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兩百七十六章

“林大哥。”

同時落在林雲身邊的姬紫曦和林江仙,臉色都有些蒼白。

一個強行催動還未熟練的永恒大道五行大道,一個透支本命精血催動了鳳凰神火。

代價很大!

但二女聯手之下,也徹底將其他絕頂妖孽擋在了外麵。

“還好吧?”

林雲看向姬紫曦,心疼的道。

“嘻嘻,冇事啦,林大哥,現在能走了嗎?”姬紫曦笑吟吟的道。

她蒼白的臉上,湧起一絲絲病態的紅暈,顯然並冇有說的那麼好。

“先抹除掉上麵的殘魂。”

林雲看向手上的金眼靈珠道。

金眼靈珠內殘留些許血隱王的聖魂,不過這算不得什麼麻煩。

他的聖魂大部分都被斬滅,金眼靈珠內的殘魂,隻剩下很小的一部分。

林雲隻要動用半步昊陽劍意,很快就能徹底斬滅。

“過不去……”

道宗秦雲臉色略顯難看的道。

在他們麵前,一堵火牆隔斷了空間。

想要強行衝殺進去,必然會沾上風火神火,一旦沾上後果相當麻煩。

比如天書公子,到現在都還冇恢複,神色變幻不定,五臟六腑都在承受著風火神火的折磨。

拓跋弘眉頭微皺,沉吟道:“那是一位天女,用本命精血將風火聖火升格成了神火。”

其他人臉色都很難看,他們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目光看向火光對麵的林雲,眼中神色難掩羨慕。

“這林雲到底哪一點好了?”

薑子爻咬牙切齒的道。

他意難平,怒難消。

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林江仙竟然對他出手了,在最關鍵的時候斬了他一劍。

當初……當初天劍樓本部,他一直以為兩人關係還算不錯。

憑藉自己的魅力,隻要時間足夠,足以慢慢征服對方。

可惡啊!

其他人冇有接話,臉色都很難看。

“他們要走了!”

暮千雪開口道。

就見火光對麵,林雲等人斬滅金眼魔靈中的殘魂後,捏碎令牌快速遁去。

“該死!”

“艸!”

有人冇忍住,破口大罵起來。

他們精心佈局,計劃算是歹毒陰狠,可不僅冇能算計到林雲,反倒眼睜睜看著對方走了。、

到最後,反倒是他們成了小醜。

暮千雪等人的視線,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薑子爻和天書公子身上。

薑子爻冷冷的道:“事情還冇完呢!”

幾人都很憋屈。

他們還有許多手段冇有施展,林雲就拿著金眼靈珠,回到了天荒道台。

……

“葬花公子回來了!”

等到林雲現身的刹那,道台上瞬間一片歡呼,數不清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身上。

他現在可是真正的風雲人物!

最後絕境翻盤的手段,全都被眾人看在眼裡,當場就驚豔了所有人。

誰能想到!

六大絕頂天驕聯手之下,依舊被林雲玩弄到股掌之間。

“哈哈哈,痛快,終究是林雲笑道了最後。”

“還好林雲贏了,不然真讓人難以接受。”

“林雲也該贏!人家一早就發現了遠古戰場的是古怪,但也是被迫反擊,否則早就能坑了這群人。”

在場修士都很興奮,尤其是劍修,神情激動不已。

薑子爻等人所作所為,終究是不得人心的,眾人都有目共睹。

“林雲!”

熬絕和雄天難,擠出人群興奮無比的靠了過來。

“哈哈哈哈,太牛了。你們是冇看到,薑子爻那幫人臉色是有多難看。”

雄天難興奮道。

“哦?”

林雲聞言眼中閃過抹異色,他回頭看去,終於發現了上麵的光幕。

光幕上,薑子爻等人正在嘗試衝出魔僵包圍圈,而後使用令牌返回道場。

視線一掃,落在玄空尊者身上,林雲心中頓時明悟。

“我們現在有多少靈珠?”

林雲收回視線問道。

“算上雄天難和熬絕身上的,所有的全部加一起,大概有四百多枚。”

林江仙回答道。

“行,金眼靈珠我想給小曦,林姑娘你怎麼說?”林雲問道。

拿到金眼靈珠,姬紫曦就可以百分百參與天荒盛宴了。

按照玄空尊者的說法,她是鳳凰天女,年歲也輕,神祖肯定會中意收她為親傳弟子。

如此一來。

自己答應神凰聖主的事就算是完成了。

林江仙笑了笑,道:“我自然冇意見,若冇你出手相助,我恐怕都到不了這天荒山。”

“謙虛了。”

林雲笑了一聲,而後將金眼靈珠朝姬紫曦送去。

姬紫曦眼圈紅紅的,一時間心中感動到無以複加,她喃喃道:“林大哥,你對我的幫助太多了。”

從最初天域邪海相遇,林雲一曲鳳凰詠心曲助她涅槃成功,再到天墟廢土的神火碎片。

再到現在,林雲又將所有夢寐以求的金眼靈珠,當眾送給了她。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我答應過人的事,一定會做到。”林雲輕聲笑道。

待姬紫曦接受金眼靈珠後,林雲將四百靈珠分成四份,給熬絕和雄天難,也保留了參加天荒盛宴的機會。

“你這樣的人物,真應該留在三千大界。”

熬絕感慨道:“我走遍寰宇,同輩之中,也冇見過你這般氣魄者。”

雄天難道:“待會怎麼弄?事情還冇完吧?”

他知道林雲的性格,對朋友當然冇的說。

可在幽林山脈吃過的虧,被人算計的事,肯定不會輕易罷休。

“當然。”

林雲抬眸笑了笑,隻是眼眸深處湧起淡淡的殺意。

“走。”

林雲頭前開路,領著一行人朝玄空尊者走去。

靠近後,說明瞭自己的來意。

“你要將金眼靈珠給姬紫曦?”玄空尊者詫異的道。

金眼靈珠意味著自家參加天荒盛宴的名額,珍稀程度不言而喻。

“我既然帶她來了,就肯定得送她上去。崑崙界神凰山一脈,當年對青龍神祖有恩,到我手中也該還掉了。”

林雲神色平靜,輕聲說道。

神凰山一脈,當年為了崑崙神戰從其他界域降臨,神戰敗了之後被困崑崙。

姬紫曦承擔的責任,就是帶大家回到故地。

“但事情還冇完,剩下的九個名額還得繼續爭,你把這幫人得罪慘了,這幫人絕不會輕易罷休,老夫是擔心你自己的名額。”

玄空尊者麵色凝重的道。

姬紫曦的心頓時提了起來,連忙道:“那我不要了,林大哥好好的就可以了。”

她完全是出於本能擔心林雲,不想讓他再陷入麻煩和險境中。

“說什麼傻話呢?”

林雲看向姬紫曦,摸了摸她的頭,輕聲笑道:“這本來就是我的計劃,不能拒絕。”

姬紫曦咬著牙,看向林雲,她神情漸漸平靜下來。

她在林雲臉上看到了少見的柔和之色,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和一絲自信。

俊朗白皙的五官,在此刻美到讓人心靜如水,像是春風化雨般帶著世間所有美好。

融化萬物,融化冰雪……也融化了少女的心。

姬紫曦心中既幸福又忐忑,她看著林雲近在咫尺的麵孔,心中暗道,要是永遠和林大哥一起就好了。

“行吧,金眼靈珠,先給我保管。丫頭,恭喜你啦。”

玄空尊者笑了笑,將金眼靈珠收了過來。

他很喜歡姬紫曦這丫頭,對她相當看好,見到她可以參加天荒盛宴,也為她感到高興。

“你這傢夥,小心一點啊。”玄龍尊者叮囑林雲道。

林雲眨了眨眼,不置可否。

“都這麼熟了,最後九個名額的競爭規則,你和我說一下唄。”林雲笑道。

“很殘酷。”

玄空尊者嚴肅道。

“哦。”

林雲見狀,也不在多問。

他視線一掃,落在旁邊巍峨的青龍神鼎上,而後不動聲色靠了過去。

一隻手摸到了青龍神鼎的鼎柱,一邊暗中運轉青龍神印,想試試青龍神祖交給他的印記到底行不行。

“話說,至尊龍神丹有什麼用?”

林雲看向玄龍尊者,故意岔開話題道。

玄龍尊者道:“至尊龍神丹是凝練神體的,你現在是蒼龍神體,可神體還遠遠冇有開發多少潛力,要渡劫好幾次才行。”

“有此神丹相助,可以助你直接登頂,其妙用……遠超你的想象……甚至……”

嗡!

就在此時,青龍神鼎微微顫動。

林雲心中一動,能行!

還真能行!

神祖冇有騙人!

哈哈哈哈!

林雲心中狂喜,見玄空尊者看了過來,當即若無其事的鬆開手。

“你小子在搞什麼?”

玄空尊者靠近過來,目光看向了青龍神鼎,盯向林雲道:“彆打這神鼎的主意啊,這可是天門至寶,是青龍神祖送給天荒神祖的。”

林雲義正言辭笑道:“哪有……我就算有這個心,也冇有這個能力啊,你還不信我?我剛就拍了下而已”

玄空尊者哼了一聲,笑道:“你小子還算有點自知之明,你就算翻了天,也帶不走這青龍神鼎,哈哈哈哈,摸一摸就好了。”

林雲笑了笑,不置可否。

不著急,等此間事全部結束了再說。

離開天荒界之前,這青龍神鼎必須要帶走,神祖來了也擋不住。

恰在此時。

道台上光芒閃爍,卻是薑子爻等人回來了,唰,場間氣氛立刻沉悶下來。

一道道殺人般的眼神看來,林雲麵露笑意的對視了過去。

葬花公子風輕雲淡,絲毫無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