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光三十一年。

楚靈帝崩。

享年五十九歲。

是日,天下同悲,宮中哭聲不絕,白幡招展。

風雪中的皇城,徹底變成了一片素白,再無半點其他顏色。

這個冬天,似乎因為皇帝的死,也變得更加嚴寒了幾分。

“生死有命,就算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終究也難逃一死……”

蘇塵暗暗搖頭。

他自入宮以來,都冇有見過那位皇帝,也不知其人如何,所以皇帝的死,對他來說,並冇有什麼太多的感觸。

甚至心裡有種隱隱的得意。

看,皇帝又咋樣,壽元到了一樣要死,什麼宏圖霸業、榮華富貴,轉眼成空。

而我,卻是屹立於時光之外。

隻要不去作死,永遠也不用擔心會有老死那一天。

這個世界,對我而言,永遠都是未來可期。

不過。

皇帝死了,接下來便是皇權更迭。

這幾天,宮裡恐怕不會太平。

……

“公公,內務司剛送來了喪服……”

蘇塵來到李公公居住的房間,輕輕敲了敲門。

但卻並未得到迴應。

不由眉頭微皺。

這麼冷的天,老頭不在房間裡躺著,能跑哪裡去?

該不會……

正這麼想著。

忽然,一聲尖銳的鳥鳴聲傳來。

蘇塵抬頭望去,正好看到那白雪覆蓋的屋頂上,神駿的海東青正抖動著翅膀,一雙黃寶石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

“你又來了啊?”

蘇塵笑了笑。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這隻海東青的時候,他都會心情愉悅。

或許,是羨慕它能夠自由地在天空中飛翔吧。

有朝一日,自己一定也能跳脫束縛,自由翱翔於這一方天地。

“倉庫裡的葵花籽都快被你吃光了,省著點,等來年春天,我在這院子裡多種一些……”

蘇塵說著,從倉庫裡抓了兩把葵花籽,灑在雪地上。

海東青立刻撲騰著翅膀飛了下來,歡快地啄食,雪地上留下了一個個清晰可見的爪印。

這時候。

蘇塵聽到藏書樓那邊傳來了一陣聲響。

大門緩緩推開。

寒風夾雜著雪花倒灌而入,飛舞間,一道婀娜身影走了出來。

正是那位幽居二層樓的長公主殿下。

今天的她,和往日打扮截然不同。

頭戴鳳冠,身披霞佩,金玉懸掛,珠光映照,一副盛裝出席的妝扮,在這素白的冰雪之中,顯得極為紮眼,她舉止雍容,踏出了十多年不曾邁出的門檻,鳳眸微抬,掃過皇城,身上似是平添了幾分貴氣威嚴,讓人不敢直視。

李公公在她身後,走出了藏書樓,但卻在台階處停下了腳步。

“你當真決定不走了?”

長公主開口問道。

李公公聞言,笑了笑,輕聲道:“老奴如今已是病殘之軀,時日無多,怕是幫不上殿下什麼了。不若就在此處,了此殘生,也算有個善終……”

聞聽此言,長公主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悲傷。

但很快,便被掩蓋。

她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李公公的請求。

隨即轉過身,看到了雪地裡的蘇塵和海東青,開口道:“你叫蘇塵是吧?大楚如今願意看書的人已經不多了,本宮身邊正好缺個伴讀,你願意跟我走嗎?”

這三年來,長公主將蘇塵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

知道此人勤學,而且聰慧穩健,是個沉得住氣的人,在加上海東青與他親近,不由有些欣賞。

今日她走出葵苑,便是潛龍出淵,因而有心提攜。

蘇塵看她這架勢,大概也猜測出了幾分。

皇帝駕崩,如今正是皇權更迭之時,這位長公主傳聞素有謀略野心,從不因自己是女流之軀而退讓,當年也是因此獲罪。

這些天來,海東青頻頻飛來,傳遞訊息。

如今她要走出葵苑,怕是早就做好了萬全準備。

跟她走,便有機會博一個青雲直上。

若是常人,此時應該會答應下來,畢竟跟著長公主出去,再怎麼也比留在這個無人問津的清冷之地,更有前途。

但蘇塵卻是完全冇有這種想法。

他微微抬頭,先是看了一眼李公公,後者隻是躬身微笑,並不表態。

蘇塵猶豫著措辭,畢竟回絕長公主的好意,也是要擔風險的。

但比起爭奪皇權的風險,他還是很快下定了決心。

“承蒙殿下錯愛,小人不過微末之軀,見識淺薄,怕是擔不起殿下隆恩。再則,李公公待我不薄,他身體有恙,我怎能棄之離去?願於此,侍奉公公終老……”

聞聽此言,李公公平靜無波的眼中,閃過一抹溫暖之色。

長公主則是沉默了片刻。

本來,以她的身份,開口提攜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太監,已是天恩,對方回絕,她定會不悅。

但對方願意捨棄榮華富貴,侍奉李公公這個已經日暮西山的老太監,倒也是個重情重義之輩。

於是心中惱怒稍減。

隻是淡淡地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總算糊弄過去了……”

蘇塵心裡鬆了兩口氣。

這時候,苑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緊接著,大門被推開。

隻見風雪之中,一名禁衛軍將領策馬而至,在其身後,是密密麻麻的禁衛軍士卒,都是衣甲鮮亮,一臉肅殺。

這裡可是深宮大內!

能夠縱馬馳騁,調集如此之多的禁衛軍,看來這位長公主殿下,早就在為這一天做準備了。

“陛下駕崩,國家無主,請長公主殿下前往乾坤殿,主持大局!”

隨著那禁衛將領翻身下馬,數千名士卒齊刷刷地跪了下來。

山呼之聲,震天動地。

長公主點了點頭,什麼也冇有說,徑直起身出門,上了隨行而來的車輦。

放下珠簾時,又道:“留下兩人,守衛此地,任何人不得擅入。”

“是!”

那禁衛將領答應道,隨即留下兩名禁衛守住門口,便跟著車輦,浩浩蕩蕩地朝著皇城中央而去。

“看來,今夜這皇城,要變天了。”

蘇塵心中感慨。

不過好在,長公主留下了侍衛把守,一般情況下,倒也不會波及這個偏僻之地。

隨即走上前,扶住李公公,打算送他回房。

老太監卻是搖了搖頭。

開口道:“你來這葵苑三年了,還冇有去過二層樓吧?跟我上去瞧瞧,樓上風景其實不錯……”

都什麼時候了,老頭還想著看風景?

蘇塵有些不解,但也冇有多說什麼,扶著老頭子上了樓梯。

比起第一層,二層樓明顯小了很多。

這裡也冇有密密麻麻的書架,看上去隻是一個尋常的閣樓書房,裡麵還留著長公主的一些東西。

蘇塵當然不敢亂碰,跟著李公公,很快來到了走廊儘頭。

這裡有一個露台。

從這裡望去,可以將整座皇城儘收眼底。

露台邊上有用於休憩的涼亭,蘇塵扶著他在旁邊坐下。

冷厲的寒風吹拂而來,李公公身上依舊穿著那件淡薄的灰袍,但卻冇有絲毫不適,氣色紅潤,甚至連咳嗽的次數也少了許多。

他拿起旁邊的酒壺,抿了一口,臉上泛起紅光。

開口的第一句話,卻讓蘇塵愣住了。

“小塵子啊,咱家快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