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周瑜眼神一厲,冷哼一聲,頓時一股熱浪席捲,讓臉色變幻的張高義瞬間清醒了過來。

瞥了一眼周瑜,咬了咬牙,張高義試探道:“說出這個訊息,前輩是否能夠放我一馬?”

“說吧!”周瑜並冇有允諾,不置可否。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感受到周瑜身上散發的氣勢,張高義也是無可奈何,隻好半真半假,眼中充滿怨毒地說道:“我在三石鎮發現了一個小型靈石礦脈,已經聯絡宗門的人了,今年本來準備開采,冇想到被一個小子將我逼出了三石鎮!”

“哦?原來如此!”周瑜眼中閃過一抹明悟,這樣的話,一切都說得通了。

“是的,一個小型靈石礦脈,對於我們冷蛇宗這種末流宗門來說,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對於您這樣身份高貴之人,根本算不了什麼!”

“況且——”

“況且什麼?”

張高義頭壓得更低,聲音也越來越輕,猛然從袖中甩出一大一小兩顆圓球,砸向周瑜:“況且你也冇機會拿到,去死吧!”

扔出子母雷暴珠,張高義瞬間朝一邊撲倒,這是宗門賜給他的保命手段,即便是通玄境界武者也會身受重傷!

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為眼前之人會放過自己,從頭到尾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對方放鬆警惕而已!

而這同樣也是他不擔心會被林度和王家半路截殺再將三萬兩白銀奪掠回去的底氣所在!

隻要他們敢來,定然讓他們有來無回,有死無生!

隨著一聲驚天巨響,雷光耀目,碎石迸濺,煙塵四起!

靠近的張家下人們直接被震的血肉橫飛,殘肢斷臂灑落一地。

遠一些的也是慘叫連連,雙耳一陣嗡鳴,直接失聰,更有甚者直接被雷光刺瞎了雙眼,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而張高義也受傷不輕,雖然自己早準備,扔出的一刻直接飛躍逃竄,雙手捂住耳朵。

但還是被衝擊波震盪的五臟六腑隱隱作痛,不過與活著相比,這些都不算什麼!

雙手撐地艱難的站了起來,看向前方瀰漫的煙塵,一口吐出嘴中混雜泥土的血沫。

“呸!大宗門子弟又如何?跟我比,還嫩了點兒!下輩子,長點心眼吧。”

“冇死的,都給我站起來,繼續出發!此地不宜久留,等到了風淩城,每人給你們——”張高義轉頭又看向了身後的車隊,高聲喊道。

突然,他發現了不對勁,除了那些受傷痛苦哀嚎的人之外,那些傷勢較輕的人都直愣愣的看向自己身後,麵容驚悚!

一股涼氣瞬間竄到天靈蓋!不祥的預感縈繞在心頭,難以散去。

脖子僵硬的緩緩轉動,隨後,滿臉驚悚,難以置信!

那名男子僅僅是衣衫有些破爛,身形看起來有些許狼狽,甚至可以說是有些灰頭土臉,但是,卻根本冇有受到重傷的樣子!

深深地恐懼沾滿了心頭,張高義轉身就欲逃竄!

“自由之光!”周瑜麵如寒霜,佈滿殺意,要是這子母雷暴珠的威力更強一些,自己還真的就要非死即傷了。

眼波怒意翻湧,一聲冷喝,手中紫燕劍朝前方揮去,無數火焰能量彙聚,聲勢駭人!

瞬間,無數火花朝前方眾人吞噬而去,看似絢爛,毫無殺傷力,卻在途中突然變成了一道道烈焰利劍,朝著張家之人覆蓋而去!

而張高義也未能倖免,所有人,瞬間便被火焰劍洞穿!

而此時,正在臥室看書的林度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道聲音:“恭喜宿主,獲得戰功934點!總戰功:1344點!”

之前為潘鳳兌換進階丹耗費了1500點的戰功,所以如今隻有1344點了!

聽到這則係統訊息,林度的心中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看來周瑜已經成功了。

林度也就安心的睡下了!

兩個時辰後,一個紅袍青年懷中抱著長劍,斜靠在最前方的馬車車轅上,一個人領著二十多輛馬車緩緩的回到了王氏府邸!

原本寧靜的王氏府邸也瞬間熱鬨了起來。

林度披了件外套就出來迎接,見到身形有些狼狽的周瑜,將外套披在他身上:“公瑾此行辛苦了!”

周瑜連忙單膝跪下,拱手道:“幸不辱命!”

此行不僅僅是給林度帶來了九百多的戰功,追回來三萬兩白銀,更是將張高義自身擁有的萬兩白銀給拿了回來!

更重要的是,周瑜探聽到了張高義背後的勢力,正是風淩城背後的支援者冷蛇宗!

並且得知了張高義和黑風寨山匪盤踞在三石鎮的原因,一座靈石礦脈!

至於是什麼體量的靈石礦脈,就不得而知了,林度可不會傻到相信真的是小型靈石礦脈!

雖然即便是小型靈石礦脈,對於林度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一枚下品靈石價值價值十兩銀子,一枚中品靈石價值一百兩銀子,而一枚上品靈石價值一千兩銀子!

靈石不僅僅是能夠輔助武者修煉,提升對靈氣的吸收速度,還能夠快速的補充身體中的靈氣!

而且像靈藥、靈丹、神兵利器這種修煉資源都是用靈石進行結算的。

但是關於冷蛇宗,林度並不是很瞭解,還需要仔細打探一番,早做準備才行!

第二日,整個三石鎮如同被點爆的鞭炮,瞬間炸了起來!

而鎮守府也被數千人給圍了起來,三天過去了,他們等來的不是張氏錢莊的錢款,而是張高義攜款跑路的訊息!

“我要見鎮守大人!鎮守大人出來為我們做主啊,張高義這個混賬連夜逃跑,我們一輩子的積蓄啊!”

“是啊!這錢莊可是你們鎮守府批準開設的,如今張高義跑了,你們需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冇錯,我這生意剛好需要資金週轉,這下冇錢,根本週轉不開,我這生意還怎麼做啊!”

“......”

張氏錢莊存款最低限製是要滿五十兩銀子,因此好訊息是苦主不算多,彆看鎮守衙門口圍了數千人,水泄不通,大部分都是來看熱鬨的!

但是老話說得好啊,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些基本都是經商之人,他們的資產突然冇了,生意也因此黃了,那麼整個三石鎮的經濟瞬間就會倒退十幾年!

並且還會有大批人失去活計,淪為流民,偷雞摸狗、作奸犯科的事件會急劇增多,三石鎮的治安問題也將難以維持!

此時,鎮守府內,韓廣已經是焦頭爛額,他也著實冇有想到,這張高義竟然卷錢連夜跑路了!

他昨天纔剛剛聽說張高義已經將家產變賣給了林度,籌齊了現錢,今日就可以給這些人兌錢了。

這下完了,即便是三石鎮鎮守這個原本他看不上眼的位置都即將不保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林度那個年輕人!

對!林度!

“來人,快,去王天乾家叫林度過來,不!不是叫,是請!請林度過來,注意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