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府。

燈火通明,照亮了每一個角落,就連府邸之外,也有不少護衛無死角的盯著。

客廳。

許柱大馬金刀的坐著,身旁放著一把斬馬刀,幽光閃閃,冷芒綻放。

“老爺,我們這麼大張旗鼓的等待,他會來嗎?”二管家打破了沉默,聲音卻有些低。

“若是在城內,他必然會來。”許柱也想放鬆放鬆緊繃的神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城內我們已經梳理了一遍,現在隻有五處懷疑對象,步步緊逼之下,他應該明白,今夜不來,明天就會遭到大規模的圍剿。白天反抗,他就是反賊。夜晚出手,就不用什麼顧忌了。”

“老爺,萬一都不是呢?”

“若都不是,就說明他已經出城了。那麼下一步……”許柱的臉色驟然猙獰,“平了薑家堡,不,現在是薑家鎮。藉口?反賊!也挖了薑凡的祖墳,正好應了我兒的誓言。”

二管家心中一寒,也順著主人的意思,明知故問道:“縣令派人坐鎮那邊了,到時候恐怕不好交代。”

“我正好給我們的縣尉大人一個藉口。”許柱臉色更冷,“他讓我當問路石,那我就好好的當一當。縣令的人?直接打入反賊之列。”

無論是今夜,還是後續變化,他都想到了。

這一局,他必破。

斬韓立,殺薑凡,若是再讓縣尉和縣令對上,那就圓滿了。

外麵。

薑凡發現,越接近許府,暗中潛伏的人越多。

哪怕他收斂氣息,也難以做到完美的隱藏了。

他直接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朝著許府走了過去。

天空烏雲遮月,又有長風起,吹動兩側的布簾‘嘩啦啦’作響。

懸掛的燈籠也不停的搖晃,燈火忽明忽暗。

不過今天兩側的燈籠格外的多,將長街都照亮了。

前方走出了三人,擋住了去路。

全都高大威猛,臉上畫著斑斕花紋,好似三頭猛虎。

“韓立!特麼的,畫像有點不太像。”為首的男子看著薑凡,聲音隆隆作響,“冇想到你還真敢來,還走的是我們這一路,很好,哈哈,非常好!記住了,我是瀏陽三虎的虎老大。”

“我是虎老二。”左邊的男子肩扛鋸齒刀,眼中冒著火熱的光芒,“殺了你,我們三虎的名號肯定會更加響亮。韓立,反正你今夜都要死了,不如成全我們如何?乖乖的跪下,老子一刀斬了你的頭,放心,絕對不會疼。”

“二哥說的妙極,妙極!記住了,我是虎老三。”右邊的男子嬉笑道,“小子,你這顆頭還真特麼的值錢,竟然一萬兩,宰了你,我們哥三就能瀟灑幾年了。來吧,讓我們砍了你,大不了以後養著的妻子,養著你的女兒,讓你無後顧之憂。”

“老三這話說的,太特麼的正經了,就是乾起來不正經,哈哈。”虎老大忍不住大笑,“老二,老三,走,滅了他。花他的銀子,睡他的婆娘。”

“可老大啊,咱不知他的婆娘在哪兒?”

“蠢貨,不會找嗎!”

三人說著步步上前。

一人在前,兩人左右,形成尖刀之勢。

“我先來試試他的能耐如何?”虎老二好鬥,已經忍不住了,率先飛竄了出去。

薑凡隻是冷漠的看著。

至於生氣?

都是要死的人了,何必置氣。

在心神感應中,眼前這三位的實力,也就和馬虎、馬熊兄弟相差彷彿。不說現在,就是以前就能輕易弄死。

也不知哪裡來的膽子。

薑凡還感應到暗中蟄伏的人在蠢蠢欲動。

“小子,讓爺稱量稱量你的手段!”虎老二一躍而起,手中大刀就斬了下來,在燈火中閃爍著寒芒。

薑明瞳孔微微一縮,腳步卻冇有停。

眼看大刀落下,他身形驟然閃動。

唰……

腳踏雲步,身形縹緲,輕易的躲開一刀,他也抽出了揹著的橫刀,好似冷芒一閃,他就到了虎老二身後。

慘叫聲也瞬間響起。

虎老二還冇有落地,一雙腿就被斬斷跌落。

兩條腿也變成了噴泉。

眼看落地,薑凡手臂一轉又是一刀,卻閃過兩道光芒,就見兩條手臂飛了出去。

虎老二落地摔倒,可雙腿、雙臂全部被斬了。

成了一個人棍。

因為強大的生命力並冇有第一時間暈過去,反而淒厲的慘叫,也不停的翻滾,頃刻間就是一地的血液。

薑凡一語不發,朝前走去。

手中刀斜指地麵,鮮血不停的滴落。

這一幕讓暗中窺視的人不禁心中一寒,頓時老實了。

尼瑪。

殺人不過頭點地。

你卻殺成了人棍,這比死了還難受,不,是受罪,要是不及時救治,也必死無疑。

在哀嚎中死去。

“老二!”虎老大驚愕之後,眼睛就紅了,迅速奔襲而來。

“二哥!”虎老三悲呼一聲,也殺了過來,“小畜生,你太他孃的狠毒了,老子要剮了你。”

“敢罵我,就註定了你們的下場!”薑凡主動的迎了上去,“嘴臭,就要承受淒慘的痛苦。”

“死!”

一刀如雷霆。

正是驚雷斬。

體內,薑凡飛速的運轉真氣,力量也洶湧而出。

這是純粹的真氣帶來的力量,他要試試能達到什麼程度。

“敢和老子硬碰硬,給我去死!”胡老大的手臂都粗了一圈,這一刀之重,幾乎超越了他巔峰狀態的一擊。

呼嘯的刀風就令人膽寒。

壓迫空氣都形成了可怕的切割之力。

砰……

可怕無比的一刀,卻被硬生生的劈飛了出去。

虎老大就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傳來,大刀就脫手而出,虎口瞬間崩裂,手臂無法承受可怕的力量發出了呻吟聲,人也倒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虎老大驚愕。

以自己的實力,以自己專門打熬的體魄,就是麵對後天後期,開辟奇經八脈的人物,也能硬碰硬。

眼前瘦弱的小雞崽子的氣息並不強啊。

他奶奶的,完犢子了。

虎老大驚恐中,就見薑凡衝到了近前,刀光閃爍之間,讓他根本反應不及,腦海中隻浮現出了一個念頭:這刀,太特麼的快了。

唰唰……

刀光接連閃現,薑凡也將這位的四肢給斬了,落地就成了人棍。

他也稍微橫掠,就躲過了虎老三一擊,抬起一腳就給踹飛了出去,人在半空,就噴出了帶著內臟碎片的鮮血。

落在地上,稍微掙紮,就冇了氣息。

“我這實力,似乎有點強啊!”

薑凡暗自琢磨。

這三人不夠儘興,連讓他磨鍊驚雷斬都做不到。

抬腳前行。

目光卻一凝,體內的熱血開始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