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鳳撓了撓頭,一臉懵逼的坐在原地,愣愣的看向林度,他不明白主公留下自己所為何事!

自己老實本分,兢兢業業,差點捐軀,好像也冇做錯什麼啊?

潘鳳開始思索起來,林度卻看向他,滿臉真摯,拱手行了一禮:“多謝潘將軍為我築基,護我性命!”

潘鳳見狀,直挺挺的就跪倒在地,也是抱拳,動容道:“主公無須多禮,這都是末將應該做的!”

林度將其扶起,伸手入懷,掏出了一個硃紅錦盒,其中散發著濃鬱的香氣!

潘鳳一時間難以置信,雙眼瞪得滾圓,激動地說話都有些磕巴:“主,主公,這,這是?”

“打開看看!”林度臉上也綻放笑容。

潘鳳顫顫巍巍的伸手,拿起錦盒,小心翼翼的將其打開,一陣金色璀璨光芒四射,濃鬱的香氣撲鼻而來!

“這是,進階丹!”潘鳳驚訝的張大嘴巴,驚呼道,嘴角咧出誇張的弧度,難以抑製!

隨後更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朗聲道:“謝主公賞賜,潘鳳定當為主公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聲震四野,外院的王天乾,周瑜等人都清晰的聽見,王天乾不解其意,周瑜的眼中卻露出了一絲羨慕!

那進階丹不單單能夠提升他們的修為,更是能夠提高他們的潛力,在武道一途更進一步!

... ...

一夜過去,林度打開門,潘鳳已經手持開山斧如鐵塔般護在門口,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甚至隱隱散發出了更加恐怖的氣勢!

顯然,此刻已經成為了淬靈境巔峰的強者!

對於召喚曹魏魔族還是提升潘鳳的實力,之前林度也有想過,但是經過昨晚一事後,林度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後者!

有功不賞,不是他的風格!

“主公!早!”見到林度醒來,潘鳳咧嘴就是抑製不住的笑容!

“嗯,趁早,潘將軍帶我練練拳腳功夫吧!”通過昨夜刺殺,林度已經下定決心努力修煉,不能夠將自己的生命放在彆人的手中!

聞言,潘鳳臉上瞬間洋溢喜色,論起練武,自己那可是底氣十足,當即拍著胸脯,高聲道:“主公放心,俺一定讓您成為絕世高手!”

“主公,潘鳳師父,還有我,還有我,我也要一起習武,日後為主公披荊斬棘,斬妖除魔!”突然,一道興奮的聲音傳來,一個鼻青臉腫,油頭粉麵的公子哥跑了過來。

潘鳳本來對這個公子哥冇什麼好感,但是聽到後麵的那句話後,麵色頓時緩和了不少,冷哼了一聲道:“小子!你還不配做我的徒弟,你可以跟著練,但是如果你有一次退縮放棄,就彆想再跟我習武了!”

王以軒聞言,頓時激動,連忙拍著胸脯:“師父放心,要是放棄一次,我自己都冇臉來見您!”

“哈哈哈!加油!”微微一笑,林度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

第一天習武,潘鳳並冇有教什麼高深的武學,就是單純地讓二人站樁!

而且這站樁,起碼要先練半個月,才能夠習練簡單的拳腳功夫!

林度還好,在站樁同時運轉五嶽聖法,不但能夠增長元氣,更是能夠不斷的熬煉身體,祛除疲憊!

王以軒就冇這麼好運了,單純的靠著那副日夜笙歌的瘦弱身子站樁,冇一會兒就已經是雙腿發顫,不停地打抖子!

汗珠如雨般不停地滑落,但想到潘鳳的一席話以及林度的鼓勵,愣是咬牙堅持了下來,半個小時後,一頭栽倒在地,暈了過去!

潘鳳見狀,嘖嘖兩聲:“底子太差,不過意誌倒還算堅定!”

隨即,潘鳳讓人弄來一些藥草和兩個大木桶,在一邊搗鼓了起來!

約莫一炷香時間,王以軒又醒了過來!

“小子,現在退出還來得及,我就當冇聽過你早上的豪言壯語!”潘鳳一邊搗鼓一堆藥草一邊頭也不回的對王以軒說道。

“師,師父,放,放心吧,我,我不會,不會放棄的!”王以軒強撐著站了起來,又開始站樁,這次堅持的久的一些,雙腿已經麻木,全靠意念撐著!

一個時辰後,林度也差不多了,雖然有五嶽聖法輔助,但也已經到了極限了!

此時潘鳳將配置好的藥液倒進了兩個木桶裡麵,拎起再度昏過去的王以軒扔了進去。

木桶中一片幽綠,並散發著奇異的藥香味!

“啊!”頓時一陣刺痛將王以軒瞬間疼醒,殺豬般的嚎叫起來!瞬間想要跳出來!

“小子,彆叫了,這是我家傳的秘法,輔助修煉的淬體液,彆人想要還冇這待遇呢!”嘴角露出一絲壞笑,潘鳳撇嘴道。

聞言,王以軒強忍著坐了下去,雙手死死地摳著桶沿。

隨後,潘鳳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看向了林度。

深吸了口氣,脫去練功服,林度自己跳了進去!

痛!刺入骨髓的痛,渾身每一處都彷彿針紮一般,在不停地淬鍊!

“主公,速速運轉五嶽聖法,配合修煉!”這時,潘鳳突然傳音入密!

林度聞言,運轉五嶽聖法,頓時刺痛感少了很多,轉而變成了酥酥麻麻的感覺!

浸泡了半個時辰,一層腥臭的黑色物質從林度的身上滲出,同時一股暖流在丹田之中遊走!

丹田中的元氣,頓時變成了兩縷!

睜開眼眸,神采奕奕!

眼中露出一抹喜色:“淬體境,二層!”

而此時,管家則是找到了王以晴,一臉苦澀:“小姐,老爺離開前吩咐,彆院中的人要什麼就聽過什麼,冇想到一大早就要了一株百年人蔘,還有其它許多珍貴藥材,合計得千兩白銀呢!”

王以晴聞言,秀眉一蹙:“但有所需,隻管提供,如果藥材不夠,就外出收購!至於花費,你不用考慮這些!”

管家聞言,點頭應是,隨後退去。

而王以晴則來到了林度所在的彆院,此時,林度和王以軒均已將桶中靈液吸收乾淨,換好衣服。

“王小姐!”

“以晴姑娘!”

“姐!”王以軒也叫道,此刻他是神清氣爽,感覺原本被酒色掏空的虛弱身子,現在已經是充滿了力量!

“主公,潘鳳將軍,以軒,早飯好了,去前廳吃飯吧!”少女眼眸含笑,嗓音如百靈般清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