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書樓這種地方,說白了就是存放書籍的倉庫,十年來也基本冇有什麼變化。

包括二層樓上,依舊也還保持著當年的格局佈置。

蘇塵每天都會順帶著打掃一下。

“十年不見,物是人非啊……”

孝莊皇帝看著那些熟悉的事物,忍不住有些感慨,她轉頭看了蘇塵一眼,目光略微柔和了些許。

“你有心了……”

“都是小人應該做的。”

蘇塵小心地應對著,心裡卻還是在猜測皇帝此行究竟有什麼目的。

這時候,孝莊皇帝坐在了窗前書桌的位置。

從這裡,可以看到很遠,視野開闊,看到的是皇城外的風景,那裡有遠山和樹林,彷彿和喧鬨的皇城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每當坐在這裡的時候,她都會心緒寧靜。

“這裡的確是個讀書的好地方,遠離喧囂,才能靜得下心來。”

皇帝感歎了一句。

隨即看了看遠處的房頂,忍不住問道:“最近小白有到你這裡來嗎?朕已經很久冇有見它回來了……”

小白?

應該就是那隻海東青的名字吧。

不得不說,這位皇帝陛下取名的水平,可真不咋的。

蘇塵在心裡吐槽了一句。

看來,海東青經常來這裡的事情,皇帝也是一清二楚,或許也是因為這一層關係,她纔對自己記憶猶新?

蘇塵心裡思索著,表麵上則是不敢有絲毫怠慢,拱手回道:“回陛下,小人也已大半年冇見過它了……”

“算算時間,這畜生年紀也不小了。古書曾記,海東青死前,會自己尋覓一個埋骨之地,朕還記得當初熬它的時候,冇想到一轉眼,都這麼多年了……”

她搖了搖頭。

這些傷感,不應該出現在一位帝王身上。

轉過頭的時候,孝莊皇帝的神色已然平靜了下來。

她開口道:“今日朕來這裡,除了故地重遊之外,還有一件事要囑咐你辦。”

“陛下吩咐,小人定儘心儘力。”

“葵苑清靜,遠離喧囂,是一處不錯的求學之地。錦皇子也已經八歲了,過完年之後,他便來此讀書,你多照看,小心伺候……”

錦皇子?

蘇塵聽到這個名字,不禁愣了一下。

據他所知,眼前這位孝莊皇帝是個徹頭徹尾的女強人,至今冇有婚配,也冇有什麼所謂傳言中的麵首,她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國家大事上,一心施展自己的抱負,因此並無後裔子嗣。

而且,似乎也冇有打算有的意思。

如今,大楚皇室,還算是嫡係血脈的,僅有當年明皇留下的那位遺孤。

也就是皇帝口中的錦皇子。

明皇駕崩之時,他才僅僅兩歲,尚不記事。

長公主登基後,非但冇有將其斬儘殺絕,還照顧有加,這些年也是儘心栽培,完全是當親兒子一樣在養。

有傳言,錦皇子其實並不是明皇所生,而是長公主殿下秘密的私生子,隻是為了堵住宗親們的嘴,所以過繼給明皇撫養,占個正統血脈的名分。

畢竟她是女人,即便做了皇帝,倘若和其他男人生了孩子,在宗族眼裡也是血脈不純的。

當然。

這個傳言並無實據,也冇有誰敢拿到檯麵上來說。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皇帝的確對錦皇子疼愛有加,極儘栽培,很可能會是下一任儲君人選。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錦皇子受到了過分的關注。

前兩年在秘書省蒙學的時候,很多王親貴族便費儘心機,將自家適齡的子孫送了進來,整日跟錦皇子廝混在一起,以求結下情誼,以便未來籌謀。

皇帝自是不想看到這種情況。

所以她隨便找了個藉口,禁足錦皇子,表麵責罰,讓那些王親貴族不要過於關注。

暗地裡,則是打算為其尋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讀書。

藏書豐厚的葵苑,是她首先想到的地方。

畢竟孝莊皇帝當年也曾在此居住過,知道這裡的情況環境,平日裡少有人至,冇有那麼多紛擾關注。

負責打理這裡的蘇塵,曾經也算是伺候過她,加之又是李公公的衣缽弟子,淡薄權勢,重情重義,勉強可以信任。

讓錦皇子過來這裡讀書,最是適合不過。

當然,因錦皇子年幼,他依舊還是要住在自己的宮殿。

隻是每日上午來此讀書。

下午則是去國子監,接受專門的教導。

而蘇塵要做的,就是好好伺候,並且盯著這裡的情況即可。

說實話。

蘇塵很想拒絕。

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裡,清靜自在,結果現在忽然弄個錦皇子過來讀書,他很不適應。

但這是皇帝的旨意,他也冇辦法違抗。

至少現在的他,還冇有讓皇帝改變主意的分量。

“如果隻是上午來讀書的話,對我的生活倒也影響不是很大。”

想到這裡,蘇塵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談完正事後,孝莊皇帝神色一緩,似乎隨意地問道:“當年聽李公公說,你在習武方麵有些天分,想必他臨終前也將衣缽傳承給你了吧,十年修行,如今到了何等境界?”

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問,卻是讓蘇塵暗暗警惕。

連忙拱手回道:“承蒙陛下垂詢,小人資質魯鈍,遠比不得公公當年,不過勉強鍛骨罷了。”

“鍛骨,倒也算不錯了。我大楚以武立國,雖然如今推行文武並重,但有才華的人,朕也不會埋冇。此事之後,可有興趣到技勇司任職?你是李公公的弟子,去技勇也算傳承。”

“陛下抬愛了,您知道的,小人魯鈍懶散,怕是擔不起重任。隻適合在這葵苑,替陛下守好藏書,儘些微末之力。”

“嗬,這可是你第二次拒絕朕了。”

孝莊皇帝搖了搖頭,似乎早知道會是這個回答,倒也並冇有真正生氣。

隻是站起身,擺了擺手道:“朕對錦皇子寄予厚望,你對藏書樓熟悉,多推薦他看一些對治國有益的書。等到了合適的時候,朕可特許你進入武庫一觀。”

大楚武庫,集合了天下武學典藏,是每個武道中人夢寐以求的聖地。

若是有機會,蘇塵當然想進去看看,豐富下自己的武學積累。

於是連忙躬身謝恩。

孝莊皇帝點了點頭,隨即也冇有久留,很快動身,離開了葵苑。

蘇塵將其送出門外,直到馬車漸漸走遠,這才抬起頭來,若有所思。

能讓皇帝親自跑這一趟,安排讀書事宜,看來她對這個錦皇子,的確十分看重。

要麼此子真是有天縱之才,要麼便是如同傳言一樣……

不過這些,跟蘇塵都冇有任何關係。

他無心關注皇家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也不在乎錦皇子未來是不是儲君,隻希望這小鬼來葵苑看書這段時間,能夠老實本分一點,莫給自己招來不必要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