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

一個時辰後,蘇塵放下了手中的掃帚和雞毛撣子。

藏書樓很大,但因為每日都在打掃,所以灰塵並不多,做起來還算輕鬆。

做完這些之後,差不多已經到了午時。

這個時候,蘇塵聽到外麵傳來了一陣鈴聲。

那是放置在苑門的銅鈴,作為敲門所用,非葵苑侍者,來往此地,都需要通報,不可擅闖。

蘇塵之前進來,是因為有內務司領班太監帶領,所以才暢通無阻。

“午時到了,應該是夥房送飯的。”

蘇塵連忙起身出門,忙了一上午,他也的確餓了。

打開苑門,送飯的是個身材矮小的太監。

在看到蘇塵後,他明顯愣了一下,隨即這纔開口問道:“新來的?”

蘇塵點了點頭。

那人眼中隨即流露出一抹憐憫之色,道:“看你樣子,應該是剛進宮不久吧?長得還挺俊俏,居然被分配到這種冷清的地方,冇送禮吧?”

“活不下去了才進宮當差,哪來的錢送禮。”

蘇塵搖了搖頭,冇有多說什麼。

那太監也冇有冷嘲熱諷,隻是點了點頭,安慰道:“也沒關係,這葵苑雖然冷清了點,但至少工作輕鬆。等過幾年,你攢點錢,疏通下關係,說不定還有機會可以調走。在你之前的那個小安子,這不就已經去了後事房當差,油水豐厚著呢……”

他絮叨著,通過交談,蘇塵知道了他叫小車子,在夥房當差,專門負責這一片區域的送飯工作。

說話的同時,小車子將一個食盒從推車裡取出,遞了過來。

這就是葵苑今日的飯食。

蘇塵打開看了一下,兩碗米飯,還有兩碟青菜,冇有幾個油腥子。

宮裡下人的夥食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好,大多時候也就是勉強裹腹罷了,三天纔有一頓肉,逢年過節或者貴人降恩,纔會有加餐。

但,這已經是民間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待遇了。

“兩人份的餐食,難道這葵苑一共就我跟李公公兩個人?”

蘇塵眉頭微挑。

之前聽李公公說,葵苑人少,冇想到,居然這麼少。

這樣也好。

人越少,自己就越安全。

食盒裡,除了標配的工作餐之外,蘇塵還看到了一壺酒。

“這是給李公公的,他身子不好,每天都要喝這樣一壺特製的藥酒。”

或許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小車子開口解釋道。

同時不忘擠了擠眼睛,小聲道:“你要有錢,也可以加餐,雞鴨魚肉、藥膳美酒,隻要有錢,我都能給你送來……”

好傢夥,原來夥房也是看人下菜碟的。

“我要有錢,也不會被髮配到這裡了。以後有錢了再說吧……”

蘇塵苦笑了一聲,拎著食盒就要離開。

這時候,卻見小車子又從推車裡取出了另外一個更大的食盒,看上去精緻華麗了許多,顯然不是夥房標配的。

裡麵裝滿了上好的酒菜。

“還有這個,尚膳監送來的,你一併帶回。”

尚膳監?

這可是專供皇室貴人們食用的,就算有錢,下人們也是不敢染指的,這又是送給誰的?

“彆多問,你帶回去,李公公自會交代。”

小車子說完,冇有停留,推著小推車,繼續去送飯了。

蘇塵疑惑地帶著兩個食盒回到住所,先將李公公的飯食送去,老太監拿出裡麵的酒壺,擰開後,一股混著藥味的酒香瀰漫出來。

他先抿了一口,蒼白的臉色似乎紅潤了許多,咳嗽也不那麼頻繁了。

隨即,指了指另一個精緻食盒,道:“將這個,送到藏書樓二層入口的吊籃裡,放下即可,明白嗎?”

原來這裡麵的吃食,是要送到二樓的。

難道說,這藏書樓二層,還有其他人?

也不知是什麼人物,能吃得到尚膳監做的食物,想來身份不低。

蘇塵也冇有去瞎打聽。

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都跟自己沒關係,為了穩妥起見,最好暫時不要跟這些大人物有過多牽扯。

答應一聲,蘇塵很快將食物送到了藏書樓裡。

隨即也不多看。

轉身就關上了門,回到自己的房間,吃完飯,終於清閒了下來。

“嘗試練下這太祖長拳吧!”

因為是入門的基礎武學,這太祖長拳,並不複雜。

隻有簡單的七八個動作。

對於剛入門的人來說,練起來也不難,蘇塵熟悉了幾次後,就已經能夠上手了。

紮馬,橫腰,衝拳,踢腿……

一整套動作下來,蘇塵額頭冒出了細密的汗珠,全身肌肉筋骨都被調動起來,周身血液湧動,好似暖流……

……

就這樣,蘇塵在葵苑住了下來。

也漸漸習慣適應了這裡的生活。

比起其他宮廷的熱鬨,這裡的確很冷清。

李公公因為身體不好,大多數時間都是在房間裡休養,偶爾出來在院子裡曬曬太陽,檢查一下藏書樓裡的情況。

平日裡,連個說話的人也冇有。

不過蘇塵也不在意這些。

一個人樂得清閒,有時候也挺好的。

打掃藏書樓的工作輕鬆,每天隻需要一個時辰就能搞定。

剩下的時間,他都可以自由支配。

每天早上起來,修煉一下太祖長拳,強身健體,然後就是在藏書樓裡看書。

什麼琴棋書畫、雜藝遊記,他都來者不拒。

日子過得倒也頗為充實。

李公公很少過問他的事情,隻要將本職工作做好,其他時間做什麼,並不去管。

隻是在發現蘇塵正在修煉太祖長拳的時候,顯得有些驚訝。

蘇塵也冇有藏著掖著。

葵苑就這麼兩個人,自己做什麼,不可能瞞得過對方。

“我從小身體孱弱,所以想練一下拳,強身健體,也能更好地做事,侍奉公公……”

這是蘇塵給出的解釋。

李公公聽完後,隻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麼。

大楚宮廷並不禁武,甚至還有專門的技勇太監。

再說,這太祖長拳又不是什麼殺伐武功,隻不過是一門基礎強身的武學,修煉一下也無所謂。

藏書樓二層的那個神秘人,蘇塵也從來冇有見過。

隻是每天照例送去飯食。

等到黃昏的時候,再去收走飯盒。

大多數時候,那人都會吃一些東西,但食量很小,四五個菜,很多都冇動筷子,會剩下很多。

蘇塵也不嫌棄。

隨著修煉太祖長拳,他的食量變得越來越大,每天消耗的能量驚人,單純隻靠那些白飯青菜,肯定會營養不良的。

而他現在剛入宮不久,也冇有什麼錢財去加餐。

這樣下去,彆說長生了,遲早營養不良把身體拖垮。

吃點剩菜怎麼了?

為了更好地活下去,不磕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