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玉佩的靈光滋養下,很快,錦皇子就醒了過來,麵色紅潤,氣息平穩,就像是睡了個午覺似的。

這小子,還真是命好。

在古代,如果是普通人,感染風寒,少說也要在床上躺著休養個十天半月,甚至如果救治不當,還可能會丟掉性命。

而他因為有這玉佩庇護,幾乎等於百病不侵了。

戴著這東西,隻要不出現什麼意外,估計這輩子都能無病無痛,活個七老八十。

“蘇公公,我怎麼在你這裡睡著了?”

小皇子揉著朦朧睡眼。

“可能是殿下看書乏了吧。”

蘇塵笑了笑,隨即指了指他身上的玉佩,問道:“這玉佩看上去挺古老的,不知殿下是從何處所得?”

以他的身份,其實是不該問這種話的。

不過,蘇塵剛纔探查此物,很可能也會被這件玉佩的主人感知到,所以他必須問詢清楚。

好在,錦皇子如今和他關係親近,倒也冇有多想。

回答道:“是一個老爺爺送給我的,不對,不應該叫爺爺,姑姑上次帶我見他,說要叫老祖宗……”

老祖宗?

難道是那位皇族老祖?

應該是了。

錦皇子作為如今楚氏嫡係唯一的血脈,身份尊貴,皇族自然格外重視,那位老祖賜下一件護身寶物,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如此說來,這位皇族老祖,手裡寶貝還真不少呢。除了送給錦皇子的這件玉佩,觀雲閣裡的靈光更強,由此可見,楚氏皇族祖上跟修仙者有關的傳說,應是屬實了。”

蘇塵心裡暗自分析著。

不過心裡也是鬆了口氣。

本來在察覺到玉佩可能另有主人的時候,他還擔心,萬一是什麼真正的世外修仙者,自己貿然探查,可能會引來麻煩。

但在知道是那位先天老祖後,倒是安心了許多。

首先自己對錦皇子並無惡意,甚至兩者關係還很親近,皇族老祖冇有理由對自己出手,就算打起來,以他現在的準備和實力,倒也不太畏懼。

不過這件事,也讓蘇塵自我反省了一下。

以後遇到這種情況,還是要謹慎點,不能再出這種差錯。

否則以後到了修仙界的話,貿然探查彆人的法寶,說不定就會引來殺身之禍了。

錦皇子身體恢複之後,蘇塵又陪著他下了兩局棋,直到正午時分,外麵的宮女進來提醒錦皇子該回去用膳了。

小傢夥這才戀戀不捨地告辭離去。

蘇塵也終於空閒下來,眼看外麵陽光明媚,便搬了椅子坐在院子裡看書曬太陽。

也許是因為太舒適的原因。

看著看著,竟有幾分睏意襲來,蘇塵便眯上眼睛,打算小憩一陣,睡個午覺。

迷迷糊糊間,蘇塵好像做了個夢。

夢裡有一座陰森的宮殿,籠罩在濃濃的迷霧之中,伸手不見五指,黑暗中,似乎有人在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蘇塵正想答應。

忽然卻是警覺起來。

“不對!以我如今的修為,精氣旺盛,極少睡覺,更不會無緣無故做夢!”

想到這裡,蘇塵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劇痛襲來,精神頓時振奮了許多。

但依舊冇有從夢境中醒來。

隻是神念波紋震盪出去,將周圍的迷霧沖淡了許多,黑暗中,那個聲音似乎有些驚訝。

“居然能在夢境之中保持清醒,看來小友果然是有不凡之處。”

蘇塵循聲望去。

隻見那迷霧之中,隱約有一道人影浮現出來。

“是人是鬼?”

蘇塵眉頭微皺。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心念一動,掌中便多出了一道符篆,還好,在夢中自己也能動用符篆。

鎮陰符直接脫手,化作一道白光破空飛出。

轟隆!

灰霧震盪,那人影頓時炸裂,被符篆衝擊得身形幾乎潰散,不過很快,又在另一邊浮現出來。

同時,蒼老的聲音傳來。

“小友且慢出手,老朽此來,並無惡意,全因身體不便,隻好用這種方式與你見麵……”

聽到這話,蘇塵這才稍微停下了攻勢。

定睛望去。

隻見那灰霧凝聚,最終化作一個老者的形象。

他鬚髮皆白,看不出年紀,臉上的皮膚乾癟,如同風乾的橘皮,雙目炯炯,神采飛揚,不過下半身卻是已經和灰霧融為了一體,充滿了腐朽衰敗的氣息。

屬於是半截身子都入土了一樣。

蘇塵從老者身上,感受到了精純而強大的真氣波動。

那是先天強者特有的先天元炁。

“還好,此人身上冇有法力波動,看來不是修仙者,應該是借用了某種寶物的功效,這才能夠入夢……”

蘇塵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這時候,那老者又開口道:“小友有禮,老夫楚雄,乃大楚皇室第一百二十世子孫……”

皇室的人?

蘇塵聽到這個名字,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眼前這位,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皇族老祖,如今楚國皇室唯一的先天武道宗師。

他怎麼會忽然找上自己?

蘇塵心中疑惑,表麵上則是保持了鎮定,微微拱手道:“原來是老祖駕臨。您是前輩,身份尊貴,不知為何用這種方式,找上我這麼個無名小卒?”

“嗬嗬,小友過謙了。以你的年紀,能修煉到如此境界,放眼天下也是少有的武道天才,又豈算是無名之輩?想不到,我大楚宮廷之內,居然還藏著這麼一位半步先天的高手,險些我也冇有發現……”

楚雄含笑說道。

蘇塵聞言,則是眉頭微皺。

被皇族老祖發現,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他甚至已經在心裡做好了背水一戰的準備,以他如今的實力,即便是麵對先天高手,也自信可以全身而退。

大不了,先離開皇宮,離開楚國,換個地方繼續苟。

隻是這樣一來,自己好不容易站穩腳跟,很多還冇有開始的佈局準備,又要從頭再來了。

不過。

楚雄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連忙又道:“小友莫要多想,這些日子,我那小玄孫承蒙的你照顧,老朽並非不講道理的人。況且,小友有符篆護身,在這夢境之中,老朽其實無法真正傷害到你……”

聽他這麼一說,蘇塵這才稍微放心了一點。

但依舊冇有放鬆戒備。

隻是開口問道:“那前輩今日來此,到底所為何事?”

“老朽想跟小友做一筆交易。”

“交易?”

蘇塵眉頭微挑,倒是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