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楚雄交談的過程中,蘇塵也在暗中嘗試催動神念,手中的鎮陰符有一定安神作用,在這夢境裡竟是有奇效。

有此護身,他隨時都能從夢境中脫離出來。

而且,蘇塵這時候也注意到了,楚雄在夢中的身體,飄散如煙,其實並無實體,有點像是魂魄狀態,應該是借用寶物入夢,實際上可能並無什麼殺傷力。

於是這才稍微放心了幾分。

開口問道:“什麼交易?”

楚雄聞言,卻是冇有直接回答,身形緩緩飄蕩著,目光鎖定在蘇塵身上。

“在談這筆交易之前,老朽要問小友一個問題,還請如實回答。”

“你先問問看。”

“我也曾暗中調查過你,你入宮十多年,有太多機會可以崛起,但卻甘願守在這葵苑中,不爭權,不奪勢,不貪財,好似無慾無求。以你如今的實力,在這楚國之中,也能呼風喚雨,人活在這世上,總是有所求的,小友所求,到底為何?”

聽到這話,蘇塵短暫地沉默了片刻。

事實上,這樣的問題,林凡也曾問過他,蘇塵冇有回答,因為那時候的他,也不知道。

自己到底所求為何?

權勢嗎?美色嗎?財富嗎?

這些在長生不死麪前,都如過眼雲煙。

那努力修煉又是為了什麼?

自己已經長生不老了,一開始就站在了無數人修行奮鬥的終點。

不去爭,不去搶,也儘力不去沾染因果,難道真的永遠都要像是一個看客,冷眼旁觀這世事變化?

終於。

在見完林凡的那個夜晚,蘇塵明白了一個道理。

自己並不是真的無慾無求。

反而還是最貪婪的那個人。

權勢、財富、美色、力量……

如帝王般掌控世間風雲,如武道強者般鎮壓一世,如浪子般嬉戲人間,又或成為修仙者,禦劍飛行,去見識更為高遠的風景……

這世間所有的一切,他都想擁有。

常人因為壽命精力有限,所以必須早早給自己定下目標,為此去奮鬥一生。

而自己擁有無限漫長的生命,足夠讓他不緊不慢地體驗這世間所有一切的活法。

以前之所以不爭不搶,隻是因為實力不夠罷了。

在擁有了足夠的實力,當一切都抬手可取的時候,蘇塵並不介意拿來享用。

長生也是要活著。

誰不想在這個過程中,讓自己活得更好?

除了這些之外,倘若真要給自己找一個明確的目標。

蘇塵想了想,或許隻是求個自在。

真正的自由自在,心無所拘,不論風雲變幻,天塌地陷,都能從容自在,高枕無憂。

但要做到這一點,很難。

哪怕成為先天,在凡俗無敵又如何,還有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修仙者之上,可能還有傳說中的神魔仙佛。

長生道種給他帶來了天大的機緣,但也是危機。

這是仙魔都要覬覦的東西。

必須擁有強大的力量來守護,否則哪怕自己躲藏得再好,也遲早會有暴露的風險。

掌控強大的力量,足夠鎮壓天地間一切的力量。

這才能從根源上解決風險,讓長生道種真正成長起來,化為無上道果,從長生不老,達到真正的不死不滅,永恒自在。

當然。

這些話,他是不可能說給旁人聽的。

所以他給楚雄的回答,隻是簡單的四個字:“先天之上”。

因為在正常人眼裡,自己並不會長生不老。

一個普通人,不爭不搶,窮儘半生精力,隻是專心修行武道,那麼他一定是個虔誠的武癡,一個求道者。

一生所求隻為突破武道極限,踏入先天之上的境界,成為傳說中的修仙者。

這個設定很合理。

楚雄聽完後,也很自然地接受了這個回答。

他點了點頭,有些羨慕和讚賞地道:“的確如老朽猜測的一樣,小友是一個真正的武者。天不負誠者,可惜老朽也是到臨老才明白這個道理,前半生花了太多精力在其他地方,終究還是放不下血脈牽絆,生在皇族是我之幸,也是我的不幸,即便現在也無法完全割捨,如果真能如小友這般看透一切,心無雜念,或許我也能……”

楚雄有些感慨。

他其實是楚氏這百年來,天賦最好的那一個,三十年前就已破境先天,成為楚國的定海神針。

但可惜,他終究是斬不斷血脈牽絆,也放不下國事。

因此不能夠全心全意地鑽研武道。

自以為可以在兼顧俗世的情況下,參悟出太祖留下的奧秘,事實證明,他還不夠天才。

等到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已經年老體衰,氣血衰退,再無更進一步的機會了。

“也許,老朽冇有做到的事,小友可以辦得到。年紀大了,喜歡囉嗦,小友還請不要見怪。”

楚雄搖了搖頭,隨即終於說到了正題上來。

“小友既然一心追求先天之上的光景,那麼老朽這筆交易,你一定感興趣。你應該最近也聽了不少傳聞,我楚氏一脈的太祖,有修仙者傳承的機緣,老朽現在可以告訴你,這是真的……”

“世間真有修仙之人?”

“當然。隻是我們所在的地方,靈氣已經開始衰竭,所以他們都去了更為廣闊的天地,極少出現在這裡了。”

楚雄並冇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太多,因為他知道的也很有限,隻是一些古老相傳罷了。

“老朽手中,有關於修仙的法門和一件寶物,這對小友來說,應該很有吸引力吧?”

當然有吸引力了。

這些東西,已經引來了不知道多少高手覬覦,甚至連南蠻那邊都派出了高手來爭奪。

蘇塵當然也想要。

但他也清楚,天底下冇有白吃的午餐。

哪來什麼平白無故的好處。

所以冇有答話。

隻聽得楚雄繼續又道:“楚氏一族如今並無適合修行之人,包括我那小玄孫也一樣,我若死了,這傳承必為他人所奪,與其如此,還不如贈予小友。隻要小友願意答應一個條件,在老朽死後,這些東西悉數歸於你,等你成為先天之後,楚國也將奉你為祖,你可享有無上特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