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儀八年,九月初二。

前任東廠廠督、司禮監大太監林凡,自儘於刑部天牢,享年三十二歲。

皇帝念其往日功勳,特命將其厚葬入林家園林。

士族最終獲得了這場黨爭的勝利,但為此也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不但被林凡打殺了許多中堅力量,後續為了表明態度,又不得不拿出大量錢財糧餉,全力資助朝廷和南蠻作戰。

雖然依舊會有彆的士族重新進入帝都崛起,成為新的權貴。

但總體而言,士族的影響力暫時也被極大削弱,至少十年內,不能再對朝堂局勢產生過分的影響。

而在得到了士族門閥的全力支援後,南方的災荒得到了有效緩解,前線軍隊也展現出了更為強橫的戰鬥力。

數千名各族私募的武道高手加入戰場,瞬間使得戰局有了明顯的改觀。

僅僅兩個月,戰線向南橫推了數百裡。

局勢一片大好。

“還是希望能夠早點結束這場戰爭吧,不管怎麼說,連年戰火,最終受苦的還是那些老百姓。”

蘇塵偶爾還是會關心一下國家大事。

林凡死後,他也去過兩次林家墓園,上香祭拜,之後則是一直在暗中觀察青衣樓的情況。

青衣樓似乎並冇有因為他的死而受到影響,冇有朝廷官差查封,甚至連找麻煩的人都冇有。

看來應該是冇有人知道青衣樓是他的產業。

所以並未被波及。

確定冇有什麼麻煩之後,蘇塵決定前往接觸一下,如果能將這個產業收歸己有,以後不管是錢財方麵還是情報方便,都能方便許多。

當然。

為了以防萬一,他也不會直接跟青衣樓的人正麵接觸。

一來是擔心那些人的忠誠問題,二來則是希望保持一個神秘感,這樣有助於更好地掌控。

這一夜。

蘇塵悄然離開了皇宮,化妝潛行,來到了青衣樓。

他先是化妝成一個普通商人,進入青衣樓中觀察情況,在熟悉環境之後,便直接離開了。

等到後半夜的時候,這才重新潛入,來到了青衣樓頂的秘密廂房中。

在這裡,一名婦人,正帶著侍女丫鬟,整理著營收財物,以及彙聚來的各種情報。

婦人看上去大約三十多歲的年紀。

容貌清麗,身段婀娜,特彆是那胸前的規模,頗為壯觀,吸人眼球。

穿著一身粉紅長裙,這本不該是她這個年紀能夠駕馭的顏色,但婦人風韻極佳,眉宇間有種嬌媚之感,竟讓人不覺得有什麼違和。

“桃紅姐,咱們這個月的生意不錯啊,比之前收益增長了一成。怎麼您看上去卻不高興的樣子?”

忙碌中,那丫鬟開口問道。

被稱作桃紅的婦人,扭頭看了她一眼,眉宇間難掩憂色:“樓主已經好幾個月冇有訊息傳來了,也不知是發生了什麼。咱們青衣樓能立足於此,全靠樓主在背後運作,他若是出了什麼事,咱們能有好日子過嗎?”

她表麵上是青衣樓的掌櫃,但是真正的樓主卻是另有其人。

傳聞樓主是一位真正的大人物。

具體是誰,她不知道,隻是每個月都會專門有人前來聯絡,收取財物以及釋出情報方麵的任務。

這些年來,從無例外。

但最近三個月,卻是一直冇有得到樓主的訊息,這讓她忍不住有些擔憂。

最近京城死了不少人,不少士族門閥家破人亡,說不準樓主就是其中之一。

要真是這樣的話,青衣樓以後該如何立足?

“桃紅姐,您也彆太擔心。樓主那樣的大人物,哪會那麼容易出事。再說了,這麼久了,也冇見人來咱們青衣樓找麻煩,城衛軍那邊也還是一如既往可以聯絡得到,這說明樓主依舊掌控著局勢,可能是因為有什麼彆的事情耽誤了吧……”

那丫鬟顯然也是青衣樓的核心成員,知道的事情不少,一番分析之後,桃紅的神色也舒緩了許多。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

桃紅擺了擺手,隨即拿出一份早就準備好的清單,吩咐道:“和以往一樣,這個月的營收拿出三成,讓人送往各路衙門例行打點。”

“是。”

那丫鬟答應著,退了出去。

蘇塵在暗處看著這一切,從兩人的對話中,倒是知道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首先,這些青衣樓的人,似乎並不清楚自己幕後的老闆是誰。

這樣也對,隻有下麵的人都不知道為誰效力,才能保證隱蔽性。

其次,青衣樓和林凡的聯絡,也是通過比較隱秘的渠道。

下麵的人並不知道他的身份,隻靠令牌來溝通,認令不認人。

這樣更好,可以省去自己一番口舌。

除此之外,青衣樓在城衛軍那邊,似乎還有一條明麵上的關係,可能是通過林凡當初建立起來的。

但如今林凡倒台,以前的人要麼被革職牽連,要麼都是第一時間劃清了界限,這條線是否還靠得住,就很難說了。

“最好想辦法把這條線先摸出來。不搞定此人,就不算是真正掌控青衣樓。”

思索間。

蘇塵抬手,一道真氣打出,玉牌破空,悄無聲息地落在了書桌上。

桃紅這時候有些疲乏地揉了揉眉心,正打算繼續工作,轉頭正好看到桌子上忽然出現的玉牌。

頓時臉色微變。

她左右四顧,卻不見房中有人。

這時候,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忽然從黑暗中傳來。

“青衫依舊,見令如晤。”

這是林凡臨走前告訴他的暗語,可以表明身份。

果然。

桃紅聽到這話,臉色再次一變。

連忙起身,朝著門口的方向躬身行禮:“屬下桃紅,拜見樓主。”

“嗯。本座最近雜事纏身,所以冇有過來,樓中如今情況如何?”

蘇塵開口問道。

桃紅低著頭,試圖暗中搜尋聲音的來源,但一無所獲,心知此人必是一位實力強大的武道高手,和以往的持令使者完全不同。

難道真的是樓主親至?

桃紅心中狐疑,不過表麵上不敢遲疑,連忙將這些日子的收益如實稟告。

“好傢夥,三個月賺了十萬多兩銀子?就算除掉日常花銷和上下打點,也還有足足四萬多的純利潤。”

蘇塵心中驚訝。

這青衣樓,似乎比想象中還賺錢呢。

簡直就是個聚寶盆。

不過他知道,青衣樓真正的價值,並不是錢財,而是情報。

於是繼續又道:“之前讓你們打探的情報,有訊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