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有興趣了,不知三位所說的大買賣具體是什麼呢?”林度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這三個人有點意思啊。

“林公子可知道張氏錢莊今日擠兌風波嗎?”為首的陸老闆一臉神秘,還刻意壓低了聲音,生怕被人聽了去。

“嗯,屢有耳聞,這和那筆大生意又有什麼關係嗎?”林度側耳傾聽,表現出了極大地興趣。

“當然了!擠兌風波這麼一鬨,會愈演愈烈,張家一時間拿不出那麼多現金,多以決定變賣產業!我們一聽到這個訊息立馬就想到你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一旁的趙老闆趕緊補充。

“是啊!而且我們刺探到了張家的心理價位,隻需要三十萬兩白銀,所有的產業立刻可以轉讓給您!要知道這些產業可是價值六七十萬兩的,相當於對半砍了啊!這可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萬萬不能錯過了!”孫老闆更是說的唾沫橫飛,神采飛揚!

三個人緊緊的盯著林度,想從他的臉上看出細微變化,從而判斷出他的想法。

“哈哈哈,感謝三位老兄弟,有這種好事第一個想到我們!喝茶,喝茶,這可是我珍藏的茶葉,平日裡萬萬捨不得拿出來的!”見到林度冇有什麼表示,王天乾趕緊開口打斷三個人。

三人尷尬的笑了笑,隨後收斂情緒,開始喝茶。

坐立難安的連續喝了五杯茶後,陸老闆還是忍不住了,再度開口:“不知道林公子意下如何啊?錯過這個村可就冇這個店了,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啊!”

林度再次呷了口茶水,聲音森冷:“張氏的所有產業,我隻會出三萬兩白銀!”

“而且事先聲明,少任何一份資產,我都不會收購!”

三人心頭俱是一跳!

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十分好說話的青年,怎麼會說出如此冷酷的話語!

三萬兩?開玩笑嘛?簡直是天方夜譚!

以二十分之一的價格進行收購!這簡直是敲骨吸髓!太狠了!

再度看向坐在上首那名長相親和秀氣的青年,三人突然心頭一突,打了個哆嗦,彷彿感受到壓力形成實質,排山倒海的傾軋過來。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先行告退了!林公子,王老哥,有空一定要來我家吃飯啊!”三人麵色難看,直接起身,說了句冠冕堂皇的場麵話,就一同離開了。

走出王府大門,三人相互交談起來。

“小看這個年輕人了,不是猛龍不過江啊!手段犀利,狠辣,發現要害像一頭惡狼一般死死咬住,毫不留情!”姓陸的中年人率先感歎道。

“是啊,萬萬冇想到啊,張高義這個老狐狸竟然有一天會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給擊垮了!”

“那,咱們要不要去張府跟張高義說一下林氏錢莊的報價,他肯定不會同意的。”

“說啊,為啥不說,一句話的事情,萬一事情辦成了,咱們的欠款就不用還了,這林度敢叫出這個價格,那定然是吃準了張家已經無路可走,依我看,同意的可能性還不小!”

三個人交換了一下意見,坐上馬車,朝著張氏府邸行去。

“豎子!豎子!”待送走三人後,張高義再也抑製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徑直來到地窖,地窖中關押了十幾名無辜之人,男男女女皆有!

順手拿起長鞭和烙鐵來宣泄心中積壓的怒氣!

慘叫聲在地窖中不斷的迴盪,外麵的人卻根本聽不到!

... ...

轉眼間,兩日過去!

這兩日,前往張氏錢莊要兌錢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堵住了張氏府邸,朝府邸內扔屎潑尿!

群情激奮也引起了鎮守韓廣的不滿,勒令張高義籌起錢款,兌給百姓!

“來人,去請陸家主、趙家主和孫家主!就說我同意了!”張高義的眼中充滿了怨毒,十數年謀劃,卻在今朝功虧一簣!心中極為不甘!

而在三石鎮,也確實無人能夠在一兩天內籌措到那麼多現錢!

三萬兩白銀已經是一筆钜款了!

無奈之下,張高義隻好選擇妥協,變賣家產,今晚就離開三石鎮,前往風淩城!

而在這兩天內,每日早晨,林度和王以軒都雷打不動的練習站樁,以及直拳、衝拳等最基礎的拳腳功夫!

而每日浸泡吸收潘鳳調配的淬體靈液,如今林度已經達到了淬體境三層境界!

而王以軒身體也逐漸變得強健,精神奕奕,整個人顯得英武了一些,不再像之前一般萎靡不堪,油頭粉麵!

王以軒的變化,王天乾和王以晴父女倆看在眼裡,樂在心裡!

雖然僅僅三天,耗費的藥材就價值三千兩白銀,但是王天乾依然甘之如飴,整天都笑的合不攏嘴!

錢可以再掙,他們王家藉著林度的現金挺過了危機,三千兩白銀雖然不是個小數目,但是也不至於傷筋動骨!

更何況那些主藥都是王家庫房中收藏的,不影響現金的運轉,在庫房放著也是放著。

如今能夠讓自己的兒子脫胎換骨,跟著潘鳳習練武藝,並且和林度打好關係,縱使變賣王家所有產業,他也開心得很!

而林度則是有些感慨,難怪都說窮文富武呢!

三天三千兩白銀,一兩白銀價值一千八百文錢,三千兩白銀就是五百四十萬文!

當真是恐怖如斯啊!

當然,也並不是人人習練武藝都有林度和王以軒這樣的待遇的,不說錢了,光是淬體靈液的藥方,那都是萬金難求的,個個都是宗門不傳之秘,寶貝得很!

隻有一些大勢力子弟或者極為妖孽的天才才能夠享有這種待遇!

更不要說林度所修習的五嶽聖法了,那傳出去,即便是一流宗門也是要搶破頭皮的!

夕陽落去,林度正在和王天乾商量“圓椅”的選材,定位和營銷的問題,王府的管家一路小跑來到了二人麵前。

“林公子,家主!陸家、趙家和孫家三家家主求見,說是買賣成了!”管家一臉喜色。

王天乾聞言一臉詫異,二十分之一的價格,還真的同意了?

而林度則是鬆了口氣,微微一笑,語氣輕鬆道:“終於來了,這趙高義還真是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