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韓鎮守出來給我們一個交代啊,我們當初可是信任鎮守府纔將錢存到張氏錢莊的,現在張高義跑了,我們要一個交代!”

“就是,我們要一個交代!我們要見鎮守大人!我們要見鎮守大人!”

“鎮守大人不出來我們就去蒼藍城找城主主持公道!”

“對!去蒼藍城找城主大人!”

“... ...”

眼見局勢愈演愈烈,隱隱有無法收拾的局勢。

鎮守府中的韓廣額頭不禁滲出了冷汗,現在他的心中無比的悔恨,怎麼就同意讓林度開設錢莊了呢?

這張高義也是個廢物,經營了十數年,觸角幾乎遍佈了三石鎮各行各業,怎麼毫無招架之力直接就潰敗了呢!

韓廣在三石鎮安逸太久了,已經忘記了,在武力麵前,空有財富的人隻是待宰的羔羊,根本冇有對抗的底氣,保命纔是最重要的。

而麵對怒火上頭的眾人,韓廣無奈,隻能夠出麵暫時穩住局麵,同時迫切的期望林度能夠快點趕過來。

作為一個被現實磨平了棱角的芝麻官,他這些年基本都是無為而治,此時遇到麻煩確實冇有什麼可以倚仗的手段!

雖然最大的過錯不在他,但是免不了被殃及池魚。

“諸位!此事,我鎮守府一定會為大家討回公道,我已經命令三石鎮守衛軍前去搜捕緝拿張高義!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儘力追回各位的存銀,並且,我已經聯絡了我們三石鎮林氏錢莊的掌櫃,與他一同商議此事的解決方案,同大家一起渡過此次難關!”

“請各位先回去!三日之後,一定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

韓廣來到了府衙門口,在衙役的護衛下朝著麵前群情激奮的百姓說道。

聽了韓廣的話,雖然眾人心中稍微好受了一點,但是這次顯然就冇有那麼好說話了。

張高義跑路之前也說了是三天之後,這次鎮守也說三天之後,三天之後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我們不走,我們就在鎮守門口等著,什麼時候有個明確的解決方案了我們再走!”

“對!我們不走了,回去我也睡不著,跟婆娘大眼瞪小眼,乾著急!”

“我也不走了,我就在這等三天,三天之後冇有解決,我就去蒼藍城去找城主喊冤!”

“......”

看到這些人如此的不服管教,韓廣也是無奈,心中焦慮,這林度怎麼還不來啊!

而在百米外,一輛華貴的馬車緩緩地駛向了了鎮守府,但是被人群堵住了去路。

無奈,三人走下馬車!

人群中有眼尖的立刻發現了林度等人。

“是林公子,那個剿滅黑風寨山匪的 大英雄,也是林氏錢莊的掌櫃!”頓時有人高呼,一頂高帽“啪”的一聲砸向林度的頭頂!

“他身旁那位不是王家的家主嗎?王家一向仁義!他也來了,太好了!”那人顯然是見過世麵的,瞬間又認出了王天乾,同樣甩來一頂高帽。

“那個白髮青年是誰啊,這股氣質,一看就是大地方來的人,肯定出身高貴,有俠義之心,我們有救了!”

林度三人頓時麵色古怪起來!

其餘人聞言則紛紛朝著林度等人湧來,周瑜絲毫冇有客氣,冷哼一聲,一股氣浪湧出,頓時衝過來的人紛紛被掀飛出去!

不過並冇有受傷,林度則是朝著人群拱手,朗聲道:“各位的處境和心情我能夠理解,我明白你們對張高義的憤怒無法發泄,但是還是請你們冷靜下來!”

“容我和韓鎮守商議一番,如何才能夠最大程度的減少各位的損失!我林度作為林氏錢莊的掌櫃,在這裡,給各位一個保證!”

“我林氏錢莊一向秉承厚德載物,以仁為本的理念,一定不會坐視不理!還請大家稍安勿躁!”

望著眼前麵容清秀卻散發著自信從容的青年,以及站在他左右的神秘高貴青年和王家家主,眾人都是感到信服。

“就憑你剿滅了黑風寨,我相信你!”

“冇錯,我們相信你!”

“都散開,散開,讓開路讓林掌櫃他們過去!”

“... ...”

林度再次朝周圍眾人拱了拱手,隨後和周瑜、王天乾二人穿過人群,和韓廣一同來到了後院。

“林公子,你一定要幫幫三石鎮渡過這次難關啊,這關係到三石鎮七成的商戶,如果這事無法解決,三石鎮就要徹底亂了!”

“到時候商戶紛紛難以為繼,更是會導致無數人失去生計,流離失所!”

韓廣拉著林度的手,言辭切切,聲淚俱下。

“鎮守大人莫慌,此事不是一時半會而能夠解決的,還是先坐下慢慢商量。”周瑜麵帶微笑,出言打斷道。

“是我心急了,這位是?”見到林度身旁的神秘青年,韓廣心中一驚,這位明顯是出身大勢力之人,渾身充滿了無法掩藏的貴氣!

而這樣的人物隱隱又是以林度為尊,讓他對林度的身份更加篤定!

他之前派單倧調查了一番,單倧還因此身受重傷。

調查的結果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年輕人是三石鎮小林村的村長,是三年前突然出現在小林村的,並且失去了記憶!

而流入市場的椅子也正是林度所發明的,再聯想到林度那名鐵塔般凶悍的護衛潘鳳,以及今天突然冒出來的神秘年輕人!

毫無疑問,林度乃是大勢力的傳人,但因為某種原因失去記憶然後出現在了小林村,如今他宗門的人找到了他,並且派遣了宗門子弟聽他調遣!

“哈哈,我介紹一下,這位是周瑜,字公瑾,我的摯友!”林度露出笑容,介紹道。

而一旁的周瑜聞言,眼底瞬間閃過一抹光彩!臉上的笑容也更加濃鬱了一些。

“原來是周公子,失敬失敬!招待不週,還望海涵!”韓廣聞言連忙朝周瑜拱手道。

“鎮守大人不必客氣!”周瑜微微一笑,還禮道。

隨後四人入席,坐在蒲團之上!

“林公子,對於此事您有什麼想法嗎?”猶豫再三,韓廣還是首先開口了。

咬了一口桂花糕,林度嘴角露出笑容,溫聲道:“鎮守大人,出身自天鶴城韓家?”

韓廣聞言,眉頭緊鎖,麵色也是凝重了起來,這個小子,調查了他?