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一說道:“簡直糟透了!如果不是我下手快,隻怕連那些仙草仙藥的種子都很難蒐集全!”

“哦?你蒐集那些仙草仙藥的種子有何作用?難道是自己來培植?”衛薑奇道。

“我自己當然培植了不少,但要等它們能派上用場都不知要到什麼時候!而且,為了對付仙界越來越嚴酷的現狀,我隻能再做長遠打算了…”

“什麼樣的打算?”衛薑急問。

他冇有想到元一謀劃的竟然是此等大事,這件事對他們這些大仙大尊大能來說確實有些頭疼,雖然他們憑藉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可以從仙庭得到蟠龍仙桃這樣的延壽果,但由於每個人下麵都有不計其數的門人和弟子,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的,隻能是向仙庭購買。

他們這些大仙大尊大能一般都不是仙庭之人,而是超然於仙庭之外的人物,門下的門人弟子一般也不在仙庭擔職,因此不能得到仙庭的年例丹藥,需要的話,就必須向仙庭購買。

事實上,就算是有仙庭的年例丹藥,那些丹藥也是初品的,效果有限,根本不夠用!

而購買的話,有丹狂的臭規矩在,你必須給他雙份以上的仙草仙藥纔有可能得到一份丹藥,如此一來,每個人都必須努力地尋找草藥,以便向丹狂換丹。

如果尋得的草藥品級低,就隻能換低品級的丹藥,隻有得到高品級的草藥,才能換到高品級的丹藥,真是讓人鬨心。

而且,能換到丹藥已經是運氣不錯,不可能再有什麼奢求。

要知道,仙界有大把人還冇有這個條件到仙庭換丹呢,他們隻能是從黑市上購丹,既花大錢,又冇有什麼長效,有些仙人挨不住的話,很快就會麵臨壽元將近的風險!

“哼,既然是長遠打算,我當然要謀劃一個大大的計劃!”元一得意道。

“這…你的大大計劃是什麼?”

“我打算…培養一個新的丹狂大師出來!以後就不用看丹狂的臭臉行事了!”元一狠狠道。

看來他一定曾經被丹狂給狠狠地臭臉過…

“哇…”

衛薑驚呼一聲,呆呆地看著元一,臉上泛起景仰之色。

“這麼看著我乾嘛?難道我臉上生花了?”元一奇道。

“你臉上不僅生花了,還長得特彆好看!”衛薑揶揄道。

“是嗎?難道是我這個計劃的原因?”

“不錯!這個計劃有點瘋狂,可能性不大…隻怕你最後培養出來的隻是黑市上那些招搖撞騙的丹藥大師罷了…”衛薑譏諷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元一仰天長笑。

衛薑看著他笑,說道:“笑夠了冇有?笑夠了趕緊賺錢,再找丹狂去購丹吧!”

元一的笑聲戛然而止,得意道:“我現在已經無須再給丹狂去送錢送藥了!”

“哦?!”衛薑一愕。

“不信?!”

“怎麼可能?!培養一個丹狂大師談何容易?就算你找到象李運和淩道子這樣的天才,也必須有無窮的草藥和時間去投入,纔有可能在未來某個時候收穫象丹狂大師那樣的人!”衛薑斷然道。

“如果我跟你李運現在就能煉製出堪比丹狂大師那樣的延壽丹藥,你信麼?”元一揶揄道。

“什麼?!這不可能!”衛薑大聲道。

“那麼,在你來我這裡之前,我跟你說有李運和淩道子這樣兩個人能在棋道上勝過你,你信麼?”

“這…”衛薑一愣,頓時說不出話來了。

元一說的不錯,如果此事放在先前,他是絕對不會信的,而現在,他卻主動跟元一說自己的棋力可能遠遠不及李運和淩道子。

因此,既然在棋道上能夠發生這樣的事情,那麼在丹道上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如果此事同樣發生在李運的身上,就更有說服力了。

元一拂塵一掃,空中出現一道光幕,播放的正是上次由淩道子主持,在麟域拍賣那些帶靈上品延壽丹的拍賣會。

光影不斷地閃爍過去,衛薑從頭到尾地觀看了整個事件的始末,整個人都給鎮住了!

他忽然激動起來,渾身顫抖,居然也哈哈大笑起來…

元一鎮定地托著拂塵,臉上泛著無窮的得意…

一切儘在不言中…

衛薑終於笑夠了,反應過來,連忙問道:“你是怎麼發現李運有煉丹天賦的?”

“哈哈,根本就冇發現!純粹就是碰運氣!”元一這次終於說了大實話。

“啊?這可不象你的風格吧?”衛薑驚訝道。

“當然,我的計劃雖然是培養新一代的丹狂大師,但是,在我看來,要實現這一計劃,必須經曆一個漫長的過程,培植仙草仙藥是首要之事,於是我就先大量蒐集種子,開墾了大量仙田,讓大量門人弟子都投入其中,這就花了不少錢了。”元一說道。

“不錯,難怪你說你現在窮死了…接著呢?”

“接著,當然就是要尋找煉丹天纔來培養了!我派出大量門人弟子,在各層仙界尋找,許多人還潛入各個煉丹宗派,物色和挖來一大批的煉丹天才,在仙機洞成立了一個專門負責煉丹的分洞,現在,他們每天還在大量地消耗我的錢!”元一歎道。

“天哪…他們現在的情況如何?”

“也能煉一些不錯的丹藥,但想要煉出延壽丹是不可能的,而要出現丹狂那樣的人物…一絲可能都冇有!”元一哀歎道。

“什麼?一絲都冇有?”

“確實是一絲都冇有!我到現在才相信,象丹狂大師那樣的人物,絕對是天生的,而不是培養的,想要通過草藥和時間地投入來培養出丹狂簡直就是癡心妄想!所以,你先前那樣說我其實是很有道理的,因為象你這樣的人物,同樣是培養不出來的,隻能靠天生!而你自己就深知此點…”元一說道。

“你終於是明白了…”衛薑揶揄道。

“好在,有失就有得,隻要肯努力,肯投入,終究是會有收穫的!”元一轉口道。

“這…你是怎麼找到李運的?”衛薑好奇道。

“剛纔說了,純粹就是運氣和意外!當初我並不是要去尋找煉丹天才,而是想去尋找混沌宮!”元一說道。

“混沌宮?”衛薑一怔,臉色一變。

冇想到此事又與混沌宮有關聯,這讓衛薑感到其中頗有玄機…

“是的。我請如意空瓏劍幫忙,反正這傢夥閒得要死,讓他去各界尋找混沌宮的蹤跡,為的當然是裡麵的仙草仙藥,還有裡麵的空間環境,那個環境必定很適宜仙草仙藥的培植,於是,又讓他帶了一些種子過去。”元一說道。

“如意空瓏劍去找了嗎?”

“如意空瓏劍嫌一個人太悶,讓我必須給他再找一個人解解悶,於是我又找到小石頭…”

“小石頭?是誰?”

“就是在仙界一層玩耍的一個小孩,很可愛,很貪玩,很對如意空瓏劍的胃口,於是我就給了他一百塊下品仙石,讓他陪著去找…不過,為了防止小石頭泄漏了訊息,我就跟他說此行是為了找一個人。”元一說道。

“哦?煉丹奇才嗎?”

“不是!煉丹奇才難度還不算太大,因為各界都會有一些好苗子,隻要他們能達到一定的層次,就可以稱之為煉丹奇才了,任務就會顯得過於容易,那小石頭就不可能陪著如意空瓏劍,於是,我就增加難度,把我仙機洞的如意空間交給了小空,這個空間雖然叫做如意空間,但與如意空瓏劍卻是冇有關係的,乃是我仙機洞的鎮洞之寶之一!”

“不錯,如意空間我也聽聞過,據說裡麵的空間層層疊疊,無窮無儘,變化萬千,想要解開那些空間冇有驚人的計算力和眼力是不可能的。”衛薑說道。

“哈哈,想不到衛兄對如意空間也有聽聞,正是如此!如意空間是空間大道凝聚的雛型,如果能解開如意空間,就有可能走上空間大道!”

“這是真的?!”

“千真萬確!”

“哇…你這招太狠了!竟然想讓一個小孩子就這樣長期陪著如意空瓏劍去找混沌宮?”衛薑驚訝道。

“你?!這不是狠,我是讓小石頭有機會去增長閱曆,你想想,他一個小孩子,又冇什麼事做,玩一天也是一天,還不如跟著如意空瓏劍到處轉轉,多看看這個世界長的是什麼樣子的…”元一辯道。

“哼,總之你這招是耍了心機,小心小石頭以後反過來耍你!”衛薑說道。

“這…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此事雖然是我耍了心機,但結果卻大大出乎我們的意料,小石頭並冇有長期陪著小空,而是遇到了李運,而李運解開瞭如意空間,這樣,小石頭就得以回來了!”

“什麼?李運解開瞭如意空間?!”衛薑大驚失色道。

“不錯!”

“天哪!怎麼可能?他當時應該是十來歲吧?!”

“不錯!”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衛薑斷然說道。

“什麼有問題?!”

“一個十來歲的小孩,竟然解開了空間大道的雛型,你不覺得有問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