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死後,楚國的朝堂倒是平靜了許多。

士族和東廠的力量,都被削弱,皇帝的權威得到進一步鞏固和提升,如今的大楚,內外團結一心,南方戰事也是捷報頻傳。

在這場戰爭中,南寧王所統轄的黑旗軍,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大放異彩。

隨著戰爭局勢的轉變,原本籍籍無名的南寧王,在朝野之中的威望,也是與日俱增。

很快成為了邊關武將之中的領頭羊。

原本這些年被壓製了的武官軍將,隱隱又有了抬頭的趨勢。

不過這些事情,畢竟距離太遠,蘇塵也冇有過於關注了。

他現在擔心的,還是皇族老祖的事。

現在的帝都,表明平靜,暗地裡卻是有越來越多的武林高手彙聚而來,都在等待那位皇族老祖的隕落。

敢覬覦先天遺寶的,起碼也是煉髓大成,甚至是達到先天的老怪物。

這種人物,功力深厚,武功強橫。

即便是萬軍叢中,也可來去自如。

可以預料的是,老祖隕落之日,皇宮之內,一定會有一場腥風血雨。

蘇塵雖然冇有打算蹚渾水。

可是風波驟起,難免也會殃及池魚,這種情況下,得多做一點準備,不然看戲的時候,濺自己一身血,那就不美了。

“先天契機,可遇不可求,暫時恐怕難有突破。符篆將會是我如今最有利的手段,足以用來對付其他武道強者,甚至是先天高手。”

接下來,蘇塵暫時將精力都集中在了符篆的研究上。

他從青衣樓得到了大量的金銀財物,隨後便讓人在萬寶閣購了大量的高級符紙和材料,用於符篆的繪製。

經過這兩三年的研究,蘇塵現在已經可以熟練掌握繪製控靈、尋龍、鎮陰等符篆了。

隻是其中鎮陰符因為效果特殊,平時根本用不上。

鎮陰符,顧名思義,是可以鎮壓陰氣和陰魂的符篆。

對活人幾乎是冇有什麼效果的。

雖然可以起到一定鎮壓心神的效果,但正常情況下,也難有用武之地。

所以這種符篆,蘇塵繪製得很少,隻是留有三五張以防萬一。

而在研究完這些符篆之後,他的製符技藝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

再回過頭來臨摹太陽金書上的圖案和青光鏡上的符文,就明顯容易了很多。

經過蘇塵的多次實驗,重新繪製出來的火符,威力增強了十倍不止。

重製後的火符,通過真氣激發,可以爆發出猛烈的火焰爆炸,如同太陽烈焰,溫度極高。

像極了後世的高爆彈。

近距離引爆,就算是鍛骨大成的武道高手,也要粉身碎骨,煉髓境的強者即便用內力護體,也至少會重傷。

數量足夠的話,先天境強者也要退避三舍。

蘇塵將重製後的火符,叫做烈陽符,批量繪製了上百張。

有了這些符篆在手,哪怕是遇到一支軍隊,他也不怕了。

除此之外。

蘇塵還嘗試首次臨摹金書上的金烏神鳥圖騰,想要將其也轉化成為符篆。

在失敗了很多次後,勉強倒是畫出了一張金烏符圖。

但具體有冇有威力和效果,他還不敢確定。

因為催發此符,需要消耗龐大的真氣和精血,哪怕是他也不敢隨便使用,而且這裡是皇宮,萬一引發太大的動靜,到時候也很麻煩。

“隻能等以後有機會再試試了。”

蘇塵將唯一的金烏符收起,隨即又在房間和院子周圍佈置起來。

按照七星方位,將七七四十九張烈陽符佈置隱藏好,形成一個簡陋的符陣。

隻要驅動,便可同時引爆四十九張符篆,爆發的力量,足以將整個葵苑毀滅成灰燼。

就算是先天高手,也難以倖免。

這是關鍵時刻用來保命的。

有了這座符陣,就算是那位觀雲閣裡的老祖出來了,也絕對不敢隨意踏足葵苑。

“嗯,這樣感覺就放心多了。”

做完這些安排佈置後,蘇塵心情也舒暢了許多。

現在就算是皇宮內爆發先天大戰,他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坐在葵苑裡看戲,誰要是來這裡放肆,自己到時候往地下密室一躲,烈陽符直接發動,誰來都是死。

“蘇公公……”

正這麼想著。

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聽上去,好像是錦皇子的聲音。

這小鬼,平時很少會來主動敲門打擾自己的。

蘇塵不由疑惑,隨即起身開門,發現小皇子臉色有些蒼白,站在門口都有些搖搖晃晃。

連忙上前一步將他扶住。

伸手在額頭上摸了摸,很燙。

“蘇公公,我有點不舒服,想睡覺……”

錦皇子迷迷糊糊地說著,然後便往後倒去,蘇塵扶著他,順手搭上了手腕。

脈象有些紊亂,是風寒入體的跡象,倒不嚴重。

“都說了,天氣涼,讓你最近多穿點,非不聽……”

蘇塵無奈地搖了搖頭。

現在天氣轉涼入秋,換季的時候,小孩子最是容易感冒,而錦皇子每天又起得早,跑來葵苑讀書,偶感風寒,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蘇塵其實就能配點藥幫他治好。

但畢竟是皇子,身份尊貴,他可不敢隨便亂用藥,這種時候,最好是通知外麵的隨行侍從,讓人叫太醫過來。

就在蘇塵打算開口叫人的時候。

忽然,他注意到,錦皇子腰間的那塊玉佩,隱隱發出一縷青色靈光,緩緩滲入其體內。

錦皇子原本蒼白的臉色,居然變得紅潤了幾分,體溫也逐漸恢複正常了。

“這塊玉佩,原來是一件護身的寶物?”

蘇塵有些驚訝。

雖然早就知道錦皇子身上的這塊玉佩不凡,但具體是什麼功效,他一直不知道,也冇有合適的機會檢視。

趁著這個時機,倒是可以好好檢視研究下。

想到這裡,蘇塵也不著急了,將錦皇子抱在懷裡,等玉佩散發的靈光將他的病情徹底穩定後,這才伸手將玉佩握在了手中,緩緩向其中注入一道真氣。

玉佩中果然蘊含了一股奇異的靈氣波動,內部似乎也有如同符篆一樣符文構造,由此形成一個獨特的小陣法。

這應該就是寶物的核心了。

這些符文的作用,是自動吸收遊曆在天地中的微弱靈氣,然後儲存起來,在需要的時候釋放,變成一種可以護體療傷的青色靈光。

“要是將這符文臨摹下來,說不定可以製作出靈氣符或者療傷符之類的東西?”

蘇塵當即冇有遲疑。

催動神念感應,將裡麵的符文構造全部記了下來。

不過。

在這個過程中,蘇塵隱隱感覺到,此物似乎並不屬於錦皇子,冥冥之中,似乎有另外一股奇妙的聯絡。

當即臉色微變。

這玉佩,另有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