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儀六年,冬。

這一年的雪下得很大,好似鵝毛,一片片落下,將整個皇城覆蓋,銀裝素裹,天地素淨。

蘇塵獨自一人坐在火爐前,一邊烤火,一邊喝酒,身前的棋盤上黑白交縱,他已經很久冇有自己下棋打譜了。

偶爾拿出來練練手,倒也彆有趣味。

一切彷彿又回到了十多年前的那個冬天。

隻是老舊的棋盤已經換了新,已經走了的人,再也不會回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蘇塵已經漸漸習慣了這樣一個人的生活,雖然冷清,但也很安穩。

隻是偶爾有那麼一瞬間,還是會感覺到孤單和寂寞,忍不住會多愁善感一些。

過完這個冬天,他應該已經三十二歲了。

這在壽命普遍不算很長的宮廷太監來說,也算是個老人了,內務司幾次提到,可以將他調到更好的部門任職,油水豐厚,但蘇塵都拒絕了。

在葵苑這麼多年,他已經習慣了。

藏書樓裡的每本書,他都翻閱打掃過;院子裡的每一顆葵花,他都親手栽種采割;院子裡的那些機關,每個角落中的記憶……

這些都是他在這個世界的痕跡。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裡算是蘇塵在這個世界的家,他當然不會輕易離開。

除非有朝一日,楚國不再存在,他必須離開俗世,去到那個嚮往的瑰麗世界。

“這麼大的雪,海東青不知道飛去了哪裡。老夥計,但願你一切安好……”

蘇塵抬起頭,看了一眼遠處的房頂。

有些懷念那一道劃破天空的殘影。

那隻鷹隼,也算是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不該就這麼消失得無聲無息。

思索間,他抬起手,撥弄了一下旁邊放在的銅鏡,一縷燦爛的陽光自鏡中綻放而出,化為金光,將他身形籠罩進去。

沐浴陽光,純陽功自動運轉起來,每日的修行並未間斷。

因為青光鏡可以儲存太陽光輝,哪怕是在這樣大雪紛飛的日子裡,蘇塵一樣可以沐浴吸收陽光,純陽功的提升進度不會有絲毫減緩。

“說起青光鏡,那個大日神教的小丫頭,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或許不該叫小丫頭了,算算年紀,她也快三十了吧?”

“當初收下青光鏡,答應她會前往嶺南,可至今我也還未突破先天。這些年江湖中再也冇有聽到過大日神教的傳聞,可能還在封山避世,又或者,可能這個教派已經消亡了……”

蘇塵搖了搖頭。

這件事,也不算他失約,畢竟他一開始就想好了,至少也要等自己真正突破先天後,纔會考慮前往嶺南。

這個過程中,大日神教能不能撐得住,與他無關。

當然,蘇塵還是希望大日神教能夠撐住的,最起碼,行秋彆死。

畢竟如今隻有她知道那座洞府的方位,如果行秋不在,到時候單靠尋龍符去探索搜尋,也會很麻煩。

正思索間。

門外的街道上,傳來了一陣馬蹄聲,伴隨著車輪滾動,碾過積雪的聲音。

如今的蘇塵,修為已然高深,五感敏銳,因而即便是百丈之外的聲響,也能聽得真切。

他抬起頭,朝著窗外望去。

隻見白雪皚皚的街道上,一隊禁衛簇擁著馬車,正緩緩朝著葵苑這邊行駛過來。

那馬車看上去已經有些年頭了,新刷的金漆也掩蓋不了車輪上斑駁的痕跡,唯有那車頂上的鳳凰圖騰,依舊鮮豔。

蘇塵隱約認得這輛車。

當年的長公主殿下,就是坐著這輛車,從葵苑中走了出去,鬥敗諸皇子,成為太宰當國,然後又成瞭如今前無古人的孝莊皇帝。

冇想到,這輛馬車,居然還在用。

那坐在車上的人,又會是誰?

蘇塵有些驚訝,十多年了,長公主殿下一次也冇有回過葵苑,今兒個是怎麼回事?

雖然心裡驚訝,但蘇塵還是趕緊起身,揮了揮衣袖,將一些不能視之與人的東西收了起來,同時關閉了院子裡的機關樞紐,防止引發意外。

做完這些後,那輛馬車也在葵苑門口停了下來。

珠簾晃動間,一道倩影身披狐裘,踏入風雪之中。

正是當今大楚君王,顯祖孝莊皇帝。

十年不見,這位曾經風華正茂的女帝,如今變得更加雍容貴氣,雖然保養得很好,但歲月依舊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些許痕跡。

少了幾分青春靚麗,多了許多沉穩睿智。

她今日穿著一件淡黃色的長衫,冇有身著龍袍,隻是平日裡的便裝出行,但依舊給人一種威嚴的感覺。

或許這便是身為一國之君的威儀和氣勢吧。

“葵苑,算起來,朕已經十多年冇有回來過了。這地方看上去,倒是冇有什麼太多的變化……”

孝莊皇帝站在門前,有些感慨。

“葵苑主事蘇塵,恭迎皇帝陛下,陛下萬歲……”

眼看孝莊皇帝下車,蘇塵不得不按照規矩,上前參拜見禮。

“是你啊,十多年不見,你居然還在葵苑?”

孝莊皇帝聞言,轉頭看了過來,嘴上雖然這麼說,但眼神裡其實並無任何驚訝之色。

顯然,這宮裡的一切事情,她都儘在掌握。

既然要駕臨葵苑,那事先肯定有過調查,最起碼的人事變動還是清楚的。

反倒是蘇塵聽到這話,有些驚訝,十年過去了,他本以為皇帝早就不記得自己這麼個小人物了。

連忙裝作受寵若驚的樣子,回道:“小人微末之軀,還能得聖上記掛,不慎惶恐。當年陛下離去後,李公公將這葵苑交給我搭理,小人自是不敢怠慢,一直守在這裡……”

聽到這話,孝莊皇帝彷彿也被勾起了一些回憶。

點點頭道:“李公公忠勇一生,朕記得他。隻是他去世的時候,正值國家百廢待興,朕無暇探望,實為憾事。你這小太監的確也重情重義,當初為了給李公公送終,主動留在葵苑,不想這一守就是十年,這宮裡已經少有你這樣的人了……”

“陛下謬讚,小人不敢當……”

蘇塵嘴上應付著。

心裡卻是在思索,孝莊皇帝如今貴為一國之君,日理萬機,今日如此低調地前來葵苑,不可能單純隻是是為了故地重遊,跟自己這個小太監敘舊的吧?

但人家是皇帝,這種話蘇塵也不能直接問。

這時候,又聽得孝莊皇帝開口道:“今日難得空閒,故地重遊,你帶朕到藏書樓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