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家丁著急忙慌的呼喊更是讓王以晴心中大驚,強行穩住了心神,向來人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以軒不是好賭之人!”

“是,少爺今日在玉鼎樓喝酒,和張家的大少爺起了衝突,張家大少爺說要和少爺賭一場,如果少爺贏了,就可以想辦法將老爺救回來,少爺他,他擔心老爺安危,就同意了!”

“誰知道來到賭坊,張世友耍詐,出老千贏了少爺,讓我們回來取錢,否則就要砍去少爺雙手,小姐,您快救救少爺吧!”

家丁聲音慌張,隱隱帶上了哭腔!

“這,侄女,救世侄重要,我們就不多待了,不過這錢,一週內你可一定要給我們湊出來啊,叔叔們一家老小身家性命都放在你的手中了!”

“是啊,侄女!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呢!”

“各位叔伯放心,一週內,我一定給你們一個交代!”王以晴朝三人行禮,將三人送出王府。

隨後看向家丁,麵色凝重道:“將家中護衛家丁都叫上,帶我去萬財賭坊!”

一炷香後,一行二十人風風火火的來到了賭坊門口,而此時,賭坊內卻是無比的安靜。

兩名壯漢將一個油頭粉麵的紈絝子弟架起,他的臉龐紅腫,甚至眼角還有淤青。

“張世友,我艸你大爺!”雖然已經口齒不清,但他依然憤怒的咒罵道。

而在他麵前,則是一名衣著綠色綢緞的青年,坐在一條長凳上,端著一杯茶慢慢的品著。

聞聽此言,直接將口中茶水一口吐在了王以軒的臉上:“我呸,王少,都到這個時候了,嘴還是這麼臭啊!告訴你,你們王家完蛋了!”

“要是你姐姐識相的話,讓我舒服了,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不然的話,就將你雙手砍斷,誰來都不好使,我說的!”

張世友一臉囂張,不屑的看向無能狂怒的王以軒,又低頭吹拂杯中漂浮的茶葉。

這時,一個小廝走到旁邊,在其耳旁輕聲低語:“少爺,王家小姐來了。”

聞言,張世友臉上露出一抹邪笑:“把人帶進來!”

此時,萬財賭坊之外,王以晴所帶的家丁被十餘名壯漢擋在外麵,讓他們看家護院還行,真要是跟人拚命,卻是冇有那份膽氣!

王以晴在一旁看得又氣又急!

“唉,王家太慘了,家主被山匪給抓去,生死未卜,王家大少還被張家人給抓了起來!”

“我聽小道訊息說啊,這張家和黑風寨的山匪關係匪淺,這都是他們設計的。”

“噓!小聲點,你不要命了!”

賭坊門外圍觀的群眾對著賭坊內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不一會兒,小廝出來,在幾名壯漢耳邊低語幾句,為首的刀疤臉男子臉上露出莫名的笑容。

“王小姐,請進吧!”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王以晴冷哼了一聲,眉頭一皺,孤身走了進去!

“以晴,好久不見,你出落得是越來越漂亮了!”見到王以晴到來,張世友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諂媚。

“哼,張世友,將我弟弟放了!”王以晴不假辭色,見到弟弟現在淒慘的模樣,既心疼又憤怒,冷哼道。

“唉,這可不行啊,願賭服輸,以軒弟弟欠了我一萬兩銀子,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

張世友上下打量了一遍王以晴,眼中露出貪婪的神色,嘿嘿笑道:“除非——”

一旁被兩名壯漢架住的王以軒情緒激動,拚命的掙紮,嘴裡含糊不清的吼道:“姐,走!”

張世友眉頭一皺,臉上出現慍怒,一巴掌扇在了王以軒的臉上:“這兒有你說話的份嗎?彆給臉不要臉!”

王以晴見狀,臉上充滿心疼,著急道:“除非什麼!”

張世友這才收回手,走近王以晴,將手搭在她的肩上,聲音中充滿了**:“除非,你成為我的女人!”

一把拍掉張世友的手,憤怒道:“你做夢!”

“哈哈哈哈,給我打!”張世友聞言也不惱,一聲令下,兩名壯漢對著王以軒的肚子就捶了過去!

“不要!”王以晴急呼,臉上充滿了不忍和掙紮。

張世友則是盯著她的嬌顏,一臉的玩味。

“我,我,我同——”滿臉通紅與屈辱,王以晴掙紮著就要說出來!

“嘭!”

就在此時,一道壯碩的身影轟然從門口被踹到張世友的麵前,正是那個刀疤臉!

此時胸口已經凹陷了下去,嘴角不停的咳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張世友一陣驚悚,就轉頭朝門口看去!

“父親!”還未看清來人,就聽見王以晴激動的呼喊聲,心中猛然一突,他怎麼回來了?不是被關押在黑風寨嗎!

定睛看去,隻見一道鐵塔般的雄壯身影,手中提著半人高開山斧的壯漢走在前麵開路,滿臉煞氣!

他的身後則是一名身著白衣的清秀青年,看起來溫文儒雅,而青年右側落後半個身位的是一名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少年,但是身上卻同樣充斥了一抹煞氣!

而在青年左手落後一掌身位的人影,赫然正是王家家主,王天乾!

此時正一臉冰冷的看向自己,王世友頓時心中一顫,說話都有些哆嗦:“王,王伯父!”

王以晴此時已經跑到王天乾的身旁,有些驚奇的看向父親身旁的林度一眼,識趣的冇有開口。

“潘將軍,那位就是犬子!”王天乾此時語氣已經冷了下來,指著萬以軒道。

潘鳳聞言,頓時朝張世友身後看去,兩名壯漢對上潘鳳的眼神,頓時心中打鼓,就欲逃走,看了看身旁的張世友,還是強忍著站在那裡。

潘鳳直接腳步一踏,一個縱身已經來到了二人麵前,冇有多言,一腳將左邊那人踹飛,撞在牆上無力的滑落下來,癱軟在地。

又一斧拍在了右邊的壯漢身上,隨著“嘭”的一聲巨響,這人麵部直接被巨斧拍的不成樣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潘鳳左手一撈,將王以軒扛在肩上。

一瞬間秒殺二人,張世友見狀,四肢發軟,手中茶杯瞬間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同時雙腿直接跪在了地上!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啊!”

“你就是張世友,張員外的兒子?”就在張世友嚇得六神無主之時,一道溫潤的聲音在頭頂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