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世友一臉驚懼的抬起頭,對上林度的笑容,瞬間感覺安定了不少,這人看起來應該是個講道理的。

“是,是,這位大人,我就是張世友,家父正是張高義!求大人放我一馬!”張世友忙不迭的說道。

“原來如此,可以,那你和王以軒的賭局?”林度笑容如沐春風,讓張世友產生了錯覺,這人似乎和王家關係也不怎麼樣啊!

身後的王以晴則是皺起了眉頭,不過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此人能夠救下她的父親和弟弟已經對他們王家有滔天大恩了!

“好,既然如此,我就放過張大少!”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張世友忙不迭的感謝,然後起身就要離開這裡,這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待回到家中,查清楚此人身份,再讓他好看,打定主意,張世友的眼中閃過一抹恨意,壞了自己的好事,殺了自己的手下,這事可冇這麼容易過去!

“慢著!”突然,林度叫住了他。

頓時張世友如遭雷擊,臉上強行擠出一絲笑容:“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倒冇什麼,不過你似乎很喜歡斷人雙臂,既然如此。”林度如同與朋友交談般不緊不慢的說道。

“什麼!不,不要,放我一馬,放我一馬!”張世友頓時渾身戰栗起來。

“潘鳳!”林度低喝一聲!

一道鐵塔身影竄到眼前,不等張世友反應過來,一斧頭劈下,寒光一閃,兩條手臂頓時被齊根斬斷,鮮血如注,噴湧不止。

“啊!!!”張世友嚎啕慘叫一聲後直接疼暈了過去!

林度轉頭看向了門口幾名瑟瑟發抖的打手,嘴角露出一抹嘲諷:“還不快帶你們家張大少去醫治,不然待會兒死了張家主也饒不了你們!”

門口幾名打手聞言,頓時麵如土色,戰戰兢兢的走進來,將張世友抬走,前去醫館治療。

潘鳳肩頭的王以軒眼中閃過一抹快意,而王以晴則眸光充滿了驚訝,這個人竟然為了他們王家把張家大少雙臂連根斬斷了?不怕張家的報複嗎?

“謝主公!”

隨即他倆就看到自己的父親更是拱手向林度行禮,一臉恭敬,兩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巴,陷入震驚之中,難以置信!

“天乾不必多禮,你我都是自己人,我自然不會讓你們被人欺辱。”林度上前扶起王天乾,寬慰道。

王天乾滿臉感動的起身,隨後看了眼潘鳳肩頭的王以軒,一臉怒其不爭,憤怒道:“逆子!”

“青雲,你揹著以軒跟隨王家主先回去,我和潘鳳將軍去鎮守府走一遭!”林度環視了一圈,見到王以晴傻傻的盯著自己,微微一笑,隨後吩咐下去。

“是!”

“那就勞煩青雲了,主公,我先回王府,備好酒菜等您和潘鳳將軍回來!”離家半月,現在又發生了這種事,王天乾也是歸心似箭,也不推辭,朝林度躬了躬身,帶著子女返回王府。

而林度則是在街道上眾人敬畏的目光下帶著潘鳳朝鎮守府行去,潘鳳的腰間掛著一個布袋,其中正是黑風寨大當家的頭顱!

“這個年輕人是誰啊,從來冇見過啊,身邊的護衛竟然如此強悍,定然不是普通人物!”

“你這不是廢話麼,冇聽見王家家主都叫這個年輕人主公了嗎?還叫那個護衛將軍,定然是大城池來的公子哥!”

“那王家這回可是攀上了大腿了,張家這回倒黴了!”

“那可不,一個小小的山匪怎麼和大城池的公子哥相比呢?那不是螳臂擋車,不自量力嗎!”

“我看他們去的地方好像是鎮守府,不知道有什麼事,走,去看看?”

“走走走,湊個熱鬨!”

“......”

雖然林度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年之久了,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小林村中,很少拋頭露麵,這些人自然不認識!

而且椅子的橫空出世雖讓小林村名字火了一陣子,但是林度卻很低調,除非刻意打聽,鮮少有人知道椅子是林度所創!

約莫一炷香的功夫,林度和潘鳳二人來到了鎮守府的門口,一路上人群跟隨,聲勢浩大。

鎮守府分為前院和後院,前院是三石鎮的衙門,後院則是一個獨立的山水彆院,景緻秀美!

此時,山水彆院中,一個消瘦的中年文士正在湖心亭品茶閱卷,好不愜意。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急匆匆的走上前來:“韓大人,韓大人,大事不好了,鎮守府門口有人擊鼓!”

“急什麼?跟你說過多少遍了,遇事不要慌,莫墮了鎮守府的麵子!”見到管家如此著急忙慌的,中年文士咬了一口桂花糕,喝了口茶,而後不緊不慢的說道。

“韓大人,出大事了,敲鼓的不僅僅是兩三人,身後跟著上百人呢!”老管家著急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哦?這小小的三石鎮,能出什麼大事,走,帶我去看看!”中年文士依然未慌,起身,整了整衣袍,朝前院走去。

一刻鐘後,韓廣來到了前院,見到庭中兩側站著八名衙役,手持殺威棒。

庭中兩人,一個清秀青年和一名鐵塔般的壯漢,庭外圍觀著上百名群眾。

韓廣坐在長凳上,心中不禁暗歎一聲,創造這長凳之人真是個奇才,有空定要見上一見!

“你二人鳴鼓所為何事啊?是否有什麼冤屈啊!”

韓廣這才仔細打量堂下二人,青年約莫二十上下,身材頎長,麵容清秀,氣質溫文儒雅,顯然是大家族子弟!

而身旁壯漢渾身煞氣,虎背熊腰,身材魁偉,手中還提著半人高的開山巨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物,這更加印實了他對林度的推測。

“回大人,在下林度,這位是我的護衛潘鳳,昨天在來三石鎮途中被山匪所劫,索性假意不敵,被綁上山!”

“然後趁其不備,將黑風寨大當家斬殺,並且斬殺黑風寨其餘山匪一百餘名,屍體皆散佈在黑風寨內,隨後我和潘鳳取走大當家的頭顱便離開了!”

說著,潘鳳將腰間布袋放在地上,將其打開,一顆怒目圓睜,不可置信的頭顱赫然陳列!

“什麼!我的天呢!黑風寨首領的頭顱!!!”

隨著布袋打開,無論是八名衙役還是庭外上百名圍觀的百姓,通通炸開了鍋,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