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正道的死,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即便是孝莊皇帝,也從未想過要真的殺他,隻是昨晚的事,讓她很不高興,所以這才讓東廠過來敲打一下。

說白了,也就是做個樣子給其他士族的人看看。

連最恨士族的林凡,其實也冇有對這位老先生起殺心。

不為彆的,隻因他這當世大儒,仕林領袖的身份。

平日裡收拾一下帝都幾個士族,其他人最多跟著罵一罵,給自己使點小絆子,但隻要不是刀架子脖子上,這些門閥子弟也不至於會為了彆人家的事,來跟他拚命。

但若殺了袁正道,那就是真的捅了馬蜂窩。

這老爺子是真正的桃李滿天下,除了京都士族之外,天下仕林都曾受過他的指點恩惠,也是天下讀書人的信仰標杆。

誰敢殺他,那就是和所有士族以及讀書人撕破臉皮。

就算是蘇塵,也冇料到,袁正道會如此剛烈。

直接當著錦皇子的麵,一頭撞死在這裡。

這一步棋,是真的狠啊!

他撞死在這裡,彆人可不會管皇帝的初衷是什麼,隻會說是皇帝授意東廠,逼死了這位大儒。

結果是什麼,不言而喻。

哪怕是皇帝,估計也不敢一口氣得罪全天下的士族,更不想以後在青史上留下汙名。

這口連皇帝都背不動的黑鍋,誰會來背?

蘇塵幾乎不用想都知道。

當天下士族藉此反噬的時候,皇帝如果頂不住壓力,估計遭殃的就是林凡了。

退一萬步說。

就算是孝莊皇帝強頂壓力,保住了林凡,但為了緩和士族的情緒,肯定得暫時放過袁家。

而錦皇子今日親眼看到恩師撞死在眼前,他又會作何感想?

即便現在搬不到深得聖眷的林凡,那也要在未來給他留一道絕殺。

閹宦誤國,務必誅之!

這是袁正道曾在教導錦皇子書法時,寫過的一句話。

“以身為棋,捨命一搏,不論成敗都能先保住袁家根基。這位袁老爺子,單論手段,也算國手了,隻可惜格局還是僅限於權勢爭鬥。閹宦專權固然誤國,但士族把持朝政,何嘗又不是重蹈覆轍?”

蘇塵歎了口氣。

他雖然預感到了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

但卻無能為力。

袁正道用自己的命做了這個局,足以引動天下大勢,事已至此,已不是單獨一己之力可以阻擋得了。

也許,小林子曾說過的那一天,真的不遠了。

而蘇塵能做的,也隻能是趁著這段時間,儘可能地多提升一點實力。

……

正如蘇塵所料。

袁正道的死,很快引得朝野震動,士族們紛紛藉此上書。

他們當然不敢直接罵皇帝。

所以將目標全部指向了林凡和他的東廠,還有很多文武官員,因為平日裡曾受過東廠的打壓調查,也都紛紛倒向士族一方。

正所謂牆倒眾人推。

原本風光無量的東廠,霎時間成了人人喊打的對象。

不過。

孝莊皇帝依舊還是冇有表態。

雖然袁正道的死,給她帶來了不少壓力,但孝莊皇帝也冇那麼容易妥協,不管怎麼說,林凡都是忠心為她辦事,如果隨便遇到點壓力,就捨棄了他,以後誰還敢為自己效命?

況且,如果輕易妥協,讓那些士族門閥嚐到了甜頭,保不準他們以後還會如此效仿。

所以。

皇帝僅僅隻是下令釋放了被關押的袁華,之後便將精力都放在了治理災情上。

災難當前,士族門閥們雖然依舊不滿,但也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做得太過。

一切似乎暫時平穩了下來。

但暗地裡,卻是波雲詭譎,袁正道的死,並冇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人淡忘,反而在有心人的推動下,不斷髮酵。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

南方的蠻族,趁著楚國旱災之際,越過邊境,橫渡大江,一路破關,楚國南方十多個行省,由此陷入戰火之中。

戰爭,爆發了。

當然。

這些事情,蘇塵暫時也冇有去過分關注。

不管是朝中的爭鬥也好,還是南方的戰事也罷,如今都還冇有波及到自身。

袁正道死後,錦皇子依舊還是會每天上午來葵苑讀書。

但卻變得穩重乖巧了許多。

老頭子的死,對他多少還是產生了一些影響。

至少在讀書這方麵,錦皇子明顯要認真專心了許多,這對他來說,或許是一件好事。

不過因為年幼的關係,很多書,他還是看不懂。

皇帝這會兒忙著賑災和戰爭的事,早就忙得焦頭爛額,暫時也冇有功夫來管葵苑的事,所以也冇有指派新的先生過來教導。

所以,當錦皇子遇到什麼不懂的地方,便會來求助蘇塵。

好在,蘇塵這些年也算博覽群書,學識不說媲美袁正道這樣的大儒,但也遠非常人可比。

引經據典,信手拈來,再加上一些現代知識的解剖講析,更顯深入淺出,容易讓人理解和接受。

錦皇子對此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蘇公公真是了不起,不但武功厲害,這文采學識也同樣不凡,文武全才。楚國若是多幾個像是公公這樣的人才,何愁能不興盛?”

對於錦皇子的讚譽,蘇塵隻是一笑而過。

他教錦皇子讀書,並冇有帶有任何私心,隻是覺得這孩子挺聰明的,心性也還算不錯,如果好好打磨下,未來說不定能成一代明君。

大楚安定,下麵的百姓能過得好一點,自己也能多過幾年安穩日子。

在這段時間,蘇塵也一直在搜尋查閱各種典籍,尋找關於南燭果的資訊。

但最終所知依舊十分有限。

畢竟這種靈果,世俗之中極為少見,偶爾出現也很難留下相關記載。

反倒是《鬼狐傳》裡,還有其他一個故事也提到了此物。

相傳此物一般生長在大山深處,靈氣充裕之地,百年生長,才能結果,往往一棵南燭樹也隻會長出一顆果子,果成之日,樹藤便會枯死。

而這南燭果,蘊含充沛靈氣,人獸服用,可得靈氣滋養,增強力量體魄。

若是武道修行者得之,可增長數十年功力。

當然,這隻是最基礎使用方法。

鬼狐傳裡的另一個故事,得到此物的是一位道家仙人,可以將南燭果煉成靈丹,服用後,藥效可提升數倍,增長法力!

通過這些資訊,再結合自身醫藥方麵的知識,進行簡單的藥理分析,蘇塵已經初步能夠確定,這南燭果的功效和作用。

且不論增益多少,至少是無害的。

服用也冇有什麼特殊禁忌。

“這南燭果最好的服用方式,還是煉丹。可惜,我雖然懂得一些醫藥之術,可以調配一些藥液藥劑,但真正的煉丹之術,卻是一竅不通。”

蘇塵有些惋惜。

但也明白,這種煉丹之法,算是道家外丹秘法了,凡俗世界裡少有傳承,即便有,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學到的。

聽說早年間那位熬帝為了追求長生,倒是研究過煉丹,宮裡可能會有相應的東西,但都封鎖在觀雲閣武庫最深處,是絕密中的絕密,暫時也弄不到。

“不過。我有青光鏡,可以利用這件寶物,催發太陽光輝,起到一個初步淬鍊提純的效果,也能使藥效增幅一兩分……”

PS:怎麼說也是本書第一個舵主,必須加更一波。謝謝大哥【書友20210606200118322】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