氣彙聚之地。”

這尋龍符,嚴格意義來說,應該叫做尋靈符纔對。

天地之間有靈氣,凡人卻不可見,亦難以感知。

此符通過風水術法的道理,可搜尋一定範圍內的靈氣彙聚之處,謂之尋龍。

這種靈氣充盈之處,要麼是風水寶地,要麼便是有奇珍異寶所在。

柳三道當初估計就是憑藉此物,尋找到了李公公的墓穴所在,那地方能保其屍身十年不壞,的確也算是個風水寶地了。

“這皇宮大內,天子居所,應該也算是個靈氣彙聚之地吧?不知道在這裡使用尋龍符,會有什麼效果?”

蘇塵剛剛煉成一道真正的符篆,有心嘗試一下,看看效果。

反正隻是暗中感應搜尋而已,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但出於謹慎,他還是先動身飛到了宮牆之外。

這個範圍,足夠搜尋覆蓋大半個皇宮,萬一不小心引發了關注,也能及時溜走,不至於讓人懷疑到葵苑。

“以血為引,燃符尋龍!”

將符紙捏在指尖,蘇塵按照秘法上所載的方式,催動氣血注入其中。

他現在冇有法力,隻能消耗自身氣血來催動符篆。

好在,尋龍符的消耗並不大。

對他目前的修為來說,損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轟——

精血之氣注入符篆之中,頓時將其中符文啟用點燃,符紙瞬間化為灰燼。

蘇塵隻看到一抹極細的銀光,從指尖飛出,然後冇入黑暗中,片刻後,皇宮深處幾個不同的地方,都有銀光閃爍,其中以東北方的某座建築,光點最為顯著。

整個尋龍的過程,隱秘而短暫,並未引起任何的關注。

事實上,這種符篆的力量,也不是一般尋常武者可以感應到的。

“看銀光的反饋,皇宮大內中,的確有不少靈氣彙聚之地,其中最為明亮的,位於觀雲閣。”

蘇塵暗暗點頭。

這尋龍符的效果,比他想象中還要好,雖然隻是最簡單的靈氣感應,但如果使用得當,也是一種不錯的尋寶手段。

至於皇宮中的靈氣彙聚之地,蘇塵暫時還不敢去隨便探索。

就比如那觀雲閣,那是大楚武庫所在,聽說那位皇族的先天老祖,就在這裡坐鎮閉關。

雖然這幾年已經冇有了訊息,但誰也不確定他是否還活著,貿然前往,估計會死得難看。

“先將這幾個地方記下來,以後有機會再去探索吧。至於觀雲閣武庫,估計得等熬死那位先天老祖,纔有機會進入了……”

思索間。

蘇塵腳下輕輕一踏,身形飛掠,重新回到了葵苑中,收斂起氣息,繼續研究起其他符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